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64章 六岁赌坊主,再遇黑猎豹
    赌坊位于整条街巷的最深处。

    街巷两侧全都是早已关了门的店铺,有不少还是老字号的招牌,斑驳陆离的招牌在半空中摇晃着,青石板路随处可见碎裂的痕迹。

    看来这里年头很久了,而且当初也是有过繁华盛世的景象。

    漠尘将马栓在门口,进了赌坊。

    余玖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魔物羊。

    这货身上没有鞍子也没有缰绳,她怎么栓嘛。

    “我就在这里不会走的咩。”魔物羊正色道。

    “我知道你不会走,但是我怕我走开了,那些人会把你剥了皮做成羊汤。”

    魔物羊顺着余玖的视线看过去。

    赌坊门口聚着不少地痞混混,看着就是些游手好闲之徒,这么一头大肥羊站在这,难保他们不会动坏心思。

    “我还是跟你进去吧。”魔物羊老实的跟在余玖的后面,一起进了赌坊。

    穿过长长的窄木楼梯,余玖上了二楼。

    楼梯两侧各立着一座貔貅雕像。

    余玖是知道貔貅的,这种神兽有招财进宝,吸纳四方财源之意,是个只进不出的家伙。

    赌坊看着不大,但里面却各色赌局玩法俱全。

    她站在边上看了几眼,只认识像牌九,骰子等物,

    “鸠羽公子,这边请。”一位管事打扮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余玖身后。

    余玖愣了愣,只见漠尘站在不远处,正在向她示意,让她过去。

    余玖定了定神,想起她现在要扮演的是一位富家公子,所以摆足了架子,走了过去。

    然而她的所有气势都被身后跟着的那只倒霉羊破坏殆尽。

    “这位就是……鸠羽公子?”赌坊的管事看着眼前这位年幼的小公子,一会又看看跟在他后面的卷毛羊,显得有些拿不准主意。

    他们可从没见过这样的世家公子,居然爱好领着羊到处走。

    漠尘头上戴着斗笠,所以众人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鸠羽公子请。”漠尘推开门,先请余玖进到房间内。

    这是间休息用的雅间,地方不大,但是却很舒适。

    余玖在漠尘的示意下坐到了主人的位子上,一旁有小厮送上热茶。

    余玖接过茶,傲慢的轻啜了一口,然后她一转头……

    “噗”的一声,一口茶全喷了出来。

    魔物羊不知什么时候也爬到了她旁边的椅子上,坐定。

    余玖紧紧的抿着嘴唇,以防止咆哮冲口而出。

    给我滚下去!

    她以目示意魔物羊。

    魔物羊像个人似的坐在椅子上,两只前蹄还搭在桌沿上,正等着小厮给它上茶呢。

    小厮看到这么只羊也呆了眼。

    “这是……”

    “小咩咩别闹,快点下去。”余玖头上火星蹭蹭直冒,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她只能摆出张傲慢的公子哥的脸。

    魔物羊不情不愿的跳下椅子,紧贴着余玖的脚边匍匐在了地上,嘴里却没有一刻的闲着。

    “真是的,我驮了你走了这么久,你也不让我喝口茶咩。”

    “人的心真是狠咩……”

    “哎,有点口渴咩。”

    桌子底下,时不时传来咩咩的羊叫声,屋里气氛分外诡异。

    漠尘黑纱罩面,抱着双肩翘着二郎腿。

    后赶过来的帐房先生拿着厚厚的一叠帐本,时不时的低头往桌子低下看,还不放心的低声询问赌坊管事,“这羊不会啃了帐本吧?”

    余玖头上的怒槽已经快要暴满。

    “你特么再吵吵我就让他们把你熬成羊汤!”她终于忍不住吼了一嗓子。

    魔物羊瞬时就老实了。

    抬头再看赌坊管事与帐房先生,他们也全都老实了,就连对帐声跟算盘声都消失了。

    尴了个尬。

    余玖清了清喉咙,露出天真无害的笑容,“我刚才在说它,你们继续。”

    屋里这才重新响起清脆的算盘声。

    对帐的过程极其无聊,余玖用袖子掩口不住的打哈欠。

    漠尘却是看着桌上那长长的一串名单,眼睛越来越亮。

    余玖不明所以,偷眼看了看那名单,上面写的全都是姓字名谁,家住哪里哪里,包括家里有些什么人,都有哪些远亲都有标注。

    “这是什么?”趁着别人不注意,余玖小声问漠尘。

    “讨债的名单。”漠尘看着纸上那一长串名字,显得非常满意。

    “这么多欠债的?”余玖吃了一惊。

    欠钱的居然有这么多人,慕朝雨这赌坊的生意也不怕赔的底掉。

    “赌坊生意一本万利,不会赔的。”漠尘像是看出她的疑惑。

    对帐结束,赌坊管事又把赌坊其他几个小管事叫来,让他们拜见余玖。

    赌坊里的人都知道他们有个从不肯露面的坊主,平时赌坊的事全都交给漠尘打理,而且他们也从没见过漠尘的真面目,每次漠尘来都会带着一块坊主才有的凭证。

    今天一见面,众人全都傻了眼。

    他们的坊主竟然只有六、七岁的年纪,生的粉嘟嘟的,可爱的紧。

    目送着坊主离开,赌坊内众人议论纷纷。

    “这么小的年纪就能管好赌坊的生意吗?”

    “又不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怕是不妥吧……”

    不少人都对此抱有疑虑。

    不过也有人表示无需担心。

    “鸠羽公子这么小就敢出入赌坊等地,必是家中有势力的,你们咸吃萝卜淡操的哪门子的心。”

    众人议论纷纷暂且不提,另一边余玖骑着小咩咩跟着漠尘出了巷子。

    “他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余玖的狼耳朵可不是白给的,离的老远她都能把那些人的议论听得一清二楚。

    漠尘骑在马上低头看向她,“你想说什么?”

    “我这么小,会有不少人不信服。”余玖皱着小脸,“师父为什么非要我出面呢?”

    “第一个是他自己没有办法抛头露面。”漠尘幽幽道。

    这一点不用想也能猜到,就凭着慕朝雨的长相,不管到哪很快就会被人关注,再加上他的轮椅,相信很快就会被福郡王府的人知晓。

    “第二嘛……”漠尘阴阴的笑起来,“你这六岁坊主的趣事很快就会传出去,到时你再露面替慕朝雨收购医馆与药铺,那些人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余玖恍然大悟。

    原来慕朝雨是为了这个才强行把她推到台前的。

    不然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六、七岁的娃子会来商量收购店铺之事。

    余玖正想的出神,对面街上驶来一辆马车,就在双方错身而过时,突然从对方的马车里扑出来一道黑色的影子。

    “吼!”野兽的咆哮在余玖的耳边响起。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呢?

    余玖一个激灵。

    我擦,是那个什么玩意的公主,和她的那只黑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