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94章 它们都怕天雷
    失去了乌霆之灵,坠儿难过了两天就缓过劲来了,毕竟他融炼灵宝的方式与寻常人不太相同,确如沈清所料,他的损伤不怎么重,主要是情感上的悲痛。

    乌霆之灵的消亡虽让坠儿从无谓的努力中解脱出来了,可这不但没有令局势好转,还令他们失去了对付天雷的一种手段,仅管乌霆之灵吸收天雷的速度慢到让人看不到希望,可那至少是种能用的手段啊,现在他们俩面对天雷几乎可说是束手无策了。

    沈清显得挺镇定的,整天除了对着天雷参悟就是思考坠儿讲的身体乃枷锁之说,她的镇定是有来由的,因为在她心里还有一个对付天雷的最终手段,那就是让玄水器灵去攻击天雷,如果玄水剑毁了,那天雷就无所依附了,到时它应该会劈向坠儿,防御法阵和自己的那件防御灵宝能否挡住天雷的最后一击就只能看命数了。当然,让玄水器灵攻击天雷这事只能让坠儿去作,也只有他能作,所以现在提这个还不是时候,需要等在乾坤袋中滞留一两年的时限将到时再说,她相信坠儿也是能想到这最后一种手段的。

    坠儿可就没沈清那么镇定了,他是乾坤袋的主人,沈清和玄水器灵的性命都在他手里呢,没有好的手段对付天雷他就得把主意打在这乾坤袋上,争取能参悟出点有用的东西来,可参悟这种事最关键的就是心境,怀着急切的心情去参悟注定不会有效果。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流逝着,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这天,坠儿正眼望着光茧发愁,沈清飞过来道:“你应该感到了身体在变虚弱吧?我已经感觉到了,你应该比我更糟糕。”

    “这身体就是我们的枷锁。”坠儿的眼睛依旧看着光茧。

    沈清心头一紧,拉了拉坠儿的衣袖道:“你还说呀?!这次天劫都没过去呢,再引来一次就必死无疑了!”他们俩这一年来皆刻意回避着引来天劫的那个话题,坠儿这是愁得发急了。

    “小云朵、小猴子、我剩下的最后一件灵宝地火灵龙,它们都怕天雷,我用意念攻击它也丝毫不起作用,你说还能怎么办呢。”坠儿转过头,紧皱愁眉看着沈清。

    沈清觉得是时候了,遂面色沉静的迎着坠儿的目光道:“再耗下去我们就更没有力量对付它了,考虑一下让玄水之灵对天雷发起攻击吧,这是唯一可能奏效的手段了。”

    坠儿沉默了一会才道:“再等等吧,容我再想想办法。”

    沈清没再说什么,但从第二天起,她就开始朝光茧扔石头了,扔几块就回去调养一下,然后继续扔。

    坠儿明白她这是为最后的行动作准备,这种消耗对光茧来说虽微乎其微,但能消耗一点是一点,沈清这么作也是一种无言的表态。

    五天后,坠儿也跟着她扔起了石头,这也是坠儿的表态,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了,不得不说沈清虽没有劝人的伶牙俐齿,但她能用行动把自己的智慧表现出来,这有时比言语更有力量,坠儿就是受不得她这无言的催促才不得不有所表示的。

    两人扔了四个多月的石头,这一天坠儿止住了沈清,让她好好去调养这一段遭受的伤损,沈清明白最后的时刻快要到了。

    在沈清调养期间,坠儿默默的守着玄水剑,如此过了一个月。

    “我差不多恢复过来了。”沈清再次来到坠儿身边时,看到他的面容已有明显的灰败之色,看来在此只能待一两年的说法是很靠谱的,她自己也觉得在迅速的衰弱。

    “拖累你了。”坠儿满怀歉疚看着沈清,行动的结果不容乐观,他这话令气氛有了诀别的意味。

    沈清微微一笑,坦然道:“说这个就没意思了,当初我带你从南靖洲出发去寻找灵心族时就已经作好把你拖累死的准备了,咱们俩不用说谁拖累谁的话,因为咱们俩走的就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

    坠儿对着沈清看了一会,伤感的叹息道:“我还是不赞同你如此执迷于大道,可你就是这么个人,不让你去追求大道你就找不到活着的趣味了,你确实是没有归途的,我对此颇感无奈,我舍不得你,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可又知道咱们注定会分离,我能作的只能是尽量陪你多走一段路,我是很为你担忧的,一想到你终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前行,我心里就很难受。”在这生死未卜的时刻,坠儿说出了埋藏在心里的话。

    沈清搂住了坠儿的腰,把自己贴在了坠儿身上,不用坠儿说出来她也知道坠儿对自己的情感有多诚挚,她想坠儿的这份歉疚应该也是包含了寻易的那份的。

    无言的相拥了一阵后,沈清放开坠儿,笑道:“怕我孤单就尽量陪我再走远些,我也舍不得离开你,该说的说过了,下面咱们该全力以赴的面对这次劫难了,以后的事等活着出去再说。”

    坠儿默默的取出了小猴金坠,抚摸了一下后就把它抛向了下面的小山,“它十分惧怕天雷,就把它留在这里吧。”丢完金坠,他又取出了灵宝地火灵龙,把它扔向另一座小山,“它也是不敢对抗天雷的,我帮乌黑杀了它,也该给它留条生路。”

    见坠儿又拿出了两个丹炉,沈清忧心的拦住他道:“你这样可不行,咱们得鼓起最强的斗志,你得打起全部精神来,如果一切发生的太快,来不及反应也就罢了,可要是能有机会的话,在我撑不住的时候你得果断的尝试逃出去,然后立即放我出去,要做好这些需要有强大的求生欲念,我的命可在你手里攥着呢。”

    坠儿深吸了口气,然后把它用力的呼了出去,目光闪亮起来道:“我明白,放心吧,我不会轻易让它把我劈死的,等我有了二师姐的那份修为,看老天还能有什么手段对付我!”

    沈清欣慰道:“这样就对了,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你今生还有许多事情要去作呢,如果死在自己的乾坤袋里,那你这辈子就活成个笑话了。”

    “哈哈哈……”坠儿的大笑有点刻意,在这种时候他没法不紧张,不忐忑。

    “准备好了咱们就行动,记着,别心软,玄水之灵发起的攻击越猛烈消耗掉的天雷就越多,现在不是怜惜它的时候。”

    坠儿面色严肃的点了下头,这个决心他早下过了,虽然心里不好受,可这是没有办法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