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80章 不是的大师姐
    “你在经历什么?”西阳头皮发麻身上的汗毛一点点的竖了起来,这么怪异的走火入魔他听都没听说过,更别提怎么施救了,坠儿这样子就像是在快速的经历着什么似的,猛然间,西阳心头一动,仰面去看停在法阵下的小云朵,果然,小云朵不见了!

    他飞到了小云朵停留过的那处地方,法阵安然无恙,用神识搜寻了一番后也没能在云杏阁内发现小云朵的踪迹,他满腹狐疑的又回到坠儿那边,两眼望着表情仍在极速变换着的坠儿暗自思索起来,他是有借助天火真元观察事物这种神奇经历的,如果坠儿是在借助小云朵在观看景物那倒似乎可以解释得通他的表情为何变化得如此之快,小云朵的飞行速度之快是他这个元婴中期修士连估量都估量不出的。

    可小云朵能穿过这座由御婵布下的防御法阵吗?而且还是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对此西阳难以下判断,毕竟这小云朵是个逆天之物,要说它能出去也不算什么奇事。

    若果真是这样的话……,小云朵此刻是在坠儿的控御之下在外周游,还是它把坠儿的魂勾走了?它还会回来吗?西阳越想越不敢轻举妄动,他没有一样是能拿得准的,连小云朵是不是真的出了法阵他都拿不准,这小东西隐迹藏形的本领不是他能看破的,或许它已经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坠儿身上都是说不定的。

    就这么又等了大半个时辰,坠儿的表情还在极速的变化着,西阳沉不住气了,就这么看着坠儿变化着的表情他都觉得眩晕,坠儿自己该是个什么感受?他哪承受得了啊?自己不能这么干看着,必须得有所行动了,他取出一枚玉简把事情的始末记录在内,然后把它悬在了距坠儿十几丈处,又看了坠儿一眼后,他出了云杏阁急急火火的赶往了紫霄宫,如今只能去找大仙妃帮忙了。

    幸亏西阳走的早,落得个眼不见心不急,坠儿的表情变化是在后半夜才停下来的,西阳要是一直在边上看着估计早就给吓毛了。

    脸上的表情变化一停,坠儿身外的那层朦胧的光辉随之就消失了,身子保持着打坐的姿势直直的坠落了下去,在大树的枝杈间像个被丢下的麻袋似的来回撞了一阵后就由百十丈高的地方摔落到了地上。

    仗着筋骨坚韧,他不但没受伤,连醒都没醒,但由于消耗过巨,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像条被仍上岸的鱼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那么在地上卧了有一个多时辰他的脸色才慢慢的恢复过来,身外又出现了朦胧的光辉,那光辉把他托离了地面,在无意识中,他的身体又呈现出了打坐的姿态,如果不是半边脸和身子沾了泥污,挂了些枯枝败叶,没人能看出他是被摔过的。

    沈清他们外出十二天后返回了云杏阁,绛霄第一个发现了在大树下打坐的坠儿,几个人查看了西阳留下的玉简后都默然不语的退到远处看着坠儿,坠儿闹出的怪事太多了,几个人多少有点见怪不怪的意思了,既然西阳去请大仙妃了,那就等大仙妃看过再说吧,反正他们是不敢乱拿主意的,唯有沈清的担忧最重,她怕坠儿是因思考道法而出的意外,可看坠儿那样子除了沾了泥污败叶显得比较狼狈外,神情却是很祥和安宁的,加上身外那层朦胧的光辉,不似是西阳所猜疑的走火入魔。

    没等多久晓春就到了,她是一个人来的,听西阳说坠儿出事了,她顾不得带上西阳就自己先急急赶过来了。

    看过坠儿的情况后,她慎重的对众人道:“据我观察并无恶兆,我在这守着就行了,你们都回各自住所吧。”

    这位大仙妃虽从不摆什么威仪,但身为内海大师姐又有了化羽修为,在大家看来自是有着言出法随的意味的,所以连沈清都乖乖的离去了。

    随后十余日,坠儿身外的朦胧光辉渐渐转淡,直至完全消失,但他的身子仍悬浮在距地面三尺高的地方。

    这天坠儿睁开了眼,看到数十丈外静坐着的大师姐后,他那迷茫的眼神出现了错愕之色,随之身子就坠落了下去,一个屁墩坐在了地上。

    “大师姐您怎么在这?”他困惑的问。

    晓春欣喜的来到他身前,随手布下了隔绝法阵,“你出现了一点状况,吓得西阳去紫霄宫把我找来了,你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坠儿朝自己身上看了看,捏了一片挂在身上的枯叶,眼中露出追忆之色,缓缓道:“想起来一点了,我服用了一瓶花仙给的灵液,然后……就陷入了一种难言的滋味中。”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晓春等了一会,提醒道:“西阳见你在空中乱飘,不久后小云朵就出来了,随后小云朵消失了,你脸上的表情就极速变换了起来。”

    坠儿微微点了点头,看样子心里已经有数了。

    “你此刻感觉如何?”晓春抓起他的手送入灵力探查了一下。

    “我没事大师姐。”坠儿满眼思索之色的说。

    “能跟我说说都经历了什么吗?西阳猜测和小云朵有关,是这样吗?”晓春轻柔的替他拨掉粘在发髻上的枯枝败叶。

    “……是。”坠儿神情间带着犹豫,显然不想多说。

    “你没事就好。”晓春识趣的不准备多问了。

    “大师姐……”坠儿欲言又止。

    晓春慈爱的笑道:“我知道你有许多重大的秘密,咱们相处日短,你不跟我说是应当的,我能体谅。”

    坠儿摇摇头道:“不是的大师姐,我知道您是最真诚的,我没什么话是不能对您说的,我犯犹豫是因为不知该不该向您提出一个请求。”

    晓春坦诚的看着他道:“说吧,只要我能作到的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

    坠儿紧锁眉头考虑一会,然后说道:“两位花仙告诉了我许多有关灵云的事,其中就包括可以借助它远观天下,我尝试了几次皆不得要领,所以服用那瓶灵液主要存的念头就是这个。”

    晓春点点头,等着他说下去。

    “大师姐我不瞒您,我急着要掌握这个本领是为了找婵仙妃,我预感到她出事了。”

    晓春皱了下眉,依然没出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