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90章 最后一道!
    “你别想劈死我!”坠儿近乎癫狂的再次大喊,随着这声喊叫,一道乌光从他的肋下飞出,要说坠儿兄弟可真是不含糊,虽然是被吓得肝胆皆颤了,但并没有完全丧失反抗的勇气,居然还有胆催动出乌霆发起了反击,当然这也因为法阵挡住了几次雷击让他看到了点希望,仅管头脑已然发木了,这反击只能算是出于本能的反应,但那也不容易了。

    乌霆枪尖上闪出的黑色雷霆只有寸许长,被吓的不住发抖的坠儿能把乌霆催动成这样已算不错了,接下来的一道天雷劈在了直奔黑色空域而去的乌霆上,坠儿的身子猛然一震,沈清感觉到坠儿的身子一下就变软了,也幸亏坠儿在惊恐中使不出太多的修为,否则反噬之力还会令他伤得更重。

    坠儿的“英勇”行为提醒了沈清,作为慈航仙尊的弟子,她当然早就知道劫雷是可以对抗的,可事到临头难免就手忙脚乱了,所以在坠儿发起反击后,她也催动出了一把飞剑。

    第六道劫雷劈中乌霆后就消失了,第七道劫雷劈中沈清的飞剑后直接把那柄品级颇高的飞剑化于了无形,有所减弱的雷光还是还是劈在了坠儿头顶上方的法阵上,沈清闷哼了一声,虽是受了些伤却不算太重,她一旦醒悟过来就对付雷劫的那些知识就都想起来了,坠儿是使不出多少修为,她是故意没使出太多修为,她清楚自己没有对抗劫雷的能力,勉强出手只为给法阵减轻点负担。

    人是需要互相激励互相感染的,沈清这一出手,处于癫狂边缘的坠儿勇气陡增,在这股勇气的支撑下,他又把被天雷击落的乌霆催动了起来。

    “你住手!”沈清很清楚,坠儿这么拼下去必死无疑,情急之下封了坠儿的灵力。

    失去灵力控御乌霆去势虽骤缓了下来,但还是迎上了第九道劫雷,暗绿色的雷光劈出了一片黑色的光茫,乌霆的枪身崩散于无形,这件品级颇高的灵宝就此毁掉了,但它挡住了这道劫雷。

    “你别出手了!”沈清松开了对坠儿灵力的封禁,带着他向靠近小块陆地那一端飞去,坠儿跟她讲过这两片陆地的秘密了,万一这边的法阵扛不住了,她就得保住着坠儿逃向逍遥仙君打造的那片陆地,虽然那边的法阵是只有坠儿才能进入的,但天雷只劈坠儿,自己的安全倒不用担忧。

    坠儿此刻不再盯着天雷了,而是在看一条被暗绿色雷光包裹着的黑色细线,那条黑色细线在法阵上方盘曲扭动着,那是乌霆的器灵,通常情况下灵器毁了器灵也就消散了,可乌霆的器灵却在与天雷的纠缠中神奇的保存了下来,坠儿能通过心念感受到器灵正承受着痛苦的煎熬,这是他害的,所以他难过的用心念抚慰着器灵,怎么也得送这个替自己挡了一记天雷的灵物最后一程。

    在坠儿安抚器灵的时候,沈清又损失了两件法宝,消减了两记天雷的威力,仅管是谨慎出手,但她的嘴角还是淌出了鲜血。

    已降下九道天雷了,乌霆挡下了两道,剩余七道都击在了法阵上。

    沈清此刻手中拎的已经是刑神鞭了,她没有合适的宝物可用了,刑神鞭是持在手里使用的灵宝,用它来抵挡天雷必遭致命的反噬,这是不能轻易出手的,她拿出刑神鞭只是提前作出最后的准备,接下来就要看还有多少道天雷与防御法阵是否能抵挡得住了,拒她的估算,自己的那件灵宝也许只能挡下一道天雷,而且自己还得付出受重创的代价,如果在下一道天雷击下来前不能送坠儿到相隔千里的那块小陆地上,自己只能冲上去用刑神鞭替坠儿挡住那道天雷了,这是必死无疑的,她做好了准备却不敢过多的去想,她可以为坠儿付出性命,但过多想这件事她怕自己会迟疑。

    为了分散心思,她对坠儿道:“如果需要逃到那边去,你一进去就潜到那座山的中间去,这应该能管点用。”

    坠儿没吭声,他的目光从器灵那边又移到了天雷生发处,此时那块黑色的空间闪出了暗绿色的光茫,看样子第十次雷击比前九次都要强,坠儿的心剧烈的跳动着,恐惧已经到了极限,希望开始萌发了,他似乎能预感到这是最后一道天雷了。

    “最后一道!”坠儿把心中的预感喊了出来,同时催动出了玄水剑朝上方斩去。

    沈清没有阻拦,她也注意到了那块黑色空间呈现出的新变化,既然是最后一道,那理该拼一下,她把那件灵宝催动到了极致,手中的刑神鞭也闪出了月白色的光华。

    第十道天雷在二人的町视下劈下来了,此前的雷光只有胳膊粗细,这一道足有大腿粗细,玄水剑发出的波纹迎上了雷光,圆柱状的雷光如同被吸附了一般,形成了一片十余丈长三十余丈宽的暗绿色的光幕,逆着波纹击到了玄水剑上。

    坠儿狂喷了一口鲜血,在晕过去的最后一刻对乌霆的器灵发去了一道心念。

    沈清顾不得管坠儿,在这电光火石间她也来不及管坠儿,只一门心思的死命催动着自己的那件灵宝,她看到了乌霆的器灵带着一身的暗绿色射向了玄水剑,但紧接着雷光就在防御法阵上击了刺目的光华,她发狠的挥起刑神鞭向上迎去。不能等雷光击在防御灵宝上再出手,那就来不及了,她宁可自己伤得重一点也得保住坠儿。

    刑神鞭击空了,沈清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两眼发直的看着上方,那块黑色的空间消失了,法阵挡住了最后一道天雷,过了足有三息她才从惊恐中缓过神了,忐忑的查看了一下坠儿状况后觉得问题不算太大,遂把他弄醒,取出一颗疗伤的丹药塞入他的口中,然后自己也服了一颗。

    坠儿醒来后用暗淡的目光看了一下上方。

    “咱们抗过去了。”沈清的眼神还是有些发直。

    “送我上去……”坠儿望着悬在空中的玄水剑用虚弱的声音说。

    “那上面还附着天雷呢,你不能过去,也别把它收回来。”沈清抓紧了坠儿的胳膊。

    “那就送我靠近些。”坠儿说完就闭上了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