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34章 小东西耳朵伤了,师父最不怕的就是麻烦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第134章 小东西耳朵伤了,师父最不怕的就是麻烦

    夜清欢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了夜府。

    他的夫人正小心翼翼的拿着帕子为他擦脸。

    他一睁眼,夫人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老爷……您终于醒了。”

    夜清欢支起身子想要坐起来,颈后一阵剧痛,他“嘶”的倒吸了口凉气。

    他的夫人慌忙上前扶住他:“大夫说您的颈骨险些折了,要静养百日。”

    夜清欢一手捂着疼痛不已的脖子,“对了,那只瓷瓶呢?”

    “什么?”

    “瓷瓶!”夜清欢想起之前的事来,急的眼底显出血丝来,“就是之前我手里握着的瓷瓶,里面装着血……”

    “啊,您说的是那个。”夫人恍然大悟,“妾身替您收着呢。”

    夫人起身,从身后的柜子里取出个瓷瓶来。

    夜清欢双手接过,手指微微颤抖。

    他的夫人见此情况不由得有些奇怪,“老爷,您要这盛血的瓶子何用?”

    夜清欢唇角显出一丝笑意,“瓶子并无用处,有用的是这里面的血。”

    “血?”

    “它很可能就是我要找的药引。”

    夫人眼睛一亮,“老爷,您说的药引莫非是给咱们小二的……”

    夜清欢重重点头,结果牵动了颈部的伤,疼的他闷哼出声。

    他的夫人忙扶他躺下,眼圈微红,“如果真的是这药引就好了,大夫说小二他很难撑过明年春天了。”

    夜清欢紧抿着嘴唇,不管心里如何悲伤,他都不会在自己的女人跟前表露出来。

    因为他知道,他是她和孩子唯一的依仗,如果就连他都慌了神,失去了希望,那么他的女人跟孩子就会彻底绝望。

    夜氏一族世代单传的噩梦,他一定要打破!

    城中药铺改建的小院内,余玖寸步不离的守着慕朝雨,就连衣裳都顾不上换。

    守到天亮,慕朝雨仍然没有转醒。

    余玖困的不行,脑袋一点了点的打着瞌睡。

    床上,慕朝雨眉梢动了动。

    余玖身子缓缓前倾,终于撑不住瞌睡的侵扰,趴在了慕朝雨的身上。

    慕朝雨睁开眼睛。

    有人趴在他的胸口,压的他呼吸困难。

    不过他动也不动,默默忍受着。

    那小小的身子他再熟悉不过了,软软的,毛茸茸的触感抵在他的下颌。

    是他的小鸠回来了。

    慕朝雨努力调节呼吸,就算胸口被她压的有些难受,但他却不想把她推开。

    睡梦中,小家伙的耳朵抖了抖。

    毛茸茸的耳尖扫在他的下巴上,痒痒的。

    慕朝雨忍不住抬起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

    狼耳被他的手掌碰到,猛地一缩,小鸠的身子也跟着一震,像是受到了惊吓。

    慕朝雨微微皱眉,低头看向小鸠。

    小家伙仍然睡着,两只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裳,皱着小脸。

    “世子,您醒啦?”小舍儿正好端了早饭进来,看到慕朝雨醒了又惊又喜。

    慕朝雨向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小舍儿会意,放轻了手上的动作,将早饭放在了桌上。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慕朝雨初醒,嗓音沙哑。

    “昨日傍晚时分。”小舍儿简单将漠尘和医馆那边瞎子师爷联手之事说了一遍。

    慕朝雨听着小舍儿的叙述,眉间阴云不散。

    夜清欢终于还是发现了小鸠的秘密。

    而且麻烦的是异国质子谢竹君也发现了这个秘密。

    谢竹君身份尴尬,不足为惧,可是他也要提防着,不能让他把这秘密说出去。

    “漠尘呢?”慕朝雨问。

    “漠尘大人昨晚便离开了,他说他会去盯着夜大人那边,还让小的转告世子,夜大人如果把小鸠姑娘的秘密说出去,他就会先下手为强……”

    慕朝雨点了点头。

    漠尘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当时没把夜清欢杀了就算是手下留情了,一定是因为小鸠的关系,他才缓于下手。

    杀了夜清欢确实不好收场,可是留着他又会威胁到小鸠。

    看着沉睡在自己胸口的小家伙,慕朝雨平生第一次感到有些沮丧。

    他如果能再强一些就好了,强到能将小家伙光明正大的带在身边,就算她的身份会让人质疑,他也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她。

    抚摸着她的侧脸,慕朝雨越发舍不得离手,掌下细腻的触感还有温暖,全都让他留恋不舍。

    他从不知自己如此贪恋着温暖。

    手指滑到她的头顶。

    “疼!”睡梦中,小鸠小嘴嘟囔着,整个身体都缩了起来,一对雪白的狼耳更是耷拉着,紧贴着发顶,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狮虎?”余玖被耳朵处传来的上阵剧痛惊醒,茫然的睁开眼睛,正对上慕朝雨惊诧的表情。

    “师父你终于醒啦!”余玖猛地跳起来,“师父,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先洗个澡?小舍儿……”

    余玖转头想要唤小舍儿进来准备热水,忽见小舍儿就站在门口,向她微笑。

    “呃?”余玖愣住了,“师父你早醒了?”

    她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之前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别动。”慕朝雨撑着身子坐起来。

    什么别动?

    余玖不解其意。

    真正不应该动的人应该是他好吧,才刚醒,身子还虚着呢。

    慕朝雨艰难的坐起来。

    小家伙乖巧的过来扶他,还帮他把身后的枕头竖起来,让他坐的更舒服些。

    慕朝雨抬手扶上她的头顶,“这伤是怎么回事?”

    伤?

    余玖迷惑的抬手去摸自己的头顶,结果却被慕朝雨把她的小手抓住了。

    “小舍儿,取外伤药来。”慕朝雨拂开小家伙的长发,近距离观察她的耳朵时,脸色冷了下来。

    小舍儿二话不说,跑去拿药。

    “怎么啦,什么伤?”余玖仍然稀里糊涂的。

    “你的耳朵……夜清欢对你动手了?”慕朝雨看着小鸠头上那对雪白的狼耳,在耳根处,各有一处撕裂的口子,因为伤口被毛发挡住了,所以不容易被发现。

    想起夜清欢对自己的威胁,余玖心里有些后怕。

    “他一直逼问我师父的事,还有……他说要把我的身份公之于众,师父,是不是我给你惹麻烦了?”

    慕朝雨唇边掠过一丝冷笑。

    “麻烦?为师最不怕的就是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