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4章 狼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
    余玖跟着慕朝雨回了飘满梅花香气的小院。

    一路上,慕朝雨微微蹙眉。

    小院里,三名丫鬟迎出来,向慕朝雨施礼。

    慕朝雨看也不看她们,吩咐了句:“备些热水,给这小东西清洗一下。”

    余玖这才恍然:敢情你他丫的是嫌弃我刚才尿了身上脏啊!

    一个丫鬟直接把她接了过去,边上另外两个丫鬟忍不住凑过来惊叹道,“好可爱的小狗崽!”

    余玖默默的忍受了“狗崽子”的名号。

    罢了,狼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

    就算再想哭,也要微笑着说一句:你大爷的。

    三个丫鬟将她围在当中,你摸一下,我摸一下,余玖开始还能佯装淡定,可是后来简直快要疯掉了。

    把你们的手拿开!

    毛茸茸的小雪球发出稚嫩的咆哮,它在警告这些女人们不要擅自抚摸它。

    然而它实在是太小了,就连咆哮声都娇嫩的可爱,丫鬟们一会逗逗它的耳朵,一会扯扯它的尾巴。

    救命啊!

    余玖拼命挣扎:放开我,我才不要去洗澡!你们别碰我!

    小小的白狼幼崽在丫鬟的手上不住乱动,好几次都险些摔到地上,尖细的小爪子把丫鬟的手背挠出好几道白印子来。

    所幸小白狼尚且年幼,爪牙都不锋利,并没有见血。

    “哎呀!”被伤到手的丫鬟手上力道一松,小雪球险些脱了手。

    余玖身体悬空,尾巴卷起,拼力遮挡住她两腿间的关键部位,就算是变成了动物,她也绝对不要丧失掉最后的自尊!

    慕朝雨望着挣扎的小白狼,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它眼中的愤怒与不甘。

    恍惚中,他似乎在它的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他能保有的,最后的尊严……

    “算了,把它给我吧。”他伸出手。

    丫鬟无法,只好把小白狼交了过去。

    余玖落到了慕朝雨手上,马上停止了挣扎。

    能不能不去洗澡?她瞪着一对水汪汪的兽眼望着他。

    慕朝雨读懂了她的乞求:“不想去洗?”他用手捏了捏她毛茸茸的耳朵。

    小白狼的耳朵抖了抖,想要避开他的手。

    “身上弄的这么脏,不洗就不要进屋子,一会我让下人准备个狗窝,就放在门外好了。”

    听了这话余玖惊的石化成渣。

    什么,让她睡狗窝?还是放在门外的……真当她是看门狗啊!

    余玖龇着小牙,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不满声。

    要不是因为她现在打不过他,她早就翻脸了。

    “想留下来的话就去洗澡。”慕朝雨语气冰冷。

    余玖哆嗦了一下。

    转头看了看三个陌生的丫鬟,又看了看慕朝雨。

    余玖把心一横,软着声音“嗷呜”地叫了声,脑袋还蹭着他的手。

    就算是洗澡,也要挑个人长的好看的,养眼的,她才不要跟那些小丫鬟去呢,被她们当成玩具可就惨了。

    眼见得小白狼撒娇的蹭着自己的手,慕朝雨眼中掠过一抹意外。

    “你难道还想让我给你洗不成?”他试探道。

    “呜呜呜……”余玖使劲的点头。

    反正她不要跟别人走,咬定这个有钱的主子不放松。

    丫鬟惊讶道,“世子,还是交给奴婢吧,您的身子……”

    “不妨事。”慕朝雨转动轮椅,往净房那边过去。

    “世子!”丫鬟仍然试图说服少年将小白狼交给她。

    “退下。”慕朝雨冷冷喝道。

    丫鬟们无法,只好住了口。

    慕朝雨把余玖带进净房。

    余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硕大的池子,池子的边沿全都镶嵌着巴掌大小的玉石,晶莹透亮。

    土豪!

    余玖眼珠子立时亮了。

    不愧是有钱人啊,啧啧,这么奢华的池子,要是泡在里面一定很舒服。

    余玖眯着眼睛,美美的想着,视线突然一转,眼前的池子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木盆,木盆里面还盛着冒着热气的水。

    呃……这么寒酸的待遇。

    难道你就让我在这里洗?余玖不满地看向慕朝雨。

    “不然你还想在哪里洗?”慕朝雨挑眉。

    没想到一只幼兽还会挑三拣四的,嫌弃给它洗澡的盆子。

    “呜呜呜!”余玖抬爪指向一旁的大池子。

    “你也不怕淹死。”慕朝雨冷冷吓唬道。

    好吧好吧,看那池子的大小,是足够淹死她了,不过让她在这么小的木盆里洗澡,这也太寒酸了。

    慕朝雨不容她抗议,将她放进水中。

    余玖泡在热水里,浑身的毛孔全都舒张开,舒服的眯起眼睛。

    慕朝雨俯身将水浇在她的头上。

    余玖小耳朵抖了抖,水珠溅起,沾湿了他的衣角。

    开始余玖还有些担心他会嫌弃,可是偷眼去看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余玖这才把心放在肚子里。

    看来这个人还是挺好相处的,并不像表面那么高冷,而且不易被感情所左右,就算是刚才遭遇到了“退婚风波”,也没见他的情绪受到影响。

    她正想着,头顶上浇下的温水突然间停了。

    “呜呜?”怎么水停了,正舒服着呢。

    她抬起小脑袋不解的看过去,惊见慕朝雨靠在轮椅的椅背上喘息,脸色惨白。

    余玖差点吓掉了魂。

    不是吧,这人身子也太弱了,给她洗了个澡就累的不行了?

    “呜呜?”她伸出爪子去抓他的腿。

    慕朝雨呼吸急促,表情痛苦万分。

    余玖顾不上满身的水,跳出木盆:我这就去叫人来,你坚持下!

    学医出身的她敏锐的觉察到他身体的不妥,她急着出去叫人,但是却无法推开净房外紧闭的屋门。

    “嗷呜!”余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推不开门,急的叫出声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四喜的声音。

    “世子,您又不舒服了?”

    太好了,四喜在外面!

    余玖抓着门,嘴里奶声奶气的叫着:快点进来啊,你家主子要挂了!

    然而她叫出来的只是兽语,没人能听得懂。

    慕朝雨紧抿着嘴不说话。

    “世子?”四喜在外面敲着门。

    “我没事……你退下。”慕朝雨勉强吐出一句。

    门外,四喜的声音消失了。

    余玖急的不行,她真的是搞不明白,这人的脑子里究竟想了些什么,明明可以叫下人进来的,他却不声不响。

    难道发病时他就不难受吗,还是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