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77章 你觉得婵仙妃美吗?
    “婵仙妃到底长什么样?”坠儿在问出这个问题时心里仿佛有种模糊的预感。

    鉴于寻易和御婵的亲密关系,沈清、绛霄以及知夏都不想过多的在坠儿面前提起御婵,西阳见沈清和绛霄都不回答坠儿的这个问题遂也保持了沉默,婵仙妃乃绝世的大美人,他在这事上得避嫌。

    “你还不知道婵仙妃长什么样呢?”凌香感到有点意外,看了看绛霄和西阳的脸色后,她用暗传神念的方式把御婵的容貌传给了坠儿。

    坠儿在看到那张绝美的容颜时眼中当即就有了迷茫之色,他的预感没错,这婵仙妃果然与宝藏朱红小楼里的那个女子有几分相似,小楼里的那个女子就曾令他有过恍惚之感,如今看到婵仙妃的容颜令他更觉如梦如幻了。

    “长什么样?”吕罡好奇的拉了拉发痴的坠儿。

    坠儿缓过神来,喃喃道:“我像是在哪见过她似的,但这是绝无可能的,如果真见过我不会忘的。”

    凌香赞同道:“当然了,婵仙妃这等的绝色是任谁看过都不会忘的。”

    “到底长什么样?”吕罡心痒的问,见舒颜鄙夷的剜了他一眼,他忙解释道:“我不是要看她有多美,就是想知道她长什么样。”

    绛霄揶揄道:“越解释表明越心虚,真不想看人家有多美的话就别打听了,反正你也没资格跟仙妃搭话。”

    吕罡摆出无所谓的姿态道:“不打听就不打听,我说绛霄姐,你是不是看我越来越不顺眼了?怎么就没一句好话了?”

    绛霄笑道:“我这是为你好,婵仙妃美若天仙,看在眼里就拔不出来了。”说着她一脸鄙夷的瞥向仍如痴似傻的坠儿,“看见他那德性了吗?你要看见了仙妃的容颜比他也强不到哪去。”

    “真的假的?”吕罡愈发的心痒了。

    坠儿涨红了脸对绛霄道:“你可真是一肚子的脏心烂肺,我是觉得似有相识之感才神不守舍的。”

    绛霄讥嘲道:“西阳也用过这借口,你们在这方面可真是缺少新意啊。”

    西阳大感委屈道:“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坠儿窘迫道:“你们爱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亏心的。”

    沈清也想搅乱坠儿此时的感觉,遂用戏谑的目光看着他问道:“那你觉得婵仙妃美吗?”

    “你们……”蒙冤受屈的坠儿颇感无语的看着她们俩。

    “你们快别欺负他了。”舒颜笑着站出来维护坠儿,却忍不住也问道,“婵仙妃究竟有多美?”

    坠儿彻底无语了,逃也似的离席而去。

    绛霄看了沈清一眼,沈清会意的追了上去。

    在远离宴席的地方,坠儿伫立在一座小山的山顶上,目光有些迷离的望着远方。

    “想什么呢?”沈清轻盈的落在坠儿身边。

    坠儿依然望着远方道:“咱们还去寻找灵心族吗?”

    “真被婵仙妃迷住了?”沈清不想开这么无聊的玩笑,可为了让坠儿别再想御婵的事只能如此了。

    坠儿没再表现出窘迫的样子,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沈清道:“我很想见一见这位婵仙妃。”

    沈清沉吟道:“以前我想找灵心族是因为心里很空,不知下一步该走行何方,可如今我要参悟的东西很多,你如果只为见婵仙妃一面,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这里等,去找她反而更容易错过。”

    坠儿又看向了远方,面带忧虑道:“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婵仙妃可能出事了,回不来了。”

    沈清暗生狐疑,却轻笑道:“你都没见过她,怎么会生出与她有关的预感?不怪绛霄嘲笑你们,你们的借口不但没新意还没脑子。”

    坠儿有些不悦道:“她拿我打趣也就罢了,你该知道我不是那种人的。”

    沈清端正颜色道:“即便不打趣我也觉得你想的有点多了,婵仙妃最擅长的就是魅惑之术,虽然你只是看了下她的容貌却也难免要受些影响,你自己未察觉出来罢了,静静心吧。”

    坠儿很肯定的摇了下头道:“不是,我感觉不是。”

    沈清淡淡一笑道:“别那么自信,我作为一个女修,面对她时都不免会心旌摇曳,她可是化羽中期大仙妃,随便一个眼神就能令人神魂颠倒。”

    坠儿闭上嘴不说话了。

    沈清逗引道:“你的那种预感很强烈吗?”

    坠儿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

    “这就是了,别胡思乱想了,我看你就是被她的法相搞得心神不宁了,她的媚惑之术已到了浑然天成的境界,你这点修为肯定是扛不住的。”

    “也许吧。”坠儿沉默了一阵,似乎是放下了这件事,换了话题道:“吕罡应该是有点坐不住了,这么多年一直在修炼也确实够受的了,你和绛霄带他出去散散心吧,舒颜如果想去的话也一起带上,在附近找几头妖兽练练手就行了,别让西阳去,这两个人最好少往一块凑。”

    “你不去?”沈清对他这安排有点奇怪。

    坠儿一副老于世故的样子道:“我出的去吗?我要说出去绛霄和西阳肯定不敢答应,二师姐对他们是有严命的,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

    沈清半是夸赞半是打趣道:“不错,说话办事像个大人了,会做周全考虑了。”

    坠儿笑道:“也就你这不理会人情世故的会这么夸我,我可是有自知之明的,活的这三四百年倒有一半是在长梦中度过的,余下时光也多是在你们的庇护下成长,我可不敢说自己是个大人了。”

    沈清这回诚挚的赞道:“就冲这一点你比吕罡之流强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不必刻意去学人情世故,一个超凡脱俗之人如果像庸俗之辈靠拢那就高明不到哪去了,应该是离他们越远越好。”

    坠儿陪着小心道:“我还是觉得过不了你的那种清心寡欲的日子,也许我算不上是个多么超凡脱俗的人,虽然不喜喧闹,但也不想离喧闹太远,如果只剩下修炼的话,一定会闷死的,其实我在这云杏阁也待得有些腻了。”

    沈清用仿佛看透了他心肝的目光盯着他道:“就是婵仙妃给你闹得吧?”

    坠儿矢口否认道:“不是不是!在这之前我就觉得闷了。”

    “那就等二仙妃出关后让她带你出去历练历练吧,我和绛霄商量一下,如果她同意的话,明天就带吕罡和舒颜出去转转,去个十天半个月吧。”

    “好,让绛霄把小猴子和乌黑都带上,你把善义旗给我吧。”

    沈清望着他道:“已经毁了,连无魂给你的那面也毁了,希望你能体谅。”

    坠儿轻叹了一声,点头道:“我想到你会这么做了,毁就毁了吧,无魂前辈想来是凶多吉少了,真希望他能平安无事。”

    沈清劝慰道:“死对他未必是坏事,他心头的负累太重了,进夷陵卫就是求死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