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17章 我的徒弟,不容外人污蔑
    四喜开始撞门。

    慕昭良背着手,站在回廊上看着。

    “世子来了!”小月眼尖,她看到慕朝雨的轮椅出现在抄手回廊的另一端,由小舍儿推着,往这边过来,速度很快。

    “快点撞开!”慕昭良催促道,“你们都去帮忙。”

    他把小月等三个丫鬟也打发了上去。

    丫鬟们虽然力气小,终归是人多,终于在慕朝雨到来前把房门撞开了。

    慕昭良也不等慕朝雨,大步迈进门去。

    晨雨等人伸着脖子往屋里看。

    “小鸠姑娘在里面吗?”

    “好大的酒味……”

    “身为姑娘家,竟然一点也不知检点……真是给世子丢脸……”

    三个丫鬟聚在门外窃窃私语。

    四喜没有掺合在里面,不过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门口。

    慕朝雨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乱糟糟的一幕景象。

    他的身上裹着雪白的狐裘,若是有人离的近了可以发现,他里面的衣裳扣子没有扣对。

    看到慕昭良先进屋去了,慕朝雨搭在轮椅扶手上的手下意识的握了起来。

    屋里时不时传来奇怪的声响:“咕噜……咕噜……”

    不过却听不到慕昭良的声音。

    慕朝雨的心里从没像现在这么焦急过。

    要不是当着众人的面,他真想弃了轮椅一步就迈进门去。

    然而他不能。

    他还要继续扮演他的病弱世子形象,在他的羽翼丰满起来之前,事事都不能大意。

    小舍儿把轮椅推到门口,四喜俯下身来将耳房的门槛卸下来,轮椅顺利的通过。

    屋子很小,光线昏暗,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酒味。

    慕昭良低头看着地面,目光呆滞。

    慕朝雨轮椅过来的时候,他甚至忘记了让开些,被轮椅撞到了小腿。

    “嘶……”慕昭良疼的往旁边闪了闪。

    慕朝雨这才看清地上的“东西”。

    一个大大的酒坛子在地上咕噜来咕噜去……坛子口,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

    那具娇小的身体他再熟悉不过。

    是小鸠!

    慕朝雨俯下身,稳固住乱动的小鸠。

    “呜呜呜……”坛子里传来闷闷的女声。

    “别乱动,现在就把你弄出来。”慕朝雨淡淡道,同时抽出他的手帕来,在小鸠的脖子上缠了一道。

    慕朝雨的帕子质地柔软,缠在脖子上凉凉的。

    余玖一缩脖子。

    慕朝雨顺势一拉,她的脑袋竟顺利的脱离了酒坛。

    “小鸠……”慕朝雨还没来得及看清小家伙的脸,忽觉酒气迎面扑来。

    小鸠一下子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胳膊,紧接着胳膊一痛。

    就是隔着厚厚的狐裘,他仍然能够感觉到胳膊上的血肉被撕裂的痛楚。

    小家伙居然咬了他。

    不过慕朝雨没有动,也没有将小鸠推开。

    他甚至还张开一侧的袖子,把小家伙的脑袋给罩住了。

    因为浸湿了酒的关系,小鸠的头发散开了,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头上的那对狼耳朵。

    “大哥在这里做什么?”慕朝雨抬头直视着大少爷慕昭良。

    慕昭良变颜变色的,因为慕朝雨怀里的小家伙低着头,所以他并不知道此刻她正在咬人。

    “四弟,你这徒弟把自己锁在屋里,还喝的酩酊大醉……听说这屋子里住着个什么师爷,你就算是收留他人也不能把他们留在府里,咱们这里是福郡王府,不是什么杂七杂八的人都能进的,还有,你这徒弟竟然如此不检点,你这做师父的也不管一管,要是传出去母亲还不得让人来给她杖毙了?”

    听到“杖毙”二字,慕朝雨凤眸内光华猛地一缩。

    “不知我的徒弟如何不检点?”

    “这还用问,这里是那个什么师爷的房间吧?”慕昭良四处打量。

    “谁告诉你的?”慕朝雨一字一顿。

    “是……”慕昭良愣了愣,“我刚才过来时听你这里的丫鬟说的。”

    慕朝雨侧头看向门口,门外站着的三个丫鬟全都向后退了退。

    “是谁说的?”慕朝雨凤眸乌黑透亮,却也带着薄情。

    三个丫鬟吓的向后缩了缩。

    “四喜,你去寻府里管事来。”慕朝雨命令道。

    四喜犹豫片刻,“世子,您这是……”

    “让管事带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来,我这院里的人不堪用了,每人赏三十板子。”

    三十板子……

    别说三十,就是二十板子都能要人命。

    慕朝雨这根本就是想直接要了她们的小命。

    小月吓的哭起来,她第一个跪下来,“世子,不是奴婢说的,不是奴婢!”

    “那是谁说的?”

    “也不是奴婢……”杏林也跪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晨雨的脸上。

    晨雨定了定神,也跟着跪了下来,“是奴婢说的,因着奴婢带着大少爷进院,这边屋里吵吵嚷嚷,所以大少爷就随口问了,奴婢就说了……”

    慕昭良连连点头。

    “那说我的徒弟不检点的话……又是谁说的?”慕朝雨冷冷道,“大哥,你进来这屋可有看到男子身影?”

    “没有……”提起这事,慕昭良有些茫然,他仍不死心,在屋里搜寻着能藏人的地方。

    可是耳房原本就不大,根本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那你们凭什么说小鸠行为不检点?”慕朝雨寸步不让,“大哥,这话可是你说的?”

    “不……”慕昭良头上冒出些汗来,他瞪着丫鬟晨雨。

    晨雨明明说她亲眼看到小鸠和那个老头进了屋,她还从外面把门反锁了……怎么会屋里只剩下了小鸠一个人?

    “教不严师之惰,小鸠有何过错,我自当反醒改过,她虽然只是我的徒弟,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污蔑的。”

    慕朝雨环视众人,目光最后落在四喜身上,皱眉道:“你还站在这做什么,去寻府里管事来。”

    小月吓的不行,带着哭腔道,“世子,刚才那话是晨雨姐姐说的,她自己都承认了,您只要责罚她一个人就是了,不要怪我们啊。”

    听了这话,晨雨气不打一处来。

    “奴婢也不过是说了实话,怎么就要被世子责罚,奴婢不服!”

    她仗着有大少爷慕昭良在,所以腰杆也跟着硬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