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13章 高堂之上皆禽兽,人皮之下皆鬼伥
    马车里,余玖不断的翻腾,像是被梦魇住了。

    慕朝雨试图叫醒她。

    余玖半睁着眼睛,意识不清。

    她再一次被困在黑暗中,可怕的记忆混合着现实,令她一时分不清自己置身何处。

    “小鸠,醒一醒。”

    模糊中,有人轻轻摇晃着她。

    昏黄的油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有人抱起了她,一袭素衣,一头银发,像是随时都会消散在这光华中。

    不要走……

    余玖很想大声呼喊,但是她却发现喉咙仿佛被卡住了,无论她如何努力都发不出声音。

    眼前的人影淡了些,好像马上就要消失。

    余玖急了,双手胡乱的抓。

    “嘶……”人影倒吸了口气。

    余玖意识清醒了些,眼前的人影也随之清晰起来。

    “师父?”她看见了慕朝雨。

    慕朝雨一侧的脸上有一道抓痕,看着就像是刚被谁抓破的。

    余玖一个激灵。

    “师父,我,我……”

    慕朝雨握住她的手,看了一眼她的指甲,“真是只白眼狼,连为师也敢抓。”

    余玖心里满是委屈,她又不是故意的。

    不过抓破了慕朝雨的脸她还是有些歉疚的。

    这么英俊的一张脸要是被自己抓破了相,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刚才梦到了什么?”慕朝雨放开她的手,扯了薄毯来将她裹了。

    余玖眨巴着眼睛,神色黯淡。

    她不想说出来,那是她心里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疤,而且她也无法和慕朝雨解释清楚另一个世界的事。

    所以她只能保持沉默。

    慕朝雨却误会了。

    这就像是自己养的宠物,背着主人偷吃一样,被他抓到了现行却不肯承认。

    他不希望她的秘密把他排斥在外,包括她在想什么,他都想知道。

    就这样两人沉默了一会余玖觉出气氛有些不对劲。

    慕朝雨怎么不说话?

    她偷眼打量对方,只见慕朝雨侧着脸,像是在看车窗外。

    垂落的一缕银发在他的鬓角,更显得他气色苍白无力。

    大半夜的他会跑出来到质子府,还不是因为怕谢竹君把今天的事泄露出去。

    莫名的,余玖有些心虚,鼓起勇气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

    慕朝雨没理她。

    “师父,你在想什么?”余玖壮着胆子问了句。

    “没什么。”

    好冷淡的回答哦。

    余玖暗暗腹诽,还说没什么,你的脸上就差写着:本少爷很不开心。

    “噬心咒……真的是皇帝搞的鬼吗?”她试探道。

    白天夜清欢说的那些话她虽然听得懂,但还是有些让她不敢相信。

    慕朝雨眉梢动了动,把脸转了过来。

    “你想问什么?”

    余玖坐直身子,这才发现自己竟是靠在他的腿上。

    “如果夜清欢说的话是真的,那你小时候身体一定是健康的吧?”余玖问。

    慕朝雨颔首。

    没错,他小时候与普通人并无两样。

    人们只当这是福郡王府的诅咒,只要继承了世子之位便会身患重病,却不知这里面是被人动了手脚。

    他继承福郡王世子之位时才不过几岁的光景,那时夜清欢也还是个孩子,自然不可能是他施下的黑巫术。

    唯一剩下的答案呼之欲出。

    夜氏一族手中握有黑巫术,所以皇帝才会宠信他们一族,就如同皇帝宠信他们福郡王府一样。

    可笑,真是可笑。

    说什么宠信,其实他们彼此都是皇帝手中的一把刀而已,互为牵制,又互为敌手。

    皇帝要的是臣子间势力的平衡。

    他一直的回想,回想到他幼年时第一次进宫。

    “师父,以前的事你还记得吗?”小鸠的声音回响在耳畔。

    慕朝雨轻笑,“那么久的事,为师怎么会记得。”

    每一件事,他都记得。

    人人都说福郡王世子聪明,可是他们却都不知他聪明在何处。

    他可以心怀着恨意默默的活着,面对亲人施加给他的痛苦与折磨淡而一笑。

    宁折不弯。

    就像大雪堆积,将枝桠深深的压到地面,纵然再痛,再苦,只要春天来临,枝桠总会悄悄发出新芽。

    待到积雪消融,它仍是要挺身傲立,冷眼看,高堂之上皆禽兽,人皮之下皆鬼伥。

    余玖看着慕朝雨紧蹙双眉,俊美的脸上冷意凄然,心里不禁替他难过。

    他本应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怎么就落得现在这样。

    她不懂福郡王府的事,也不懂朝堂之上的那些阴谋阳谋,她的想法很简单:但凡是对慕朝雨不好的,都是坏人。

    夜氏一族虽然给慕朝雨身上施了咒,但是他们也没逃得过被皇帝“坑”的命运。

    世代单传?

    呵呵!

    皇帝这是怕他们家人生的多了控制不过来吧,让你们一代只有一个子嗣,省得以后给他找麻烦。

    真是报应啊。

    余玖是半点也不同情夜清欢,不过她却对夜清欢的儿子深表同情,生在大户人家看来有时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夜清欢的儿子也中了咒吗?”余玖问。

    慕朝雨摇头,“是毒。”

    “毒?”余玖睁大了眼睛,“师父你见过夜清欢的儿子?”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他的儿子是中毒啊。”

    慕朝雨嘴唇翕动几下,突然低头望向她。

    “小鸠,夜清欢不是好人,但为师也是亦然。”

    余玖愣住了,慕朝雨怎么就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才不是!”她反驳道,“夜清欢是坏人,你是好人。”

    慕朝雨摇头,表情坚定。

    “我不管,我说师父是好人就是好人,我说的算!”余玖嚷嚷着。

    脆生生的童音带着撒娇的意味,慕朝雨看着她只觉得心中细细痒痒的麻。

    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滋味,就像许多的蚂蚁爬过,又痒又痛。

    有件事,他不想说出来。

    夜氏一族的黑巫术虽然害人,福郡王府的白巫术除了治病救人外,也能增强毒药的药效。

    其效果比普通的毒更难解。

    他为皇帝配出的有毒药方不下十几种。

    皇帝将这些药方用在各种地方,但凡有朝臣对他不满,或是他对某个臣子有了忌讳便会暗中下手。

    他与夜清欢其实并无两样。

    噬心咒对于继承了福郡王府爵位的人来说,更像是报应。

    “小鸠啊……”慕朝雨叹息着轻抚着她的背。

    他……真的是个坏人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