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40章 究竟是谁在要挟谁?东盈袖的喜轿
    第二日便是二皇子傅余元与东盈袖喜结连理之日。

    余玖偷眼看着从屏风后转出来的慕朝雨,一身素净的锦袍,一头银发束在脑后,整个人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神。

    啧啧,还是慕朝雨最帅了。

    余玖托着下巴出神。

    真不知东盈袖是怎么想的,白白放弃了这么好的男人,非要去选那个什么玩意的二皇子。

    不识货,哼哼,早晚她要后悔的。

    余玖正想着出神,忽见慕朝雨罩上雪白的狐裘,坐到了轮椅上。

    “哎,师傅……我还没有梳发。”

    “不用梳了。”慕朝雨不容她反驳,直接拿了她的大氅罩了上去。

    “哎,可是……”只是罩着帽子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发现的吧,特别还是在那种热闹的地方,如果被人发现了,她想要遮掩都不能。

    再说二皇子成亲,夜清欢一定会出现,她还没有想好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对面对他。

    慕朝雨却一点也不担心,替她系好了扣子,带她出了门。

    难得的,慕朝雨命四喜跟在他的身边。

    小舍儿虽然忠心,但是他却不熟悉高门大户府上的规矩,特别是今天成亲的还是个皇子,不少规矩小舍儿都不懂。

    四喜很兴奋,就连余玖都能看出来,他眼睛亮晶晶的,殷勤的服侍左右。

    临出门前,荆氏派来的婆子等在那里,送上一份礼单。

    “这些都是夫人送给东小姐的贺礼。”婆子道,“夫人说了,她是看着东小姐长大的,本以为她会嫁进府来,没想到现在反成了皇妃……”

    皇妃?

    余玖眨巴着眼睛看向慕朝雨。

    东盈袖嫁过去了也只是个妾室,什么皇妃……荆氏还真抬举东盈袖,竟连自己庶子的面子都不顾了。

    慕朝雨看也不看就让四喜接了荆氏的贺礼。

    马车转出福郡王府,不到小半个时辰就到了二皇子府。

    余玖这还是第一次跟着慕朝雨出席如此正式的场合,她一直跟在慕朝雨的轮椅边,好奇的东张西望。

    可惜的是她个头太小了,四周的人群把她的视线挡住,她就是踮起脚尖也看不到什么热闹。

    慕朝雨坐在轮椅上,位置也没有优越到哪去,只不过慕朝雨对于周围的一切并不感兴趣。

    银发少年从容穿行在人群中,轮椅行的不紧不慢,所到之处,人们全都殷勤的让开路,让他的轮椅通过。

    妙手先生是什么人?

    那可是皇帝身边最信任的大夫!

    后宫的嫔妃娘娘们,谁要是能请到妙手先生看病,能得到皇帝赏赐下来的,慕朝雨制成的药,那是再荣耀不过的事。

    再说了,慕朝雨跟朝中官员的关系很微妙。

    他一不贪图权势,二不痴迷钱财,自然不会有人故意去为难他。

    再说了,像这种救命的圣手,谁敢保证自己就一定求不到对方的面前去呢。

    当年东将军要不是因为得了慕朝雨相救,早就一命呜呼,哪里还有东盈袖的今天。

    宾客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时不时有人过来和慕朝雨寒暄。

    每当有人靠近,余玖都会分外紧张,身子紧紧贴着轮椅。

    她尽量让裙子里的尾巴低垂着,耳朵也耷拉着,贴着发顶,可是兜帽随着她转头的动作动来动去,弄的她紧张兮兮的。

    “这位就是世子收的那个女徒弟?”不知谁多嘴,问了句。

    一时间,所有目光全都投过来。

    余玖无处可躲,只能硬着头皮杵在那里,接受众人目光洗礼。

    “小鸠,过来。”慕朝雨开口道。

    他的话就像带着魔力,余玖的心一下子就静了。

    她极力摆出乖宝宝的样子,乌溜溜的杏眼眨巴着,无形的散发着“纯洁之力”。

    看姐的卖萌二段杀!

    余玖忽地咧开小嘴,露出雪白的小牙,对着众人一笑。

    “哟,好精神的小丫头。”

    “世子真有福气,收了个懂事的徒弟……”

    “听说皇上还给了她一个侠女的称号,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众人议论纷纷。

    慕朝雨面无表情的拉过余玖,让她紧贴着自己的腿站定。

    “夜大人……”就在这时,不知谁突然招呼了一声。

    余玖的身体瞬时变的僵硬。

    夜清欢?他果然也来了。

    人群闪开,夜清欢走了过来,神色阴郁,完全不似平日面带微笑的优雅。

    “夜大人气色不佳,可是最近宫里又出了什么事?”

    有人在私下低低的议论,余玖耳力极佳,听了个清清楚楚。

    夜清欢来到慕朝雨的跟前,垂眸死死的盯着他,而后又突然看向余玖。

    艾玛,这眼神好可怕。

    动物的本能令余玖惧怕着她的“敌人”,她不知不觉间向着慕朝雨那边靠过去。

    慕朝雨攥住她的小手,慢悠悠的捏着,“今天是二殿下大喜的日子,夜大人有什么不愉快的心情还是收敛些的好。”

    夜清欢胸膛剧烈起伏,一下一下。

    余玖头皮发麻,她真的不喜欢和这个人离的太近。

    喵喵地压力山大!

    夜清欢目光落在余玖的头上,就像是刀子似的。

    “一会喜宴上我还有些话想对世子说,到时还请世子赏个脸,不要推辞了。”

    慕朝雨悠然一笑,“夜大人知道的,我向来不喜这种应酬。”

    “不会耽搁你很久。”夜清欢像是在暗咬着牙根。

    余玖不禁有些奇怪。

    按说夜清欢发现了她的秘密,应该是他来威胁着慕朝雨才对,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反过来了。

    觉察到小家伙不解的望着他,慕朝雨勾了勾唇角,“怎么,小鸠你也觉着夜大人的邀请不妥么?”

    点头点头。

    跟夜清欢才不要有什么可谈的呢!

    余玖巴不得慕朝雨马上把贺礼送了,带她离开。

    夜清欢脸上都快滴出水来了。

    “我是真的有要事想问一问世子,还请世子赏个脸。”说着夜清欢低头,拱了拱手。

    周围众人全都呆了眼。

    夜清欢也是皇帝身边的宠臣,平时真没看他向谁低过头。

    就是在妙手先生的跟前,这也是头一回……

    余玖更是惊讶的跟不上节奏。

    慕朝雨究竟做了什么,为何夜清欢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难道他也有“小尾巴”被慕朝雨抓到了?

    想来想去,余玖觉得只有这个答案最有可能。

    就在这时不知谁喊了声,“喜轿来啦!”

    门外响起鞭炮声。

    一顶浅红色的喜轿从府门一侧的小门被抬了进来。

    余玖只觉得那顶轿子上立着两个醒目的大字:尴尬!

    好端端的福郡王世子妃的正室不当,非要去做小。

    就算东盈袖现在的身份是什么县主,也不能改变她是妾室的事实。

    永远不能以大红色着身,不能从府中正门进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