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81章 大师姐你真好
    坠儿咬了下嘴唇,言词谨慎的问:“大师姐您知道些什么吗?我对这婵仙妃似有印象,她好像在我小时候见过我,师尊跟您提过吗?”

    “师尊从未跟我提起过。”晓春很肯定的回答,花蕊仙妃确实没跟她说过有关寻易转世的事,连转世轮回这个隐秘都仅是隐晦的点拨了她一下,对清秋和暖冬两个弟子也是如此。但坠儿和御婵有渊源这事她是有所猜测的,她知道那个仙品乾坤袋是信情的东西,是信情送给御婵的,如今莫名其妙到了坠儿手里这肯定有重大隐情,她问过知夏,但知夏没向她透露太多。

    “那么这次你成功的借助小云朵作到了远观天下?找到婵仙妃了吗?”

    “没有,我虽然是通过小云朵看到了一些东西,但我还不能掌控它,它飞得太快了,如同走马观花,现在回想只剩些零零碎碎的景象了,而且我无法用展示记忆的方式把它展示出来。”他说着用灵力凝了几幅图景出来,那些图景中只有部分景物是能看清的,其余部分皆是模糊的光影。

    晓春盯着一幅能看出金色山顶的图景,骇然道:“这是金袍山,在极东之地,以我此刻的修为要去一趟至少也得一天时间。”

    坠儿收了那些图景,眨着眼道:“我感觉它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到了这处地方。”

    “它回来了吗?”晓春想到了这个紧要的问题。

    “早就回来了。”坠儿唤出了小云朵,小云朵仿佛知道他们在谈论自己似的,躲躲闪闪的在坠儿肩头露了一下面就又藏了回去。

    “这可真是个逆天的灵物。”晓春松了口气,发出由衷的感慨。

    坠儿笑了笑,随即收起笑容,恳切的望着她道:“这次玄妙且惊心动魄的神游令我起了游历之念,我打算提的请求是望大师姐能准许我外出游历,让沈清陪同我就好了,如果您和二师姐这样的大神通跟着,什么样的游历都变得平淡的。”

    听到他要提的请求是这个,晓春犯起了迟疑,坠儿说的没错,游历的意义最主要的就是于惊险惊奇中获取感悟,如果明知不会有任何危险那必然无法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了,游历的意义也就丧失大半了,花蕊仙妃待弟子虽是有慈母心肠的,但该放她们游历的时候也会彻底放开手,在这个环节溺爱等同于断送弟子的修途。

    可坠儿的情况有点特殊,首先坠儿是她的师弟,游历这事得师尊作主,这也还罢了,作为化羽期的大师姐她是有资格替师尊作这个决定的,不过二师妹与这小师弟最亲近,对小师弟了解的最多,理该让二师妹拿这个主意,其次是把坠儿交给沈清令她感觉不妥,这可是在蒲云洲,慈航仙尊的弟子哪能在这里胡乱走动呢。

    “这事可以等你二师姐出关后再说吗?”她以商量的语气问。

    坠儿发愁道:“二师姐对我疼爱过甚了,她就算口头上答应了,想必也会在暗中跟随的,我是难有真正的游历之感的,您心里该是清楚这一点的。”

    晓春诚实的点了点头,遂转而道:“那让妆雨,晴雨或炎冰她们陪伴你好吗?这些人你喜欢哪个就选哪个,我会吩咐她们尽量听从你的心意,沈清是不便在蒲云洲行走的。”

    “我不想在千宗会管辖的地界内游历,我是从南靖洲一路走险地杀过来的,再去寻常的地方游历毫无意义,大师姐我知道这会令您很为难,可我不能欺瞒您。”

    晓春踌躇道:“你这可真是让我犯难了,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要去哪里?是通过小云朵看到的某处地方吗?”

    坠儿轻轻的摇着头道:“说不上是想好了要去哪,但仿佛是能感到某种召唤似的,一心想出去走走。”

    晓春难作抉择了,听坠儿这意思应该是处于了修途的关键时刻,以她的见识来判断是应该放坠儿去的,错过了这个时机很可能会严重影响其发展,可放他出去就意味着自己要承担起这份重大的责任了,坠儿不是寻常之人,且不说他和二师妹的亲密关系,只凭他那一身蕴含天机的神通就不容他们不珍视。

    坠儿恳求道:“大师姐您就成全小弟一次吧,小弟会牢记您的恩情的,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我应该可以派小云朵回来报信,而且我还有别的手段可以通知您和二师姐,您就相信小弟一次吧。”

    听坠儿都说到恩情了,晓春顿感羞惭,愧疚的看着他道:“要说恩情只有我们欠你的,你给我们带来太多福泽了,我们不该只把你当作可窥天机的宝贝匿藏,理该以顺从你的心意为主,小师弟,你若想好了,我愿给你作这个主,也该给你作这个主,你是非凡之人,我们不能以对待常人的方式来约束你,这点智慧师姐还是有的。”

    坠儿喜道:“多谢大师姐,小弟真不知该怎么感激您才好了。”

    晓春心头有些不是滋味道:“快别这么说了,你是救过我的命的,全心全意替你着想乃是我应有的良知,只因你的一身本事太特别了,珍视的私念险险遮蔽了我该有的良知,你再说感激的话就真令我无地自容了。”

    “嘿嘿,大师姐你真好。”大师姐的坦诚令坠儿生出了浓浓的敬爱之情。

    晓春把心中的羞愧说出来后感觉轻松多了,亲昵的把坠儿揽过来替他擦着脸上的泥土,口中柔声叮嘱道:“万事要谨慎些,我知道你还不能很好的控御小云朵,派它回来报信不过是哄我的话,所以要紧的是先尽力把这个本事练好,你游历多久仅管随自己的心意,二师姐那边我会替你解释的,她是极明白的人,如你所说就是太疼爱你了,可你既然已经出去了,她也就能接受了,不用记挂她,她是有通明心境的人,不会连这点事都放不下的。”

    “好,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真怕她会为此着急上火呢。”

    晓春接下来颇有点费斟酌道:“至于婵仙妃……,此人机谋甚多,性情偏于薄凉,拉拢人的手段又是极高明的,不管你与她是否真有渊源,若遇到了她一定要加倍的小心,别因她与咱们紫霄宫关系尚好就当其是自己人,最好是什么都别对她吐露,她这一辈子唯一真心相待的恐怕只有你七师兄信情一人了,那也是诸多机缘凑在一起才有的结果,信情最擅长的就是与人打交道,这一点是没人能比的,你不要被他们俩的这段情义误导了,婵仙妃远比你所了解的要薄情,死在她手下的人数不胜数,那些人多数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坠儿转动着眼睛道:“哦,我记下了,如果遇到了会提防着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