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92章 我没叫醒你
    沈清怔怔的看着坠儿道:“那……那再扔几件宝物消耗一下天雷可行吗?”

    坠儿苦着脸道:“如果把天雷消耗掉了,玄水之灵估计立刻就会收回对乌霆之灵的保护,那乌霆之灵就死了,而且寻常宝物根本消耗不掉多少天雷,把咱俩所有的宝物都扔出去也不够劈的。”说到这里,坠儿眼中流露出哀伤之色,“我当时取宝物迎击天雷时没多想,只想乌霆与天雷相似,就把它催动出去了,现在看来要是先用玄水剑或许会好些,等天雷附在玄水剑上再用乌霆吸收天雷就不会有这麻烦了,乌霆替我挡了两道天雷,我必须得尽力保住它。”

    沈清劝慰道:“你当时又不知道玄水剑能吸附天雷,别想这些了,能保住它们就尽全力保,实在不行也别太勉强了,你现在的状况不宜再强撑了。”

    “现在是最紧要的时刻,我不强撑哪行啊。”坠儿的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看向玄水剑。

    沈清沉下脸道:“你融炼灵宝容易,它们灭消了想来你受得损伤也不会太大,说到底这不过是两件灵宝而已,你有那么多大神通眷顾,灵宝对你来讲算不上有多难得,不值得这么拼。”她不得不说如此口冷的话了,坠儿的状况令她太担忧了。

    坠儿沉默了,他在乎的不是灵宝,是那两个舍死保护了他的器灵,在催动乌霆和玄水剑应向天雷时,他能感受到两个器灵的恐惧,可它们还是按他的吩咐迎上去了,虽然器灵的灵智低,不懂什么舍己为人,不懂杀身成仁,但它们是懂感情的,正是因为他能更深入的与器灵交流,是以他对灵宝的融炼与其他人有所不同,别人是与器灵融二合一,他却是把器灵当朋友的,舍弃自己的一条胳膊那是自己的事,可舍弃朋友就关乎良知道义了,把两个器灵害成这样他已经够难过了,现在哪能说舍弃就舍弃呢?

    坠儿的沉默令沈清也无话可说了,再说下去坠儿对她的为人就该有看法了,她当然知道坠儿这么拼命的救器灵是出于悲悯之心,而非舍不得两件灵宝,他上辈子就有把仙宝送人的胸襟,灵宝都不知送出去多少件了。

    老天不会让一个人过份强大,每个人都是有致命缺点的,或许坠儿说得对,性情,智慧,爱好这些并非是自己的,而是老天给装进这副皮囊里的,坠儿的缺陷就在于情感被装的太多了,比寻易的那份还多。亦或是那些东西是初始之时给装进灵魂里的,一世世的传承演变,因际遇的不同导致了大家各自成了不同的样子。

    “自己是谁?不是这具躯体的话,是灵魂吗?”沈清继续思考起被天劫打断的话题,守在坠儿身边她可以放心的进行思考,大不了让坠儿再救自己一次就是了,反正那对坠儿来说比摆弄那两个器灵容易多了。

    苍茫荒凉的海山域中,一座平常无奇的山峰上,孤零零的摆着一个乾坤袋,而在这乾坤袋中却上演着一出别样紧张危险的小戏,对器灵,对坠儿,乃至对沈清,此刻都是游走在生死边缘的,这是他们至关重要的时刻,可对天地而言,他们只是在一个乾坤袋中的小生灵。

    又过了五天,坠儿耗到油尽灯枯了,想撑也撑不了了,他陷入了昏迷。

    在坠儿昏过去的那一刻,沈清长长的松了口气,也只有昏迷能化解这局面了,此前她无数次的想出手把坠儿封印起来,可又怕会给坠儿留下终身的遗憾。他自己昏过去最好,沈清不但不会唤醒他,还会趁机下点黑手,让他多昏迷两天,这样坠儿算对两个器灵尽心了,她也算对坠儿尽心了。

    坠儿昏迷后不久,天雷形成的暗绿色光茧里就不在有光亮闪动了,沈清在内心叹了口气,坠儿已经跟她说过了,那闪光不是天雷在攻击器灵,而是乌霆的器灵在吸收天雷,此时不闪了表明乌霆的器灵要在玄水剑内造反了,沈清在无奈中倒是盼着这一刻能早点到来的,一切都无可挽回了坠儿的煎熬也就能结束了,

    沈清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暗绿色的光茧,希望能看清乌霆之灵灭散时的动静,等坠儿醒来后好展示给他看,算是有个交代。

    这一等就是一天,难道乌霆之灵已经灭散了?在器灵灭散这方面沈清还真没太多的见识,一般它们都是随着灵宝的损毁而消亡的,这种灵器损毁而器灵独存的情况太少见了。

    第二天又等了大半天,光茧还是毫无动静,沈清不想再等了,她这些天也够疲惫的了,遂带着坠儿回到了地面上,把坠儿安放好,她刚要打坐,忽然察觉到光茧那边闪动了一下,她仰起头看着数十里高空处悬着的光茧,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光茧又闪了一下。

    “你们两个若能不负他的这番辛苦是最好的。”沈清在心里默默祷告,但再等下去光茧又没了动静,她无法判断之前闪的那两下是乌霆在吸收天雷,还是两个器灵在争斗,她不想再看下去了,按理现在是该把坠儿唤醒的,可为了坠儿的身体着想,自己就装个糊涂吧,如果乌霆之灵最后死了,这事也就不能跟坠儿提了。

    沈清进入了调养状态,不再去关注玄水剑那边的情况了,两天之后她睁开了眼,自己下的黑手自己有数,坠儿到这时差不多该醒了。

    在唤醒坠儿前,她先看了下玄水剑那边的状况,似乎是没什么变化的,光茧还是静悄悄的悬停的在那里,等了一阵也没见有闪动出现。

    唤醒坠儿后,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的说:“你昏过去了,我没叫醒你。”

    经过四天的昏迷,坠儿那暗淡的眼神有了些光彩,明白了沈清说的是什么后,他顾不得答话就像是被蝎子蛰了似的朝上方窜去。

    沈清跟了上去,口中说道:“你昏过去后它里面又闪了几下。”

    坠儿急急的对沈清摆了摆手,示意她别打扰自己,沈清知趣的闭上了嘴,观察了一下坠儿的脸色,也不知他一会会不会怪罪自己,这是没办法的事,赶上这种情况自己只能充当那个恶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