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89章 什么是你自己?
    御婵对明蓝讲的这些大致八分真二分假,假的那部分就纯是为吓唬明蓝,真的那部分则确实是她近期的参悟所得,但参悟的对不对就只有老天知道了,她自己目前也不是十分坚信,之所以讲出来仅是因为这些东西很适合用来吓唬明蓝。

    明蓝当然不是那么好吓唬的,可一个化羽中期大仙妃参悟出的东西她自然是不敢轻视的,而且御婵说的很有道理,他们灵心族有追寻转世之人的神通,仅管用这项神通是犯忌讳的事,仅管这神通用起来并不是很灵验,但他们在这方面了解的情况也是比别的种族要多些的,正如御婵所言,寻易一转世就掉进了熟人堆里,这在他们所知的所有转世之人中算很特殊的,大多数人转世后都不会与上一世接触的人有过多牵连,甚至会生在一个与上一世完全隔绝的地方,与前世牵连较多的那些人也和坠儿这情况比不了,说他所剩的宿缘只有这些了似乎也说得通。

    事实上她们都高估寻易了,她们是没见到寻易在“轮回”中所面对的那一片繁多的图景,每一幅图景里面都包含着一串未了的宿缘,宿缘之网哪是那么容易挣脱的?不过御婵说寻易是个能一点点消解宿缘的异数这倒没错,相较于芸芸众生而言,他背负的宿缘算很少了。

    和御婵谈完后,明蓝决定先不去看坠儿了,这除了有御婵恐吓的原因,也有她自己的原因,上次与坠儿在地隙中相处的经历令她挺后悔的,初见长成小伙子的坠儿她挺失望的,觉得坠儿没法跟寻易比,其后因为多少看出了一点寻易的影子,令她又感觉这小子也不算差,这肯定是有爱屋及乌心态的,出于对寻易的爱恋,她是怀着再续前缘的心思的,既然这小子还不差,那就该等他成熟起来再相见最好,现在能不见就不见吧,御婵把他吹的那么厉害,不妨就试试看吧,真死了就死了吧,只当是让他长点记性了,也许再托生一回还能更像寻易一点呢。

    只要御婵说的是实话,宝藏中没有存放指引人来这里的地图,她就不担心坠儿能找过来,以路程来算,十程他目前连半程还没走到呢,是不是真奔这里来的还很难说,即便真是冲御婵来的,那等他走过五程再决定是否去阻拦也不迟。

    坠儿要是知道他敬爱的明蓝姐都想到让他再投胎的事了,不知会不会被气懵,可明蓝要是知道坠儿此刻在说什么,应该就会相信御婵所说的老天要铲除坠儿的话了。

    “我觉得吧……”坠儿眨了两下眼睛,隐隐有点不安,可还是接下去道:“我觉得咱们这具身体就是枷锁,一个极高明的枷锁,它不但限制了我们的行动,还能滋生各种欲望让我们沉溺,这一点在凡人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他们几乎全部的精力都用来伺候这具身体,衣食住行都是为了它,疾病、伤痛也是因为它,你想吧,人们活着就是为了它。”

    沈清皱起眉道:“我们就是靠这具身体活着呀,没了这具身体我们不就死了吗?”

    “对,所以我才说它是极高明的枷锁,花草比我们还惨,它们不但有形体,还要依赖土壤,我们还能走,它们却是动不了的。”坠儿觉得自己在激动之下说的有点乱了,摆摆手道,“不提花草了,我还没想明白它们的事,说回咱们的身体,这个枷锁是老天精心为我们打造的,可以把我们的命装进去,还可以把各种各样的东西装进去,比如性情,智慧,爱好等等等等,这让老天可以随意的摆布我们,可我们还得竭尽全力的照顾好这套枷锁,这很欺负人。”

    沈清的眉头又皱紧了些,“可我认为性情、智慧、爱好这些是我们自己的。”

    坠儿盯着她问:“自己是谁?什么是你自己?”

    沈清不加思索道:“父精母血引天地二魂,二魂衍命魂,这就是我们,我们自己。”

    坠儿摇头道:“天地二魂就已经是我们了,老天……”

    他刚说到此间,沈清察觉有异,忙用手堵住了他的嘴,可已经晚了,只在这眨眼睛,风起云涌间漫天繁星都被遮掩了,坠儿兄弟又把劫云给引来了!

    坠儿已有防备,迅速的把沈清装入了乾坤袋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天地二魂就是我们了,老天故意把它们设计成要靠身体这具枷锁才能融合在一起,好用这具枷锁来困锁住我们……”坠儿铁了心要把话说完,边带着沈清钻入那块大陆地的法阵边不停的说着。

    “别说了!这里避不开天劫!它跟进来了!”沈清惊恐的仰头望着上方,风云虽不能进入乾坤袋中,但法阵上方却出现了小一块充满危险气息的黑色空间。

    沈清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暗绿色的天雷就照着坠儿劈了下来,沈清此时已经催动起了坠儿给她的那件防御灵宝。

    暗绿色的天雷击在由五位大神通联手打造的防御法阵上,闪出了一阵五彩华光。

    坠儿面色发白的盯着那块诡异的黑色空间,他有点吓傻了,只有遭天劫的人才能体会到那是种怎样的恐惧,胆量在这时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就像面对神剑的刺杀,胆大与胆小的区别只是穿的衣服薄一点厚一点罢了。

    沈清是遭过天谴的人,她知道那滋味,在第一道劫雷劈下来时她就带着坠儿向远处避去,为了保护法阵,不能让劫雷劈在同一个地方,虽然法阵挡住了第一次雷击,但谁知道坠儿引来的天雷有多下呢?她现在是彻底服了坠儿了,算上小时候的那次天劫,人家这是第三次遭雷劈了,就冲这个她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沈清的身形甫动,第二道天雷就击了下来。

    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沈清拖着坠儿东躲西闪,坠儿则一直仰着头盯着那块紧追他们不放的黑色的空间,两个人的脸色都是煞白的,头脑也都是发木的,像两只被猎人追捕的小鹿,感觉下一刻就会被利箭射中。

    “你别想劈死我!”坠儿突然发出了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这不是勇气使然,而是被吓疯了,在沈清听来他的声音都变得陌生了。

    “别怕!”沈清也只能给出这么个简短的安慰了,她自己也怕得要死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