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45章 师父你放手啊!他是不是取了你的血?
    慕朝雨扯住了余玖的手腕,另一手熟练的把她的衣裳解了。

    余玖整个人都蒙了。

    少年就该轻狂,可是……这也太轻狂了,就算两人平时十分亲近,可也没到这种一言不和就开脱的地步。

    “师父,你做什么?”余玖炸了毛,警惕的盯着他。

    尾巴立起来,把裙子都撑起来了。

    慕朝雨褪去她外面的衣裳,又开始扯里面的中衣。

    “身上哪里伤了?”

    “什么?”余玖一脸懵逼,“什么伤?”

    慕朝雨凤眸低垂,眼底冰冷的光华就跟刀子似的,看的余玖心里凉飕飕的。

    “你被夜清欢伤了哪里?”

    伤?什么伤?

    余玖抬起空着的手摸向头顶。

    她的耳朵不是裂开了吗,他是知道的。

    慕朝雨眸子眯了眯。

    “还有呢?”

    余玖愣在那里。

    她想起了当初夜清欢割开她手腕取血的事了。

    不过后来魔物羊帮她把伤口治好了,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慕朝雨自然也不会发现。

    余玖想不通,慕朝雨怎么就知道了这件事呢?

    今天他见夜清欢的时候,她也在跟前,根本没有听他们说起过这事。

    慕朝雨看着小鸠一脸懵懂的样子心里越发不痛快。

    小家伙居然有事瞒着他。

    要不是他看到了夜清欢的药方,根本想不到小鸠会被人欺负到那种地步。

    夜清欢以为他看不出,药引虽然写的很模糊,可是他是什么人?

    宫里的妙手先生!

    什么样的医书没看过,什么样的偏方没见过。

    当他看到药方上的那份药引时,差点就把桌子掀了。

    那份药引居然是雪狼幼崽的血……

    慕朝雨扯了小鸠的中衣,顺着她的胳膊仔细查看。

    余玖支吾着想把自己的胳膊从他的手里抽出来,谁知她这点力气根本不敌对方,挣扎了半天,反把她累的气喘吁吁。

    “师父……你放手啊……”她感觉到慕朝雨的手摸到了她的尾巴,她气的不行,却又一点法子没有。

    因为只要被拉住尾巴,她就没了力气。

    慕朝雨在她身上翻弄了半天,直到把她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个遍,这才收了手。

    余玖仰躺在榻上,身上中衣凌乱不堪,看上去就好像发生过什么似的。

    她咯咯咬着小牙。

    可恶的慕朝雨,他这是抽的什么疯。

    慕朝雨双眉紧蹙。

    为什么他没有在小家伙的身上找到伤口留下的痕迹?

    “夜清欢是不是取了你的血?”慕朝雨一字一顿。

    余玖想翻身逃离他的身边,可是尾巴还在对方手里,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认命的点了点头。

    慕朝雨脸色冷了下来。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又不是什么大事。”余玖嘟囔着,“再说那伤口早就好了……”

    “你被人欺负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慕朝雨觉得自己快要压抑不住心里的狂躁。

    余玖瘪着小嘴,“反正都长好了,再说师父你现在这样也是在欺负人。”

    一句话把慕朝雨噎在当场,半晌说不出话来。

    余玖偷眼打量他,见慕朝雨脸色不怎么好,不敢再往下说了。

    慕朝雨缓缓松开了手。

    尾巴得了自由,余玖嗖地一下从榻上跳下去。

    慕朝雨本想提醒她先把衣裳穿好,可是小家伙慌慌张张的,就像被火烧到尾巴似的,头也不回的逃出门去。

    慕朝雨刚伸出一半的手就那么停在半空。

    怎么会这样……

    慕朝雨看着自己苍白的指尖,默默收回了手。

    如果那药方上记的不错,夜清欢一定是在小鸠的身上取了不少血。

    可是为何他刚才却没有在她身上找到伤口……

    慕朝雨思前想后,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

    起身下了榻,他想追出去。

    结果小舍儿来门口传话:“大夫人带着两位小公子过来了,说是这几日落下了功课,要世子尽快补上。”

    慕朝雨迟疑片刻。

    他恢复行走的消息一定是传到荆氏那里去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来的这么快。

    “小鸠呢?”慕朝雨仍不放心小家伙。

    “小鸠姑娘啊,她去找她的小羊了。”

    慕朝雨这才放下心来,只要小家伙没有跑出这院子就行。

    荆氏带着她的宝贝长孙慕善元和庶孙慕顺言到了小院,身后还跟着一大堆的丫鬟婆子。

    进屋看到慕朝雨坐在轮椅上时,荆氏目光闪了闪,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阴狠。

    “听说你的腿好些了?”转眼间,荆氏的脸上带着慈母一般的微笑。

    “还好。”慕朝雨让小舍儿进来上茶,他垂眸看着茶盏,不咸不淡的回着话。

    荆氏不满的看着小舍儿那双粗糙的手,不悦道:“朝雨啊,你不要嫌弃娘多管闲事,你这院子里伺候的人也太少了,你看哪家的少爷身边不是由丫鬟服侍着,你这身边也应该多添几个人了。”

    小舍儿本就不是卖身的奴才,自然送茶时态度自然也不会那么恭敬。

    “不必了。”慕朝雨将茶盏放到桌上,“我习惯清净,这院子人多了反而不好。”说着他转头吩咐小舍儿,“你去把四喜叫来。”

    没等小舍儿出门,四喜匆匆赶来。

    “世子。”四喜走的急,有些气喘。

    慕朝雨眸子抬也不抬,“刚才去哪了?”

    四喜定了定心神,不着痕迹的看向荆氏。

    “老奴刚才让四喜帮忙传了个话。”荆氏身边的一个婆子主动开口解释道,“都是老奴的错,想着小少爷到这边来应该先给少夫人传个话,也免得她担心。”

    慕朝雨瞥了四喜一眼,“是这样吗?”

    “是……”四喜头埋的更低了。

    他本以为世子会追问下去,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声音。

    荆氏紧盯着慕朝雨的腿,那目光就好像要把他的腿盯出一个洞来。

    “你父亲要是知道你的腿恢复了,一定要高兴坏了。”荆氏嘴角抽搐着,笑容有些僵硬。

    “父亲他,一定会觉得非常意外吧。”慕朝雨悠悠道,无人能听出他话里的讽刺之意。

    荆氏一个劲的追问慕朝雨的腿是如何恢复的,但慕朝雨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荆氏问了半天也没有得到答案。

    “时间不早了,带慕善元他们去书房,我要考一考他们之前都记住了哪些药材。”慕朝雨打断了荆氏的追问。

    慕善元和慕顺言被带去了书房,荆氏跟在后面,竟然也跟了进来。

    慕朝雨眼底闪过微光:“母亲这是何故?”

    “你上次说善元他不适合学习制药,我觉着以前都是他母亲柳氏教的不好,所以我想亲眼看一看,这孩子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

    慕朝雨唇边掠过一抹讽刺的弧度。

    看来荆氏今天是有备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