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73章 到现在我也不瞒你了
    知夏的前两次闭关一次被西阳打断了,一次被赤霞仙妃打断了,她这次没选择和晓春一起闭关是明智的,仅过了两个多月赤霞仙妃就携烟霞来拜访了,她们是来谢坠儿和知夏给了她们那么好的一处修炼之地,在赤霞仙妃与知夏探讨道法时,烟霞少不得要借机与坠儿多亲多近一番。

    送走了这师徒二人,坠儿把绛霄和沈清一起装进了乾坤袋,着实洋洋自得的向二人炫耀了一下自己这有了新乾坤的宝贝,二女因之前听了知夏讲的参悟所得,所以对这乾坤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她俩压根没闲心搭理坠儿的炫耀,一进去就专心致志的感悟起来,这令坠儿感到有些无趣。

    吕罡和舒颜那边挺让坠儿安心的,吕罡仍保持着精进的势头,舒颜自听坠儿讲过道法后,精进的势头比吕罡还要猛,修为几乎是在以可见的速度攀升着。

    云杏阁有点像是个小门派了,一个充满神奇的小门派,自化羽修士到结丹修士皆在潜心修炼,每个人都能感受得到,这浓浓的蓬勃的向上气息必将催生出不寻常的修炼成果,如果这真是个门派,那它必能迅速崛起并光耀修界。

    两年后,逍遥仙君再次来找坠儿,把他从知夏手中借走了半年,知夏早料到逍遥仙君和两位花仙出关后会再图进入乾坤袋感悟,小云朵也是他们必求再见之物,知夏很爽快的就把坠儿借出去了,因为自从她把参悟的方向转到坠儿身上后,她的观念已有了彻底的改变,坠儿就是她通向仙门的藤索,所以她不会去干涉这条藤索的走向,只要让其自然生长,自己跟着它走就好了。

    半年后,逍遥仙君如约把坠儿送了回来,虽然仅仅离开了半年,但所有人都能看出坠儿发生了不小的改变,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改变,换做是其他人,可以简单明了的说是修为的大幅提升导致的改变,这表征太明显了,可到坠儿这里就令人困惑了,因为他依然还是那个结丹后期圆满境界修为,而且半点要结婴的迹象都没有。

    知夏能猜到这三人是要参悟仙品乾坤袋和小云朵,但这只猜对了一半,因为不知这三人与寻易的感情有多深,所以她也就无从揣测这三人帮助坠儿的心有多诚了,在这半年期间,他们除了参悟乾坤袋与小云朵外,皆把大半的时间用在了坠儿身上,本来他们是想给坠儿讲道法的,可谈着谈着就成与坠儿论道了。

    坠儿本就有和二师姐谈一下道法的念头,被这三人一勾搭索性就先跟他们说了起来,在他的心中,镜水仙妃和逍遥仙君都是跟二师姐一样亲的人,连那个总是跟他开玩笑的菡香仙妃也令他感到十分亲近了,所以就毫无保留的向他们谈起了自己对修炼,对修界的看法,也顺便帮小元婴打听了一下元婴的最后结局。

    除了菡香在开始时对坠儿的这些离经背道的观点表示了不屑外,镜水仙妃和逍遥仙君则都是自始至终保持着严肃态度的,他们太清楚寻易的智慧了,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当初都是受过寻易点拨的,而不是他们点拨寻易,如今寻易变成了坠儿,他们自不能等闲视之,而且坠儿所表现出的神奇之处比寻易还要多,就算他讲的是整个修界都走错了路这等耸人听闻的话,逍遥仙君和镜水仙妃也会认真对待,因为坠儿的种种表现已经在证明他所讲的话并非无稽之谈了。

    菡香见到姐姐和逍遥仙君两个化羽大神通一本正经的和坠儿探讨修界起源、道法本源这类宏大话题,这场面令她既觉好笑又觉怪诞,可听着听着她就感到震惊了,因为细细品味起来,坠儿所讲的那些荒诞言论似乎也能自成道理,并非是经不起推敲的虚妄之言。

    有了三位年岁悠长见识广博的化羽修士的共同探讨,坠儿自然是获益颇丰的,而逍遥仙君他们三个的获益更多,虽然他们还不能断定坠儿的观点就是对的,但也皆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寻易早就对镜水仙妃透露过类似的观点,但远不及坠儿说的这么明晰,这么有说服力。

    坠儿那犹如修为提升般的变化就是由此而来的,他得到提升的是对道法的认知,至于修为有没有提升那就没谁能弄清楚了,他自己也弄不清楚。

    在谈论道法之余,镜水仙妃和菡香没少帮坠儿培育小云朵,花族对灵云的了解比人族更多,天姬仙妃传给坠儿的那份培育灵云的秘笈就是来自花界的,只是灵云这种东西太难生成了,即便有“捕云仙带”这种灵草也极难产生灵云,小云朵是集诸多偶然因素才孕生出来的,培育它的那个大修士至死也没能见到它一面,这就是小云朵的幸运之处了,如果那个大修士不死,一直按照他所知道的方法培育下去,那可以肯定的说他不可能成功,小云朵也就不会来到这世上了。

    这半年中唯一令坠儿感到不太满意的是大家没怎么跟他探讨有关元婴的事,三人是出于谨慎才刻意回避了这个话题的,因为如果让坠儿对元婴怀有了成见,那必将影响他修为的提升,万一他的观点是错误的,今日埋下的祸根就很难消除了。

    坠儿回来时晓春已经出关了,这位擅长炼器的大师姐因主持了打造乾坤袋内的陆地,所以她此番的所得是最多的,出关后就在等着坠儿再把她送进乾坤袋里去看看,在乾坤袋里住了两天后,晓春回了紫霄宫,她还要继续闭关。

    送走了大师姐,知夏笑眯眯的对坠儿道:“这半年都学了些什么啊?跟我透露透露吧。”

    坠儿不无得意的笑道:“不止是学,我还教了他们不少呢。”

    知夏故作不屑的撇了撇嘴道:“他们没要求拜你为师啊?”

    坠儿哈哈而笑道:“你等着,我把沈清叫来,索性让她一块听听吧,省得我回头还要费一遍口舌,到现在我也不瞒你了,这是我们两个的道法,目前只能讲给化羽级别的修士听,不过你可得在心里作点准备,别被我们动摇了道心,我会慢一点讲的,你还别笑,我给逍遥前辈和两位仙妃讲的时候也是极为谨慎的,生恐把他们引入了邪途,你听完如果觉得有益无害那再去转告大师姐和六师兄吧。”说到后面他已经是一脸认真之色了。

    “你们两个的道法?那好,你去叫沈清过来吧。”知夏收了戏谑的笑容,她已能料到坠儿所讲的必定会是石破天惊的东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