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79章 当初我给过她脸色看
    沈清又递上从地窟内拿的那枚玉简,“我在那附近发现了一个地窟,里面有一座极高明的传送阵,你们当初就是借助它去的南海吧?”

    “这是我祖上留下的玉简,留着没用了,绛家不会再有子嗣了。”绛霄把那枚玉简销毁了,然后才答道:“没错,我们当初就是从那里去的南海,往事如梦,一晃就是五百年了。”

    “这给寻易留下玉简的人是……公孙冲?”

    绛霄思考着道:“是,没想到他那么早就到元婴中期了,也不知他是否已经得知了寻易的死讯,既然他留下了联系的方法,那怎么也得去跟他联系一下的。”

    “你觉得坠儿会对这事感兴趣吗?”

    绛霄不置可否的摇摇头道:“寻易跟公孙的感情也算很深了,转了一世就不好说了,你看他跟西阳都没什么特殊的近乎劲。”

    “那是因为你跟他太近乎了,他们俩没打起来就算很难得了。”沈清作为旁观者对此看得是一清二楚的。

    绛霄有点委屈道:“我已经很克制了,你们都不希望我对西阳说出实情,我够不容易的了,寻易当初对我百依百顺,最终更是为了救我而拼尽了最后一口气,我恨不得能把他捧在手心里照顾。”

    沈清警告道:“你要管不住自己就最好离他远一点。”

    绛霄挑起秀眉道:“我有分寸,谁也别想把他从我身边带走。”

    沈清没再多说什么,这不是绛霄一个人的事,坠儿对绛霄也够腻乎的,想把这两个人分开确实很难。

    绛霄把话题拉回来道:““这三个选择你想怎么安排?”

    沈清目光沉静道:“谈不上安排,主要还是看他自己,我们只能顺势而为。”

    绛霄转了转眼珠问道:“那个画影人品如何?”

    “看起来是个精于算计的,你多半不会喜欢她。”沈清把画影的模样传给了绛霄。

    “姿色倒还不错,这臭小子专爱招惹这些看起来就主意特别正的狐狸精。”绛霄有点发愁的叹了口气,“要是去元裔州的话,我得躲着点司迦,当初我给过她脸色看,她这圣女如今还有那么大权势吗?”

    沈清觉得有点好笑,看绛霄这心虚样,肯定不是给司迦脸色看那么简单,可要说司迦也不是个好惹的,她有点好奇这两个人到底是结了什么怨,不过以她的性情是不会打听这种事的。

    “现在不能说权势了,该说威望,她如今是元裔州最受爱戴的人了。”

    “那还是算了吧,让坠儿离她远点吧,他们俩要真勾搭在一起,我看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让他去做他想做的事。”沈清说完向吕罡他们那边飞去,她跟绛霄很难谈到一块去。

    绛霄也觉得和沈清谈不来,她如今找到寻易的转世之身了,看谁都显得碍眼,恨不得把围在坠儿身边的这些人都赶走。她远远的跟在沈清后面暗自琢磨起心事来,寻易找到了,公孙冲也有消息了,她的小世界又完整起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在沈清他们离开杏云阁后坠儿就服下了镜水仙妃给他精心调配的那瓶灵液,很快就如镜水仙妃所说的那般陷入了沉醉。

    这份灵液与他在婴儿时期服用的那份类似,同样是精神意念与修为兼顾的,两份灵液不但饱含着镜水仙妃的心血也蕴含着她对道法的理解,两份灵液的差异之处代表着她近些年的参悟所得。

    服用这瓶灵液原本是不会有任何不适之感的,可明蓝对坠儿的封印与灵液的效用产生了冲突,这就令坠儿有的罪受了,镜水仙妃是无论如何也考虑不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很难描述,因为没几个人尝到过那种滋味,痛与乐交织混杂在一起,所能体会到的既不是痛也不是乐,勉强比喻一下的话,有点像被闷在烧开了水的蒸锅里却能呼吸到清新凉爽的空气。

    五天后坠儿才觉得好受了些,这是因为他在迷迷糊糊中总算察觉到了那道封印的存在,懂得了只要不去接触它的边界就不会产生痛苦,所以他就把一场本该是酣畅快意的盛宴改变成了悠然自得的连绵小宴,吃的虽不够畅快但胜在细嚼慢咽能品出更多滋味。

    在第十天,坠儿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飘了起来,一直向上直至触到了防御法阵,有所察觉的西阳急急赶了过来,但面对闭着双眼一脸祥和身外笼罩着一层朦胧光辉的坠儿,西阳有点不知所措。

    坠儿像个梦游神似的在云杏阁的发阵内飘来飘去,西阳紧张兮兮的跟随在后面不敢发出半点声息,又让自己赶上了,西阳在心里暗自叫苦,现在云杏阁内就剩他们三个了,二仙妃是无法召唤的,他只能自己面对这诡异的局面了。

    坠儿飘了一阵后,小云朵从他身后飞了出来,西阳更紧张了,他怀疑坠儿有可能是走火入魔了,此时神智已经混乱以至于失去了对小云朵的控御之力。

    小云朵时而舒缓时而迅疾的围着飘来飘去的坠儿打转,过了一会,坠儿缓缓向下落去,落在了一株巨大的火杏树的树冠上,笼罩着他的那层朦胧光辉托着他悬浮在火杏树的枝叶之上,小云朵则径直的向上飘去,到达法阵处后就贴在那里轻轻摇动起来。

    “你这臭小子可千万别再给我出怪事了。”稍感松了口气的西阳看着坠儿在心里暗自祷告。

    坠儿只安静了片刻,脸上就浮现出了欣喜之色,西阳的心又提了起来,这时节不管坠儿是哭是笑都令他倍感不安。就像是要故意吓唬西阳似的,坠儿脸上的表情接连变化起来,而且越变越快,及至最后看得西阳都有些眼花了。

    “这是不可能的!”西阳凝聚修为盯着坠儿的脸,可眼睛仍跟不上那极速变换的表情,这确实是不可能的,一个结丹修士的表情变化怎么可能快到这种程度?如果不动用修为查看,坠儿的表情变化已经快到不易察觉的程度,但会让人感到有些模糊与迷幻,此刻西阳把目力凝聚到极致勉强能捕捉到一些持续时间较长的表情,它们或是惊喜,或是惊讶,或是愉悦,或是惶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