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40章 夜探塔楼,来自身后的暗剑
    用过晚饭,外面天色早就黑了下来。

    慕朝雨转动轮椅出了门。

    “世子要去哪里?”林易天安排在外面守卫的侍卫迎上前来。

    “四处转转。”慕朝雨淡淡道。

    四喜跟了上来,慕朝雨却命他回去。

    “我就在附近走走,无需跟随。”

    “可是……”四喜一脸为难。

    慕朝雨却不再理他,径直转着轮椅出了门。

    天黑后外面显得格外的冷。

    余玖缩在慕朝雨的狐裘里,看他艰难的前行,听着他因为用力而显得急促的呼吸声。

    她不禁有些心痛。

    这人是有多倔啊,不过是登个塔,以慕朝雨的身份完全可以直接下令,让人把他抬上去。

    但他却不肯。

    慕朝雨来到云海观塔下时,内里的衣裳已被汗水湿透。

    他抬头眺望塔顶。

    黑漆漆的塔楼不见一丝光亮,只有最底层悬挂着几只纸灯笼,昏黄的烛光在北风中摇曳。

    慕朝雨休息好了,从轮椅后面抽出拐杖来。

    “你待在这里,等我回来。”他又从轮椅下拿出一盏提灯来,点亮。

    这一下余玖可不干了。

    你休想!我要跟你一起去!

    她扑过去紧紧抓住了慕朝雨的小腿。

    慕朝雨拄着拐杖,艰难的提着油灯,腿上还悬了个活物挂件,别提多费劲了,才走上几步就开始喘气。

    他无奈的站定,“好吧,你跟我一起上去,不过你得先从我腿上下来,你这样我可带不动你。”

    他俯下身想把余玖抱进怀中。

    余玖却轻巧的一跃,避开了他的手,并叼起他放在地上的油灯。

    油灯几乎与她的身子一般大,她叼在嘴上走的也很费劲。

    但是她却没有放弃的打算。

    慕朝雨光是走路就很费力了,再提着灯更不方便。

    所以就由她来帮忙好了。

    我没有手脚,不能在你需要的时候搀扶住你,但是我却能帮你照亮前面的路。

    少年,加油啊!

    余玖最前爬上了塔楼的楼梯,每走几步就停下来,回过头耐心的望着慕朝雨。

    慕朝雨拄着拐杖走的极慢,几乎是一步一步的在往上挪动。

    每爬上一层慕朝雨便停下来休息。

    但他却不敢坐下来,而是将身子靠在塔壁上,用拐杖撑住身子。

    因为他坐下来后便很难再站起来。

    每当这时,余玖就会放下油灯凑到他身边,轻轻蹭着他的腿,奶声奶气的叫着,似乎在鼓励着他。

    慕朝雨脸颊上尽是汗珠,但他低头望向余玖的目光中却带着温和的笑意。

    “我休息好了,小鸠,我们再登一层。”

    余玖飞快的叼起油灯,跑在最前面。

    一人一兽就这样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塔顶。

    慕朝雨靠着塔壁休息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

    余玖在一旁看着,心疼的不得了。

    身子已经这么弱了,还这么折腾,要是突然间在这里发病,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慕朝雨似乎觉察出小白狼的担忧。

    “不妨事,我若出了事你便跑回去寻林易天报信,一定要记得,是去找林易天,林大人。”

    余玖连连点头。

    其实她心里仍有疑惑。

    出了事为何不先去找四喜。

    四喜是他的随身小厮,为何慕朝雨要她第一个去找的是皇上派来的御前侍卫?

    慕朝雨缓过气来,在塔顶四处巡视。

    塔顶四面开门,内外的墙壁上挂满系着红色流苏的木牌,与慕朝雨手上的那块木牌几乎是一模一样。

    余玖看的呆了眼。

    慕朝雨慢慢走到墙边,逐一拿起那些木牌查看。

    “呜呜呜……”腿边响起小白狼的低鸣,似在向他发出询问。

    “这些是祈愿符。”慕朝雨解释道,“人们在寺里求了符后便会挂在高处,为的是祈福,祈求心愿成真。”

    当年他的叔叔一定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才登上这里的吧,他不想死,但是身为福郡王府的人,他不幸的承受了诅咒。

    一代一代,这一代轮到了他。

    祈福?真是可笑,就算他求来了所有的符,挂在这里,也是没有办法实现心愿的。

    因为他的心愿跟他叔叔的一样,他们所求的不过是活下去而已。

    慕朝雨提起油灯,来到塔外。

    夜风很急,慕朝雨银发迎空,宛如临世的神仙一般。

    余玖站在那里不禁看呆了眼。

    她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东盈袖是有多不长眼啊,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非去巴结什么皇子,她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慕朝雨全神贯注的查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那些祈愿符。

    每个木牌虽然看上去一模一样,但是背后刻着的图案还是有区别的。

    有些背后刻着寺里的正殿或是建筑,有的则刻着寺内的古树参天,还有的则是刻着假山秀池,各式各样,令人眼花缭乱。

    慕朝雨只看了一会就觉得眼前金星直冒。

    余玖不知慕朝雨在寻找什么,她想帮忙,可是她的身形太小,根本就够不到高处的祈愿符。

    就在这时,她听见塔底隐隐传来脚步声。

    有人来了!

    她来到楼梯口,向下张望着。

    黑漆漆的楼梯就像巨兽的大口,无声的张着,好像随时都能把她吞下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余玖试探的叫了两声,想要提醒慕朝雨注意。

    但是她忘记了,此刻慕朝雨站在塔外,猛烈的夜风把她的声音吹散了,再加上慕朝雨正陷入到复杂的思绪当中,所以他什么也没有听见。

    脚步声越来越近,动物的本能令她俯下身子,隐藏在黑暗当中。

    一个男人登上塔顶。

    黑暗中余玖的兽眼亮晶晶的,夜视的能力让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

    令人意外的是,那个人竟然是福郡王府的二少爷慕义。

    慕义并没有看到躲藏在暗处的余玖,他的皂靴从余玖身边踩过,先是在塔内巡视了一圈,然后也向塔外去了。

    余玖悄悄跟在他的身后。

    慕朝雨仍在寒风中逐一查看着那些祈愿符,冷风冻僵了他的手指,他仍契而不舍的用油灯照着那些木牌,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突然身后传来“啊”的一声,慕朝雨一愣,转过头。

    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正是他的二哥慕义。

    慕义低着头,懊恼的看着一个白色的小毛团从他脚下窜过。

    “世子,这小东西就是皇上赐你的幼犬?”惊吓过后,慕义露出释然的微笑。

    余玖警惕的瞪着慕义。

    “小鸠,过来。”慕朝雨唤着余玖。

    慕义不再注意地上的小雪球,他来到慕朝雨身边,打量着他手里拿着的那块祈愿木符,问道:“你从小就聪明绝顶,我想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吧?”

    “没什么,二哥为何到这里来了?”慕朝雨提起油灯,似乎是准备离开了。

    “我见塔上有灯光,于是过来看看。”慕义伸手接过慕朝雨手里的油灯,替他照着亮,“哎,你看那是什么?”

    慕义突然停下脚步,惊骇的望向塔外。

    慕朝雨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还没等他看到什么,忽觉背后一凉,似有把冰冷透骨的冰锥刺进了他的背部,紧接着他的身体便跌出了塔楼。

    猎猎寒风中传来小鸠愤怒的咆哮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