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72章 医馆门前是非多
    第二天一早,夜清欢来到医馆接慕朝雨进宫。

    慕朝雨昨夜休息的极好,总算没有等到太阳升高才起来。

    余玖帮慕朝雨更衣的时候,夜清欢就等不及来到门口。

    “昨天的事世子考虑的怎么样了?”夜清欢问。

    慕朝雨换了身素色的锦袍,因为天气转暖,外面也没有穿狐裘,只披了件薄氅。

    “夜大人说的是什么事?”慕朝雨面无表情的转出屏风。

    余玖帮慕朝雨推着轮椅,就算是低着头,她仍然能够感觉到来自夜清欢的炙热目光。

    “小鸠姑娘的事……”

    “我昨天就已经答复过你了,不行。”慕朝雨毫不犹豫的再次拒绝。

    夜清欢真的有些急了。

    “世子,你难道不想解了身上的诅咒吗,据我所知这世上会解噬心咒的人并不多。”

    听到“噬心咒”三个字时余玖心里突突乱跳。

    鬼王曾说过,慕朝雨颈后的紫色小蛇图案是噬心咒,看来夜清欢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说谎。

    夜清欢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慕朝雨的脸色,令他意外的是慕朝雨神色如常,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期待或是意外。

    “原来世子已经知道自己身中何种诅咒了。”夜清欢试探道。

    慕朝雨淡然一笑,吐出一字:“是。”

    夜清欢郁闷不已。

    本以为自己手中握有足以令对方低头的筹码,可事实却是慕朝雨根本对此不屑一顾。

    “世子不想活下去吗?”夜清欢一字一顿。

    “自然是想的。”慕朝雨点了点头。

    如果换成以前,他很可能不会回答夜清欢的这个问题。

    他的身份注定了他的命运是不可能改变的,为了福郡王府的荣耀,他只是一个牺牲品。

    可是现在,他再也不在乎福郡王府的命运。

    王府的荣耀对他而言,该还的已经还了,该报答的,已经回报了,世世代代的福郡王与郡王世子用他们的命来偿还,还不够吗?

    “只是……”慕朝雨顿了顿,转头看向小鸠。

    “我不会用她的血来换取这些,一点也不行。”

    夜清欢黑着张脸,“我又不会杀了她,只是取些血。”

    “如果我需要你的子嗣身上的血来为我所用,你会给吗?”慕朝雨打断了他的话。

    夜清欢半张着嘴愣在那里。

    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掠过他小儿子那张羸弱不堪的面孔。

    他与慕朝雨间并无什么交情,别说是用他小儿子身上的一点血了,就是一滴他也是不肯的。

    慕朝雨讽刺道,“看来夜大人终于想明白了。”

    夜清欢尴尬的移开目光。

    没错,他是想明白了。

    但他仍不甘心。

    为了救他的儿子,他现在只有求慕朝雨了,这是他唯一的希望。

    如果他得到的药方没错,药引没错,那么差的就是这制药之人,不管是太医院制出的药还是南越国有名的神医大夫,他们制的药都不如慕朝雨。

    他没有退路。

    “其实夜大人可以派人去北疆试一试。”慕朝雨悠悠道,“雪狼产自北疆,你可以派人寻几只幼崽回来。”

    夜清欢摇头。

    如果这个法子能行,他早就试过了。

    先不说雪狼这种动物极难捉捕,就是捉到也无法活着带回来,就连巫医想要弄到几只都要大费周章,等他弄到手,只怕他的小儿子早就凉了尸骨。

    “夜大人,我们进宫吧,别让皇上等急了。”

    夜清欢出神的功夫,慕朝雨早就先出了门。

    这一次进宫慕朝雨把余玖和漠尘留下了。

    原因是漠尘听说慕朝雨要给巫医看病,急着想去再给对方致命一击。

    余玖哪能让漠尘去闯祸,要是连累了慕朝雨麻烦就大了。

    所以慕朝雨在临走时交给她一个任务,无论如何都要把漠尘留在医馆这里,不要让他再惹出事来。

    这个任务比背书还要困难。

    论力气,医馆这里没人能比得过他,所以余玖只能采取怀柔手段。

    拿出美味肉食来诱惑他,同时暗中派出魔物羊盯着他。

    只要漠尘离开医馆,魔物羊就会用它的法术令漠尘身上的时间重新退回来,让他瞬间回到医馆。

    这个法子虽然不能控制住漠尘,却能拖延时间,等慕朝雨回来。

    “漠尘,你能不能帮我个忙?”余玖故意不让他闲着。

    漠尘嘴里叼着鸡腿,“什么事?”

    “医馆门外的牌子应该换一换了,但是它挂的太高,我们这里的伙计就是上了梯子也没有力气摘下来。”

    “没问题。”漠尘一个人去了,一只手就摘下来了。

    医馆的伙计们看的目瞪口呆。

    “师爷说要给医馆重新起个名字,他已经找了制作匾额的工匠来,一会要来丈量尺寸,如果他们来了你就把新的名字告诉他们。”

    漠尘嘴里“咔吧”一声,把鸡腿骨咬成了两半。

    “新名字是什么?”

    “久久堂医馆。”余玖点指着旧的匾额,“除了横着的匾额还要做五块竖的牌子,我们在城里施药的时候会在摊子前支起牌子……”

    余玖啰啰嗦嗦交代了一大堆,漠尘眼睛有点发直。

    “等一下,我有点乱。”他挠着头,“你说新的医馆取的什么名字,这上面要刻几个字?”

    “中间是久久堂,侧边是医馆二字。”余玖比划着。

    漠尘皱着眉盯着旧匾额发愣。

    就在这时,一名伙计跑进来。

    “小鸠姑娘不好啦,门口闹起来了!”

    “怎么回事?”余玖有些意外,按说这里的后台是慕朝雨,寻常人别说是闹事了,就连吵架的都要寻思寻思,谁也不敢在妙手先生的地盘前找不自在。

    “是外面施药的摊子,有人说吃了我们施出去的药,治死了人。”

    余玖一个哆嗦。

    这话怎么听上去那么像“医闹”啊。

    他们施出去的药全都是经过慕朝雨过目的,都是挑的清热去火的一些小毒的药材,就是吃错了剂量也不会致命。

    余玖迟疑的功夫外面又跑进来两个伙计,“小鸠姑娘,你快去看看吧,他们把病人都抬来了,说是要世子出去讨个说法。”

    “什么?”原本余玖还有些气短,听了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那些人眼睛都是瞎的吗,慕朝雨白白施药给他们,还来讨什么说法,这明明是来找茬的。

    “小鸠,我陪你去看看。”漠尘嘴巴动了动,把剩下的鸡骨头全都吃进了嘴里,“嘎嘣嘎嘣”的几下就嚼碎了。

    余玖顿时心中大定。

    有大杀器在这里,她有毛好怕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