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91章 你又被劈到了?
    为了施放宝物替防御大阵抵挡天雷,他们本就离法阵只有几十丈的距离,沈清带着坠儿来到了紧贴法阵的地方,而玄水剑则悬停在距法阵百十丈远的地方。

    此时的玄水剑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暗绿色的雷光像是个蚕茧包裹着它,里面不断闪着光华,应该是在攻击器灵,沈清觉得这件灵宝肯定是保不住了,被这么强悍的天雷击中而没有立即消于无形除了这件宝物品质非凡外,最主要的应该是水属性在对抗雷电时起到了些作用。

    她知道坠儿肯定是在用心念感知器灵的状况,仅管坠儿这个时候更应该疗伤,可她没有拦阻坠儿,一旦与器灵融合了,那份感情可比养个小猫小狗深的多,器灵如果灭亡了,主人也是要受不小损伤的,坠儿极力挽救器灵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她现在很替坠儿担心,遭反噬所受的伤还好说,可如果接连灭了两个器灵,这份损伤就不好预料了。

    她忐忑的看一阵坠儿看一阵玄水剑,心中也在为两个人所走的这条路而犯愁,虽然对凶险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可这动不动就引来雷劫也太要命了,看来以后只能躲到深深的地下去谈论道法了,那能不能管用还要两说呢。

    过了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坠儿的嘴角开始淌血了,那血的颜色比平常流的鲜血要鲜艳一些,这是心力消耗过多的现象,沈清只能干着急不敢打扰他。

    又过了一阵,坠儿张口喷出了一口血雾,随即睁开了眼。

    “先疗伤吧。”沈清担心的劝。

    坠儿一声不吭取出了大师姐给他炼制的“地火灵龙”。

    “你不能再受伤了!”沈清抓紧他的胳膊,随时准备封住他的灵力。

    “我知道。”坠儿虚弱的答了一句后对着地火灵龙看来一阵然后就把它收了起来,又取出了那柄轻灵的长刀一把晴雨给的飞剑,比较了一下后,他把飞剑交给沈清,“照着玄水剑剑尖处斩,小心点,催动出去后就后别管了。”

    沈清看了看那柄品级不低的飞剑,这也是件水属性的法宝。

    坠儿又叮嘱道:“退远一点,比刚才迎击天雷还要谨慎,现在差不多是三个天雷聚在一起了。”

    沈清抿了下发白的嘴唇,她很想劝坠儿放弃玄水剑不要再做无谓的努力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带着坠儿向后退出百十丈后,她把那柄飞剑催动了出去。

    飞剑一出防御法阵沈清就收了灵力,这够谨慎的了,可还是迟了,暗绿色的电光在飞剑刚出法阵时就窜了过来,飞剑瞬间就化于了无形,而沈清未来得及收回的最后一点灵力和神识也被击散了,她那本就没什么血色的俏脸又是一阵发白。

    坠儿在沈清出手前就闭上了眼睛,沈清这边还没缓过劲来呢,他就把那柄长刀递了过来。

    沈清没接长刀,无语的站在那里。

    坠儿睁开眼,看向沈清道:“你又被劈到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沈清木然看着法阵外的玄水剑道:“我已经很小心了,我看就算了吧。”

    坠儿咬着嘴唇想了一下,收起那柄长刀道:“先疗伤吧。”

    沈清暗自松了口气,带着他落回到地面上,她边运转灵力吸收那颗丹药的药力,边留意着坠儿的状况,她知道坠儿没死心呢,果然,只过了一盏茶工夫坠儿就支撑着悄悄向上飞去,圆球形的防御法阵最高处距地面有七百多里,他们虽处于陆地的边缘处但距上部的法阵也有两百多里远呢,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坠儿无法用心念与器灵沟通。

    沈清暗叹了一声,无奈的追上去把他送回到法阵的边缘。

    坠儿一脸难过道:“我不能就这么放手不管,但你放心,我不会作出鲁莽之举的。”

    “那你就尽了这份心吧。”沈清说完就闭上了眼作运息疗伤状,这是怕坠儿再打她的主意,为这个冒险太不值得了,玄水剑肯定是保不住了,这个忙她不想帮了。

    坠儿这次说话挺算数的,只是闭着眼使用心念,没有作出什么危险的举动,嘴角也没再淌血,而且在疲惫到不行时也懂得休息一会。

    如此过了两天,沈清恢复过来了一些,可坠儿脸上还是毫无血色,看起来挺让人担忧的。玄水剑还是老样子,只是里面闪动的光华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

    沈清有点感到有点诧异了,玄水剑的器灵居然能在天雷的包裹中坚持这么长时间,难怪这件灵宝如此强悍,第三天,趁坠儿睁开眼时,她问道:“怎么样?器灵还在支撑吗?”

    身心俱疲的坠儿苦涩道:“还是不行,跟它们商量点事太难了,也不知它们是难以理解我的意思还是不愿按我说的作,我太累了。”

    “它们?”沈清困惑的看着坠儿。

    坠儿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像个稀软的面团似的靠在沈清身上,改用神念道,“是玄水剑的器灵和乌霆的器灵,玄水剑的器灵似乎是知道乌霆的器灵是来帮它的,所以把乌霆的器灵给保护起来了,但又存有戒心,怕乌霆的器灵鸠占鹊巢,乌霆的器灵也确有此意,但这玄水剑并不适合它栖身,我觉得,它如果不和玄水剑的器灵融合根本就没法在玄水剑中存活,而不借助它吸收天雷的话,玄水剑的器灵也无法摆脱困境,我一直跟它们讲这道理,可它们就是不肯按我说的作。”

    沈清的眼越睁越大,乌霆的器灵居然还活着,这很出乎她的预料,坠儿竟然想让两个器灵共居一件灵宝中,这更是闻所未闻的异想天开,也只有能与器灵进行良好沟通的坠儿才能发此奇想,原来他在忙活着跟两个器灵作商量,难怪会累成这样,但这怎么可能行得通呢?

    “灵器与器灵是相辅相生的,乌霆的器灵不可能在玄水剑中生存吧?”沈清对炼器之术研究的不多,但这个道理连坠儿都知道,她不知坠儿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坠儿解释道:“它们两个此刻就在玄水剑内,玄水剑的器灵把乌霆的器灵护住了,只要保持这种状态乌霆的器灵就能存活,我一直尝试着让乌霆吸收天雷,以此取信于玄水剑的器灵,可这对乌霆的器灵来说挺难的,需要一点点的来,玄水剑的器灵却很急躁,我真担心它们会因彼此不信任而出乱子,那样的话它们俩就都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