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88章 那风暴其实就是它
    御婵那深重的疑心不是明蓝能消除的,这世上唯一能让她彻底相信的人已经死了,她能彻底相信寻易除了寻易的真诚外还因为他修为很低,构不成任何威胁,这是两个人的感情能发展起来的基础,明蓝就不一样了。

    “相信了你也没用,我心中有牵挂,不放下这个牵挂我的心不会安宁。”这既是个借口也是实情,她牵挂着转世的寻易,但在得知坠儿已进紫霄宫的情况下,这种牵挂也就没那么重了,倒是明蓝刚提到坠儿已深入险境让她的心又悬了起来,她恨不能立刻去保护坠儿,所以才说了那些挤兑明蓝的话。

    话题转回到了坠儿身上,明蓝诚恳的说道:“他如果真是奔这里来的,我必须得去阻止他,否则他最好的结局也只能是被囚困在这里,如果你想见见他的话,我可以把他带来,但必须得先封印了他。”

    “不必带他过来了。”御婵很干脆的说,她不能为此就让灵心族的人提前见到坠儿,略作停顿后,她云淡风轻道,“你想去阻止他就去阻止吧,但该来的终究会来,你留住我为的是确保灵心族的隐秘不外泄,但也得提防弄巧成拙,最后让你们灵心族落得个元裔族的下场。”

    明蓝不以为然道:“他不是个滥杀之人,这一点我是坚信不疑的,我们灵心族没有元裔族那么邪恶,他就算今后有了通天的本事,也不会作滥杀无辜的事。”

    御婵悠然道:“那是你还不了解他真正的本事是什么。”

    明蓝的目光闪动了一下,问道:“他真正的本事是什么?”

    御婵淡淡一笑,一张手,那朵淡蓝色的兰花就飞到了手中,她把花朵送到鼻端嗅了嗅,俏脸上露出迷人的陶醉之色。

    明蓝只得无奈追问道:“你指的是他交朋友的本事?”

    御婵看着那朵兰花如自语般轻声道:“是他自身,他自身就是一种神奇的力量,如青萍之末的那缕微风,看似不起眼,但任何风暴都要由它而起,在庸人看来,它是柔弱的,只有智者才明白它是最强大的,风暴不是它引来的,那风暴其实就是它,微风是风暴之魂,风暴乃微风之体。”

    明蓝微微皱起眉头,思考着这番话。

    御婵似乎讲的有点兴起了,把目光从花朵移到明蓝的脸上,“可以说他就是天道的一部分,也可以说他是近乎超然于天道的异数,你即便现在就把他带来,困在这里,他一样能掀起足以毁灭掉你们的风暴,这才是他真正的本事,顺之则得微风送爽之福,逆之则遭风暴临头之灾,用他最爱讲的宿缘之说来解释的话,就是他积下的福缘已经多到天道难以控御了,你毁灭他一次,他就变得强大一分,这是我对他的参悟所得。”

    明蓝不置可否的轻轻摇了摇头,她揣测不出御婵这话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在恫吓她,寻易很神奇这一点她承认,把其算作异数也不过份,一直以来她对寻易的评价都是很高的,可要说已经神奇到了御婵所讲的这地步,她不太相信。

    “这么说,你是不希望我去阻止他的?”

    御婵望向天边最后一缕余晖,以一种仿若洞察了天机的语气道:“我们对他的干涉越多,结果越难测。”目送那缕余晖隐去,她幽幽的轻叹了一声,转身用含着忧虑的目光看着明蓝,“上次听你说沈清、西阳、绛霄都聚拢到了他身边,我是甚感不安的,若有人言语不慎被他看破了转世轮回的隐秘,那他上辈子就白死了,他虽是个心地良善之人,但也是个至情至性之人,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个善于隐忍之人,缺少坚毅与耐性,这种人一旦感到绝望了,轻则自暴自弃,重则就要入魔道了,凭他的天资,若是入了魔道定然会掀起席卷修界的血雨腥风,他也就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

    说到这里她望向水晴洲所在方向,“越往上走越难,他爬到了异数的位置,已经比我们要高了,别看修为,他要想修炼到化羽级别绝不会太难,所以他所要面对的阻碍不在修炼上,老天会尽力在他没成气候之前把这个异数扼杀掉。”

    明蓝的目光闪动了起来,抓住这个论道的机会问道:“你认为老天是不能直接灭杀掉他的吗?”

    御婵沉吟着道:“我认为不能,天道是一套完整的法则,环环相扣,去掉任何一环,这套法则就会崩溃,在我们看来,世间有那么多人,随便弄死几个稀松平常,不会令天下失序,但以转世轮回和宿缘的眼光来看,死去的人还会回到世间,我们可以互相残杀,一笔笔的账目可以记得很清楚,宿缘增增减减但始终交织成网彼此牵连,如果老天杀人,就会把这张网弄出一个洞,这个洞不但无法修补,还会迅速扩大,与之相关的宿缘因失去依托而率先紊乱,即而波及开,天道也就崩溃了,所以我认为老天能作的最多是拨动网线,把要逃脱天道的人给网住,而不能直接除掉他,哪怕他身上只剩一根宿缘之线了,也不能斩断它。”

    明蓝以请教的姿态问:“依你的看法,只要了却了所有宿缘就能摆脱天道的束缚了?”

    御婵摇头道:“宿缘只是天道的一张网,显而易见的还有天地这张网,那就要靠修为去挣脱了,至于还有没有别的网我就看不清脉络了,但肯定还有,或许还会很多。”

    “你刚说他近乎超然于天道,可他的人缘极好,用宿缘深广形容亦不为过,远比不得你这牵挂极少的人,有这么多的宿缘绳索的缠绕他如何超然于天道?”

    “哼”御婵哼了一声后语气有了森然意味,“我牵挂少,可牵挂着我的人却多着呢,我若再次轮回,不知有多少人要来向我讨债,你感觉他宿缘深广,那是因为他的宿缘差不多就这些了,我是看的很清楚,这一世缠上他的人大多是上一世那些,我们历经千万次的轮回,你想想会沾惹上多少的宿缘?一般人只有越陷越深的份儿,能一点点消解宿缘的都是异数,自从悟通这个道理后我就极其怕死了,如果真死了……”她没继续说下去,如果真死了,寻易就是她脱离苦海的最大指望了,所以她得不遗余力的加深和寻易的宿缘,和这个异数紧紧连在一起,这是阻碍寻易脱离天道束缚的自私之举,她自然是不能说出口的,当然她更希望的是帮助寻易在这一世就脱离天道,那样寻易或许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帮她从宿缘之网中解脱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