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74章 论道引天谴
    沈清是不赞成坠儿把他们俩的道法讲出去的,当然那是对一般人而言的,让化羽修士帮着参悟一下她没意见,被坠儿带过来时她显得很沉静,跟化羽修士谈论道法她不怯场,此前与寻易在贫寒雪原时她对化羽修士还是满怀敬意的呢,是寻易把她带到了藐视化羽修士的境界中。

    不怪坠儿想偷懒,这半年中他与三位大神通探讨的内容太多了,跟知夏和沈清分别讲一遍的话确实够累的,把沈清带过来后,他就小心翼翼的讲了起来,他的小心翼翼主要是怕惊到二师姐。

    出乎坠儿意料的是二师姐表现得异常平静,其实这不难理解,说起来知夏如今已是除了沈清外对坠儿了解最多的人了,坠儿长梦过后她的那次闭关就已经在思考法力是否可以不依赖修为这个问题了,所以坠儿那些颠覆修界的言论对她的冲击相对要小些。

    坠儿边讲知夏边与他探讨,沈清却始终一言不发,因为她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很远了,遥遥领先于知夏,困扰她的问题是知夏所不能解答的,她只是来听听逍遥仙君等人的言论,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想听听坠儿在参悟上有没有新的突破。

    坠儿确实是有突破的,因为他是身体力行的走在了那条路上,相对于他而言,沈清更多的是靠想像,她还停留在在石头中弄出个字迹,坠儿都能把元婴后期大修士的心给捏疼了,而且对不依赖灵力的“凌空一指”也颇有感觉了。

    第一天的道法讲的很顺利,知夏听得颇为欣喜,第二天就有点不对劲了,别人讲道法讲到玄妙处是煦暖祥和,令人醺醺然如沐春风,坠儿却讲得天地黯然,萧杀之意四起,天空竟起了阴云。

    三人以为是天气的变化,并未在意,到了第三天,坠儿刚讲了没多久天空就已经翻滚起了乌云,别说知夏和沈清,就连吕罡和舒颜也能看出这是起了异常了,他们两个一脸惊慌的跑了过来,绛霄、西阳、凌香紧接着也聚了过来。

    知夏望着法阵外风起云涌的天空,目带狐疑的说:“这是劫云。”

    “劫云?莫非有人在附近渡劫?”吕罡兴奋了起来,妖兽是最容易引来劫云的,如果渡劫的是个大妖兽那可就算捡到大便宜了。

    知夏轻轻的摇了摇头,她搜查不到附近有什么异样,这劫云看样子就是冲云杏阁来的。

    “你们几个去守好阵器。”她对西阳等人发出吩咐,留下了绛霄和沈清,待众人急急而去后,她对沈清道:“你守护好乾坤袋,坠儿你先进乾坤袋里去躲躲。”

    “二师姐你是不是要出去呀?”坠儿不放心的问。

    “这样的劫云不但伤不到我还能让我有机会探究它的玄奥,快进乾坤袋里去。”知夏眼望着漆黑的天空颇有点急切的样子。

    “你小心点,我觉得这劫云……是冲着我来的。”坠儿对此是有所感知的。

    “我想到了。”知夏眼中闪动着亮晶晶的东西,如果宣讲道法能引来劫云,那表明这道法就遭天所忌了,这样的道法或许离天道也就不远了。

    “我和你一块进去,从这一刻起就不要再想道法了,切记”沈清催促坠儿,她是遭过老天惩戒的,唯恐坠儿接下来会和自己一样陷入无边的黑暗与恐惧中,所以她得守在坠儿身边。

    绛霄疑惑的看着他们三个,猜到这三人刚才肯定是作了什么,对于三人不带她玩这件事她感到挺不高兴的,可有知夏在这里她再不高兴也得忍着。

    进入到乾坤袋内后,坠儿忧心忡忡的对沈清道:“我有感觉,劫云就是冲我来的。”

    沈清面色严峻道:“那你以后就不要轻易对别人讲这些了,这是天谴,你以后也要小心些了,如果真有老天的话,咱们俩都已经成了被老天盯上的人。”

    “那为什么咱们俩受惩的方式不一样呢?”坠儿感到了恐慌,被老天盯上那可就逃无可逃了。

    “我只是自己想想,而你把它讲了出来,所以对你要进行声势大的当众惩罚,让听众于惊恐中不敢继续传播,我是这么猜的。”

    “那二师姐不会有事吧?”坠儿担忧的问。

    沈清摇摇头道:“劫雷的威力奈何不了化羽修士,你不用为她担心。”

    “可化羽修士也受天律约束,想来老天另有手段对付他们,二师姐替我驱赶劫雷岂不是要引祸上身?”

    “你不要再想这些了,万一和我上次一样陷入另一种惩戒中可没人救得了你,连我也会被困死在这里的。”

    坠儿眯了眯眼道:“我们出去吧,真被老天盯上了怎么逃避都没用,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老天要是连这点手段都没有就不配作老天了。”

    沈清目光闪动了一下,像是想说什么却轻轻打了个寒颤,“那就出去吧。”

    坠儿还无法作到身处乾坤袋内把别人送出去,遂自己先出了乾坤袋,然后把沈清放了出来。

    “你们怎么出来了?”绛霄焦急的问。

    坠儿望着黑暗天空中隐隐闪动着的绿色雷光道:“我不放心二师姐,你们都离我远一点,别受我的牵连,此间有二师姐布下的防御法阵,万一劫雷打下来能替我抵挡的。”

    绛霄催动起手中的防御宝物,急声道:“你快进去,别让我着急!”

    沈清面无表情道:“让他先在外面待着吧,云杏阁的防御大阵和二仙妃的这道防御法阵都是能抵挡一下劫雷的,等劫雷劈下来再让他进去也来得及。”

    绛霄不悦的看向沈清道:“那他还会进去吗?你怎么这么糊涂!”

    “他此刻进去更危险。”沈清说完这句话就闭紧了嘴。

    “为什么?”绛霄虽看出沈清不会再回答了可还是忍不住要问。

    沈清默不作声的望着天空,把坠儿拉到了身边,暗传神念道:“你刚才说的是有道理的,被老天盯上本该绝无幸免的,按理说连修界都不会被允许存在,这其中若无更深的玄奥,那你此前所猜测的老天已死或已离开就是对的,这个天地只在法则的控制下运行,而这法则不是定的太宽松了就是有一部分失效了,所以修界才能存在,化羽修士应该是突破了底层法则的制约,所谓天律则是他们所能触碰到的更高一层法则。”

    “你先别多想了。”这回轮到坠儿劝告沈清了,他可不想沈清在这个时候处乱了。

    绛霄见沈清不回答她的问话,又是气恼又是无奈,但料想沈清这么作不会是没道理的,此刻只能任凭沈清作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