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85章 残杀匪徒
    两个人这边一隐形,那五个人立即迅速靠近,各施手段搜找起来。

    沈清悄悄的取出了刑神鞭,坠儿按住她的手,一脸欢喜的传神念道:“他们就是来打劫咱们的。”他听到这几个人的神念交谈了。

    坠儿这样子让沈清头有点大,遇到打劫的竟然这么高兴,坠儿可是越来越不正常了。

    “小心应对,出手要果断。”她提醒了一句,二人在临阵杀敌上配合的已经很默契了,此时不用再做部署,说完她就准备对靠得最近的两个人发起突袭。

    “让我来。”坠儿抓着沈清的手阻止了她的行动,然后闭上了眼。

    沈清紧盯着距他们仅有千余丈的一个匪徒,此人正驱动着一片白色的烟气向他们靠近,那显然是一种搜找藏匿之人的法术,白色烟气马上就要到他们眼前了,如果被发现就会失去动手的先机,沈清也是够艺高人胆大的,在这紧急的关头愣是一动也没动,她怕移动会影响坠儿施法。

    飘过来的白烟触及到了法宝形成的隐形空间,那人目光一动,显然是察觉到有异了,沈清不能再等了,但刑神鞭刚挥出去,就见那人面色惨变如犯了急病般双手捂住心口,一张脸痛苦的扭曲出狰狞之色。

    沈清意识到自己还是有点着急了,可刑神鞭已然挥出,位置已经暴露了,只得继续挥鞭把那人了结了。

    “这边!”有匪徒发出大喊。

    沈清拎着刑神鞭一脸冰霜的走出了隐匿空间,那样子颇像一个冷酷无情的女杀神。

    她的这份气势令围过来的四个人没敢立即动手,甚至都没敢采取全面包围的战术,而是呈扇形对峙的姿态停在了千丈之外。

    “道友是哪个门派的?”一个貌似头领的人发出询问。

    沈清冷冷的看着他们,俏脸上是一副傲然不屑的表情,沈清在临阵时从来不故作姿态,这就是她对这几个人的真实态度,如今她的修为已经恢复了,对付这样的四个人仅凭手中的刑神鞭就不至落败了,如果不是为了等坠儿再施展神通,她早就动手了。

    可她白等了,坠儿这本领还远未到随心所欲的程度,用这一次已经头疼得无法再凝聚意念了,所以他很快也从隐形空间内走了出来,不,应该说是冲出来的,确切的说是在两件灵宝飞出来后他才冲出来的,是他害得自己一方失去了先机,他得把这先机抢回来,否则陷入正面对战就要费周章了。

    这五个人就是被坠儿的神识给吸引过来的,坠儿的神识虽能及远但到了数千里外就显得比正常元婴中期修士的神识纤弱很多了,至少在别人的感觉中是这样的,这五个人谨慎的把他高估为一个元婴中期修士,所以在沈清现身时他们都是分出些心神准备应付他从暗中杀出来的,可没谁会料到这小子一出手就是两件品级颇高的灵宝,而且从灵宝被催动出的威势来看,把这小子的修为估计成元婴中期不是高估,而是低估了!

    在乌霆和玄水剑飞出来时,沈清的刑神鞭也挥了出去,三件高品级的灵宝同时发威,其间还夹杂了一声吞天的吼叫。

    意识到惹错了人的四个匪徒惊慌的催动起各自的防御宝物,在他们所列成的扇形阵营上一时爆出了各色耀眼光华,遭玄水剑攻击那人身前的光华最先消逝了,被斩成两半的身子边落边分离开。

    遭乌霆攻击那人以喷血的代价勉强挡住了乌霆的一击,没等他想好是该坚持撑下去还是立刻逃走呢,玄水剑的一道水波般玄奇锋芒已横斩过来。

    在玄水剑斩杀第二人时,乌霆已携雷霆之声刺向了正遭受刑神鞭攻击的一个匪徒,坠儿催动两件灵宝颇有点如臂使指的自如劲,心动则宝物动,这已经近乎是与器灵融合的最高境界了。

    沈清以一敌二显得游刃有余,一道道鞭影打得二人不但没有还手之力连逃都逃不了,她本可以把这两人打得更惨的,但因为怕坠儿那边应付不来所以留了几分余力准备随时接应坠儿,万没想到的是坠儿出手竟是这么的干净利落,用手起刀落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

    “住手!”沈清对坠儿发去喝喊,她片刻前还担心坠儿会拖泥带水的误事呢,此时却又嫌他出手太快了,不得不阻拦一下了。

    已经被刑神鞭打得气府欲裂的那个匪徒在乌霆的重击之下顿时了账了,坠儿在沈清的喝止下收了两件灵宝。

    沈清挥手打出一道禁制,把最后那个也已被打到吐血的匪徒锁住,然后用极为异样的目光看着坠儿。

    “我跟你说过我能同时催动两件灵宝。”坠儿被沈清看得有点不自在。

    沈清什么都不想说,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坠儿确实跟她说过能同时催动两件灵宝,可没说可以把两件灵宝都催动出巨大的威力。

    坠儿不是不想跟她说,可上次用两件灵宝连杀两个元婴中期大修士时沈清在闭关,就算没闭关他也不能去说,因为沈清知道后多半就不会让他陪绛霄出去融炼灵宝玄阿了,后来这事引发出了天谷三邪以及好几位大神通的出场,闹得他和绛霄差点把小命丢了,他就更不想跟沈清多说了。

    “这个……还留他干什么?你要审问一下?”坠儿指着最后一个匪徒,岔开了话题。

    沈清定了定神,面色严肃的吩咐道:“再试一次给我看,攻其气府,试试能不能灭杀其元婴。”

    坠儿看了一下那个满脸狠戾之色眼中却难掩恐惧之意的人,他觉得这些败类比妖兽更可恨,可杀,和寻易一样,坠儿对荒唐的“道义”是不屑一顾的,杀恶人时不会在乎他有没有还手之力,对该杀的绝不放过,所以他毫无负担的凝聚起意念对着那人的气府就是一下子。

    这匪徒也不知是前世欠了坠儿多少债,坠儿的攻击没能灭杀元婴,但令元婴和他的气府都遭到了重创,受伤的元婴在气府内左冲右撞疼得他脸上渗出豆大的汗珠,眼睛都向外凸出来了,如果不是沈清那道禁制的封锁,他能把自己的嘴唇咬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