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697章 你们三个傻子去谈吧
    沈清从来没感到过如此的——毫无用处,从小到大她一直是带着天之娇女的光环行走的,即便是跟着师尊去听别的大神通讲道,大家也会高看她一眼,不管在什么场合她都不会被漠视,可现在她深深的感到自己无用了,在决定命运的时刻,她却只能无所作为的袖手旁观,这种感觉令她很不舒服,可有什么办法呢,坠儿就是比她神奇,想不服都不行。

    此时,游动的黑线放出了第一道电光,细如发丝,一闪即逝,不像是攻击,很像是在做着某种试探,沈清摒住了呼吸,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黑线。

    第二道电光!第三道电光!

    还在继续试探,沈清猜测着它在打什么主意,猜测着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变化。

    这局面太令人紧张了,却又极其的诡异,比之山呼海啸的大场面还要令人感到胆战心惊。

    比这更让沈清不安的是坠儿脸上的表情,不管是愠怒、着急、气愤亦或惶恐等表情沈清都能接受,可坠儿的表情却是最令她忧心的悲悯,这表明到了这个要命的时刻坠儿还在受感情的左右,还在念着与乌霆之灵的旧情。

    第四道电光!这道电光没有像前三道那样一闪而逝,它像黑线生出的一条细细触手般缓慢移动着,尝试着去接触玄水剑的剑身。

    黑线要和玄水之灵正面相对了!沈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而在这最紧要的关头坠儿却睁开了眼,停止了与两个灵物的交涉,沈清看到坠儿紧盯着黑线与玄水剑,那样子也是充满紧张和忐忑的,看得出他是不得已才停下来的。

    只能听天由命了,沈清这下反倒没先前那么紧张了,她握住了坠儿的手,传神念安抚道:“事不可为就坦然面对吧,放平心境,准备应对不测吧,咱们还有法阵可做倚仗。”

    坠儿传回神念道:“我不想强逼玄水之灵发起攻击,我赌的是这新灵体不会欺压玄水之灵,所以得给它们俩一个安静的接触机会,只要它们俩能和睦相处,事情就好办了。”

    “嗯,咱们等等看。”沈清没再给坠儿什么建议,接下来她也不准备发表什么意见了,既然交给坠儿处置了,那就全凭他拿主意吧。

    “它要真敢忘恩负义的欺负玄水之灵那就是自寻死路,道理我都跟它讲明白了,它自己要是找死那就是活该了。”坠儿又传去了一道神念,这就是些废话了,他是太紧张了。

    “放平心境,只管相信自己的感觉,遇到这种情况没人能比你作得更好了,我相信你的选择不会错。”

    坠儿的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沈清的这个劝慰对他很起作用,他需要沈清的理解与支持,因为他的主要压力就来自于此事关系沈清的生与死。

    黑线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消失的,两个人随之握紧了对方的手,皆紧张的盯着玄水剑一言不发。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玄水剑那边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沈清缓缓的扭头看向了坠儿,坠儿微微摇了下头,示意不准备用心念去感知两个灵体的状况。

    沈清遂带着坠儿小心翼翼的向下落回到了小山上,既然要等那就躲远点等吧,没了他们两个在边上,两个灵体能更踏实些,结果能来的更快些,这种紧张的气氛她虽是能承受的,但坠儿恐怕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她得尽量帮坠儿保持冷静。

    两个人虽然都没说话,但心里都在盘算着可能出现的结局,在沈清看来,两个灵体拼个同归于尽就是上好的结局了,而坠儿盼望的最好结局是二者都能活下来,至于最坏的结局二人的看法是一样的,那就是黑线压服了玄水之灵,占据了玄水剑,其实二者就这么僵持下去对他们都是致命的,不能尽快出去的话,他们俩很快就会因衰弱而死。

    一天,两天,三天,两个人一直仰着脖子朝上看,也就仗着他们是修士,换凡人脖子早断了。

    坠儿安慰沈清说:“他们两个灵智不高,谈点事肯定不会那么容易。”

    沈清摇摇头又点点头,确实如坠儿所言,傻乎乎的生灵的交往常会走极端,要么是一拍即合,没道理的就成了不离不弃的生死至交,要么就互相无视对方的存在,得靠一些机缘才能把它们凑在一起,现在的状况令沈清感到不太乐观。

    第四天终于有了变化,黑线又回到了玄水剑外,一出来它就放出了几十道触手般的细细黑色雷光,那些雷光越来越长,很快就像黑色蛛网般网住了玄水剑,而它自己则像蜘蛛般在黑色的细网上慢慢的游走起来,黑色的网丝无规则的不时闪动出暗绿色的光华,让人能感受到极其危险的气息。

    “我看不太好。”沈清想说的是坠儿该插手了。

    坠儿也觉得不太妙,这怎么看都像是黑线在对玄水之灵动手,“你什么都不要作。”坠儿说完就闭上了眼,现在相距不过数十里,不用上去他就能用心念与两个灵体沟通了。

    不知坠儿跟人家说了什么,只见那张细丝黑网猛然绽放出了难辨黑绿的光茫,既有黑色光茫又有暗绿色光茫还有二者混杂出的黑绿色光茫,最外面那层未被吸收的天雷也闪动了起来。

    坠儿打了个冷颤,睁开眼道:“玄水之灵好像没事。”

    “它不是在困锁玄水之灵?”沈清关切的问。

    坠儿眼中带着思索之色道:“弄不太清楚,它阻挡着不让我和玄水之灵交谈。”

    沈清猜测道:“也许它弄出这张网来就是为了断绝你与玄水之灵的联系。”

    “不是,我感觉不是,它不会有这份心机吧?”坠儿对此没什么把握。

    沈清盯着他问:“是感觉还是揣测?灵智不高的生灵也能作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机智事情来,你现在对它们的行为不要靠揣测,要凭感觉。”

    “我感觉……”坠儿闭上眼想了想,然后比较肯定的说:“我感觉这张网不是用来防范我的,你留在这里,我得上去跟它谈。”

    沈清略作迟疑后就点了点头,为了让坠儿放松一点,她故作无奈的撇了撇嘴道:“那就让你们三个傻子去谈吧。”

    “嘿嘿。”坠儿笑到一半就没心思笑了,深吸口气后缓缓的向上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