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95章 我确定有什么东西
    “咱们一人留个玉简吧,万一真没能出去,下一个得到这件仙宝的就是咱们的有缘人了。”

    这个颇让人泄气的提议令沈清不悦的看着坠儿,“我没什么要留下的,你要想留自己留吧。”

    “那……那我也不留了。”在沈清的目光瞪视下,坠儿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

    “你到底还能不能准备好?”沈清又是无奈又是起急。

    “你别着急,这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咱们得从容点。”坠儿说完两眼望向远方似乎在怀念着这个世界。

    沈清不再催了,自己是个了却了诸般牵挂的人,什么时候赴死都是可以无怨无悔的,坠儿则不同,让他留恋的事情还很多,他的生命才开始不久。

    过了有小半个时辰,沈清觉得差不多了,遂道:“可以下定决心了吧?”

    坠儿迟疑着道:“我感觉……这里似乎还有生灵。”说这话时坠儿缓缓移动着头,向远处搜寻着。

    “果真吗?”沈清怀疑他这是还想拖延时间。

    “感觉真有。”坠儿的眼神中显露出了不安之色。

    沈清心底有点发毛,暗想难道是勾魂鬼来了?鬼能进入这个乾坤袋吗?

    “好像……那边。”坠儿用手指了一下,然后就闭上了眼睛用心念感知起来。

    沈清微微打了个冷颤,拎着刑神鞭紧紧盯着坠儿所指的方向。

    “我确定有什么东西,好像不是人。”坠儿一边感知一边向沈清通报。

    沈清咬紧了银牙,心中充满了难知福祸的紧张与忐忑,能够进入这个乾坤袋的东西估计不是他们能应付的了的,只能期盼它是善非恶了,因为天劫未过,天雷还在眼前的缘故,她竟然有点激动的猜测来的会不会是老天,亦或是其派的使者,仅管那样的话坠儿和她肯定都活不了了,可她还是有点兴奋,如果能亲眼看到老天那死得也不屈了,要是能再允许她提两个问题就更好了。

    想到此处沈清把乱飘的思绪都给拉了回来,暗骂自己太糊涂,老天哪会回答她的问题呢?那不就是泄露天机吗?他们俩现在不就是因为探寻天机才落得这么个下场吗,老天恨不得他们俩早点死才对,自己真是想大道想得迷了心了。

    “它朝咱们这边来了,我觉得……”坠儿显然是有什么拿不准的事,话只说了一半。

    沈清大气不敢出的看着坠儿,坠儿这半句话说得让她太揪心了。

    在沈清的焦急等待中,坠儿紧皱眉头的睁开了眼,“我感觉它有点熟悉,可又感觉它对我是有敌意的。”

    “那到底是什么?”沈清的心在怦怦的跳,但脸上还保持着镇静。

    “我想不起来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很奇怪,很……”坠儿说到这里眼神猛地一闪,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是乌霆?!可它怎么……!”

    “乌霆之灵?它没消亡?”沈清被弄糊涂了,按理说乌霆之灵有没有消亡这事,作为主人的坠儿是不该弄错的,也不会弄错。

    坠儿顾不得回答,忙又闭上了眼睛用心念感知了起来。

    不久,沈清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她看到那东西了——一条细长的黑线,看起来正是跑得无影无踪的乌霆之灵,不过它现在有了变化,跑走时它外面裹着一层雷光,里面还有一层若有若无的水波状东西,如今外面的雷光不见了,水波状的东西还在,而且它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大小形状没什么变化,但黑色中偶尔会闪动出一点暗绿色的光华。

    一般来说器灵是不能随意用神识查探的,因为它们太危险了,受到神识的骚扰很容易发起攻击,想查探话必须得极其小心才行,沈清查看过坠儿的这件灵宝,很清楚这器灵有多强大,现在不用拿神识查探只凭感觉就能判断出它比以前更强大了,用眼睛看着它都令沈清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

    以沈清的见识来判断,应该是乌霆之灵在吞噬了太多天雷后发生了异变,有些器灵是能成长的,发生异变的情况虽比较罕见但也是有的,尤其以噬魂类的器灵居多,可以解释为灵体间的夺舍,或是强大的一方反客为主了,坠儿先前既然认为这器灵消亡了,那它从那时起就不再是乌霆之灵了,这种强烈的异变令它不再认坠儿这个主人了,或者是把融炼的效果全部消除了。

    坠儿还能重新让它认主吗?沈清对此颇感担忧,仅管此刻是不宜打扰坠儿的,可她还是不放心的提醒道:“对它得小心点,它可是含有天雷的,弄不好它会攻击你。”

    坠儿闭着眼微微的点了下头,沈清咬紧了嘴唇,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别再多说了,要相信坠儿,可坠儿那软得跟烂泥一样的心让她真没法不担忧,相比之下满肚子心眼的寻易就能让她感到十分的踏实了,寻易是不会轻易吃亏上当的,坠儿还太稚嫩了。

    随着那条黑线的靠近,沈清紧张的不敢多想了,她催动起防御灵宝,盯着黑线缓慢的飞向包裹着玄水剑的光茧。

    “走!它不想让我们待在这里。”坠儿说完拉起沈清就向远处飞去。

    “你觉得能重新收服它吗?”沈清关切的问。

    “不好说,天雷让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无论如何我也得把紧要的事情跟它说清楚,不借助玄水剑存身的话,它活不成。”

    说话间,二人落到了一座小山上,各自仰着头观看上面的情景,没过多一会,光茧闪出一道细细的雷光劈向了黑线,黑线随即带着重又罩了一层的雷光逃开了。

    “它这是在故意吸引天雷劈它呢吧?”沈清扭头看着坠儿问。

    “嗯,我看也像,不知它是为了救玄水之灵还是为了吞噬天雷。”

    “走,咱们趁机过去,你跟玄水之灵谈谈,让它帮你说两句好话。”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刚落到小山上的两个人又飞了回去。

    时间宝贵,这回沈清一句话也不说了,手里攥着防御灵宝全神戒备的守护在坠儿身边,坠儿也不敢耽搁的立即用心念和玄水之灵谈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