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76章 这本身就很不仗义
    绛霄哼了一声道:“鸡毛蒜皮的小事要说老天管不过来也还罢了,水晴洲妖兽倾巢而出攻打南靖洲这事够大了吧?老天要是真想管的话,会让它发生吗?既然让它发生了,那就是天意,臭小子,你真觉得自己能洞察天意吗?”

    “你的意思是老天要责罚南靖洲?这是给南靖洲降下的劫难?”吕罡半是质问半是疑问。

    沈清不以为然道:“这对水晴洲的妖兽也是场劫难,它们的死伤也不在少数,你这要替天行道的来给我们说说老天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就是……想让他们两败俱伤呗。”吕罡硬撑道。

    沈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如果老天要让两大洲两败俱伤,那你该怎么作才算替天行道?才算匡扶正义?”

    吕罡答不上来了,憋得涨红了脸。

    沈清目光转为清冷道:“与世无争欲独善其身只求自保的人从来都是受指责的,你说这是自私自利,可他们没有伤害别人,全天下人如果都跟他们一样,那这世上就太平无事了,反观那些口口声声言大义者,他们自恃乃天下正道,每每以大义压人理直气壮的裹挟众人,你就是其中一个,你们反倒是会伤害人了,你们所行真是正道吗?南靖洲有数以万计的修士,除了最亲近的这些人外,余者与你有何干系?或许平时碰到还会算计算计你呢,你拼了性命去救他们,值吗?”

    吕罡站起来道:“那我去帮我的同门总是应该的吧?他们与我有情有义,有些还是对我有恩的。”

    沈清微微摇着头道:“那就别提什么匡扶正义了,你去救同门是你的事,拿大义压我们逼我们跟你同去就没道理了。”

    “我……我不是这意思……”吕罡被沈清绕了进去,一时找不出道理来辩解。

    沈清轻轻哼了一声道:“水晴洲之行你差点把自己和坠儿、舒颜一并害死,此刻回南靖洲去救你的那些同门,万一害死了坠儿和舒颜怎么办?你的那些同门比他们俩更重要吗?”

    吕罡郁闷的坐了回去,他不认同沈清讲的道理可又无力反驳。

    提到水晴洲之行,西阳不能不说话了,他看着眼前的杯盘沉声道:“有些事是比性命重要的,明知有可能丢了性命也得去做。”

    沈清端起茶盏瞥了一眼西阳,道:“那就先权衡好你要做的事是不是真的比性命重要吧,而且不是你一个人的性命,还得加上你会牵连进去的性命,上次水晴洲之行你和吕罡牵连进去了这里的三条性命。”

    绛霄打圆场的指着吕罡数落道:“懂了吗?!你沈清师祖给你说的够明白了,连我都觉得受教了,还替天行道呢,你要懂得什么是天道了那就比大神通们都厉害了,先把天道弄清楚再谈什么替天行道吧!”

    吕罡翻了绛霄一眼道:“我乃仙林院弟子,她当不了我的师祖。”

    舒颜瞪着吕罡道:“她是我的师祖行了吧?你是仙林院弟子,你了不起,你给我少说两句行吗!”

    坠儿笑着和稀泥道:“人分百种,各有各的活法,可我们都是有牵挂的,谁都不能活得太率性,碰到有风险的事就得多替身边的人考虑考虑了,不能一意孤行……”

    他刚说到这,绛霄就没好气道:“你也给我少说两句吧!”她训斥的不是坠儿,是寻易,寻易为了苏婉弃大家于不顾,是最没资格说这番话的。

    凌香小声替坠儿解围道:“沈仙子说的话令我挺有感触的,如果有外来族群侵犯南海,我是肯定不会为南海而战的,正如沈仙子所言,平常我遇到南海的那些修士真的是满心提防着被他们算计,何谈为他们而战?不过我听说南靖洲的修界要好很多,所以才会有共御外敌之心吧。”

    吕罡颇为自豪道:“我们南靖洲修界是最和睦安宁的。”

    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舒颜沉吟着对凌香道:“也没你们想像的那么好,我们在南靖洲行走也是要倍加小心的。”

    “那也比其他地方要好得多,你尚处于身在福中不知福的阶段。”西阳在混过南海和蒲云洲后,对此感触颇深。

    舒颜看着沈清道:“反正我觉得沈清姐说的挺对的,南靖洲还没好到让我可以为那些不相干的人而战。”她不好意思提坠儿对她的讲的龙凤之说,只好以此来表达不愿回去参战的心意了。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吕罡不满且疑惑的看着舒颜,他感觉出舒颜变了。

    “因为我悟透了一些道理,就是沈清姐说的这些,你仔细琢磨琢磨吧,反正如果再闹出水晴洲那样的事,我是不会跟着去了,你也别想拉上坠儿,要去你自己去好了。”

    “你们可真是够贪生怕死的!”吕罡不齿的说。

    沈清不客气的指出道:“你这就是裹挟他人,真正的大义是要别人心悦诚服的认同,而不是靠蛊惑煽动让别人跟着你去拼命,你意图拉着朋友跟你去冒险,这本身就很不仗义。”

    吕罡急道:“我巴不得能自己去呢,是他们非拖我后腿!”

    绛霄指着法阵外道:“我现在就放你走,你自己回得了南靖洲吗?自己那点本事自己心里没数吗?你还敢说不想来着我们?”

    “死在路上就死在路上了,有什么好怕的?”吕罡气哼哼的嘀咕,他是不怕死的,之所以气焰降了下来是不愿和绛霄闹翻,他挺喜欢绛霄的,已经把绛霄当成了姐姐,被绛霄数落几句他受得了。

    “我现在就拍死你得了!”绛霄对吕罡扬了扬手。

    坠儿眼中带着点期待的傻笑着道:“拍吧。”

    “我连你一块拍死!”绛霄忍着笑说,坠儿这一笑气氛顿时就祥和了起来。

    凌香趁机换了话题道:“现在最令我忧心的是婵仙妃,这么久不回来但愿别出事才好。”

    舒颜劝慰道:“她都是化羽中期大仙妃了,还能出什么事啊,你快别操这心了。”

    西阳微微皱着眉头道:“难说,她是去找灵心族了,那是个古老而神迷的种族,找不到还好,若真找到了……”他不太看好的摇了摇头没说下去,他对御婵的情感挺复杂的,一方面是不齿御婵的为人,对其不得不存戒心,另一方面是御婵对寻易确实不错,对他和绛霄也算有仁有义了,连灵宝离砚都给了他。当然,他并不知道,御婵是在从花蕊仙妃那里得知了寻易已转世的消息后才有对他和绛霄又好起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