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84章 自小就遭雷劈了
    “后面这个我赞同,你前面说的那个……,我觉得未免太容易了,如果那么简单的话,一定是法则出了漏洞,我不认为老天会定出有漏洞的法则,因为它的智慧与法力和我们不在一个等级,就像让你作一个笼子关一只羊,凡人作的笼子可能会出纰漏,但你一个修士作的笼子一定能把羊关的死死的,它不会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这么比就不对了。”坠儿挥着手臂比划了一下,“我觉得恰当的比喻是让我建造一个大大的羊圈,大到里面的水草足够供养一群羊繁衍生息下去,以我的法力当然是可以建造出一个让它们难以逃脱的羊圈的,可我若离开了或死掉了,羊圈上的法力终有一天会消失殆尽,即便是用巨石垒的围墙也终会烂掉。”

    “这和咱们要说的就不是一回事了,你那老天已死或已离开的想法我早就清楚了。”

    坠儿摇头道:“是一回事,法则原本或许是没有漏洞的,但现在显然是有了。”

    “何以见得?”沈清的精神又提了起来。

    坠儿指了指天空道:“上次的劫雷没有劈死我。”

    沈清泄气道:“那还不是因为二仙妃保护了你?现在你要是把劫雷引来,估计就完了。”

    坠儿眯了下眼,头皮有些发麻道:“说的就是啊,老天要想劈死我理该找个好下手的时机,明知道二师姐能替我挡下劫雷,为何还非要那时劈?由此可推断,劫雷只是依法则在运行,而非老天在亲自操控。”

    “这个有道理,但也不能就此推断出老天已死或已离开吧?或许是你的危害还不足以引起它的注意。”

    “那你觉得修界的危害也不够大吗?修界已经能挡劫雷了,令它的法则发挥不出应有的效用了,如果我是老天,早就把修界抹去了。”

    沈清沉吟道:“我是倾向于赞同你的观点的,只是还不能最后确认。”

    坠儿偷眼望着天空,小心翼翼道:“我娘跟我说过,在我刚生下来不久就有劫雷来劈我了,她认为是有邪祟附在了我的身上,但我可以肯定不是那么回事,你想想,一个小婴儿为什么能引来天劫?”

    沈清皱紧了眉头,她倒是能解释这个问题,寻易的智慧差不多是够遭雷劈的了。

    坠儿继续道:“我琢磨着,或许是走上修途这条歧路耽误了我,不去修炼的话我或许是能直接悟通大道的。”说完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一下。

    “那次的劫雷也没劈死你?”

    坠儿气道:“这不是废话嘛,要是劈死了我还能站在这嘛。”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没劈死你?”

    “这话听起来真别扭。”坠儿一脸嫌弃的白了沈清一眼,“是我这边的师尊在我家布下的防御法阵替我挡了那一劫。”

    “你的命也算是够大的了。”沈清望向天空,考虑着他那不经任何修炼直接成为大神通的说法。

    坠儿等了一会,又开口道:“神通不一定要靠灵力施展,我现在对此是深有体会了,甚至觉得靠灵力施展的神通都是低等级的神通,化羽修士意境攻击的威力就要大于法术。”

    沈清缓缓的点了点头,思而不语。

    “走,咱们边走边谈,要是碰到找死的妖兽我试练一下给你看。”坠儿说完率先朝北飞去。

    “试练什么?”沈清追上去问。

    “就是在石头里弄出字的那种手段,我能用其攻敌了。”坠儿边说边散开神识向四外寻找起妖兽来。

    “那边。”沈清指着左前方欲引路而行。

    “那头在密林中的白鹿精是吧?看起来就老实巴交的,别祸害它了。”坠儿继续往前飞。

    “那至少有三千里远。”沈清对着坠儿的背影说了一句,坠儿在长梦过后跟她讲过自己的种种神奇进展,这次算眼见为实了。

    坠儿忙着找妖兽,连头都没回,他现在可炫耀的东西有很多,现在忙,也就懒得炫耀这个已经对沈清讲过了的本事了。

    坠儿这姿态令沈清颇有点难测其深浅的感觉,坠儿的成长速度太快了,快到自己这个一直在他身边盯着看的人都看不透彻了。

    二人飞了有一顿饭工夫,沈清手指右方问道:“两千里外那只差不多有元婴期修为的聚灵狐也不行吗?”

    坠儿头也不回的答道:“看着也不像是只恶兽。”

    沈清急着看他的手段,抱怨道:“你现在杀个妖兽都这么挑挑拣拣的了?”

    坠儿慢下身形陪着笑脸道:“咱们这又不是什么着急事,当然是选头恶兽比较好,不是跟你说过吗,自从有了与生灵沟通的本事,对妖兽我也是不愿滥杀的了。”

    沈清没好气道:“你是不急,可我急。”

    “别着急别着急,我再找找。”坠儿哄完沈清忙加快飞行速度更加卖力气的找了起来。

    沈清颇感无奈,当看到远处出现了五条人影后,她更无奈了,在这妖魔盘踞之地,像他们两这样广散神识而行,如同是在暗夜中打着灯笼走路,一时半刻的也还罢了,这都快一个时辰了,不招灾惹祸才怪呢,从身法上看,这五人中至少有三人修为她相当,另两个也不比她差多少,看架势明显是呈包抄之势过来的,对方的实力尚不足以令她过于担忧,让她感到担忧的是如今变得连杀个妖兽都要挑挑拣拣的坠儿,还有他那张臭嘴,刚说完应付五六个元婴中期修士不会吃亏,这就来了五个。

    她上前拉住了坠儿,暗传神念道:“有五个匪类过来了,在这种地方出现的不会有什么好人,他们明显是图谋不轨的,要是打起来你可别给我心慈手软。”

    “我看到他们了,都是什么修为?”坠儿面色严峻的问。

    “老天听见你刚说的了,五个元婴中期的,打还是逃,你拿主意。”沈清绽开护体神光护住了坠儿,同时催动起了隐形的法宝带着坠儿向一旁潜去。

    “不逃。”坠儿挺坚决的说,随着本事的增长他如今有点底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