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15章 二少爷,我的东西你什么时候还?
    丫鬟们这才发现,站在院门口探头探脑的人竟是世子院里的服侍丫鬟杏林。

    杏林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裙子,歪着头向院子里打量。

    “都说了,二少爷不在,你还在看什么?”丫鬟们不悦的往外赶她,她们这里最不欢迎的就是世子院里的人了。

    杏林脸上带着笑,但那笑容里却没有讨好的意思。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这里味道不错。”

    众人面面相觑。

    什么味道?

    她们身上有的只有胭脂香。

    “爱与恨的味道。”杏林低不可闻的咕哝了一句,舔了下嘴唇,不再理会众人,扬长而去。

    众人呆愣在那,迷惑不解。

    “世子院里的都是些怪人,以前四喜还在的时候他从来都躲得我们远远的,小月那个胆小鬼胆子比兔子还小,杏林这臭丫头却是越发的邪门了。”

    “谁说不是,以前她也是个少言寡语的,这几年也不知怎么,神叨叨的,还总是过来找二少爷。”

    “你们说,她该不会是看上二少爷了吧?”不知谁说了句。

    “呸!她也配!”

    “那可不好说,许是二少爷就好这口呢……”

    众人笑骂着,很快就把大丫鬟的死忘在脑后。

    福郡王园中。

    杏林独自穿行在园中的小路上,就像被无形的人指引,方向明确。

    转过几道岔路,前方闪过二少爷的背影。

    杏林加快脚步。

    “站住!”冷不防,从另一条路上过来一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杏林愣了愣,立即躬身福礼:“见过大少爷。”

    大少爷慕昭良倒背着手,打量着杏林。

    慕朝雨在府里时,他时常会借着父亲的名头过去,所以对那院子的丫鬟都很熟。

    “没想到,你也是个有野心的。”慕昭良不屑道。

    杏林微低着头,看起来恭顺无比。

    “怎么……你觉着世子不会回来了,所以就开始打歪主意了?”慕昭良以前也曾对她暗中下手。

    反正府里的丫鬟都巴不得能攀上高枝,就算是被他摸几下也不算什么,当初他就是这么勾搭上了晨雨,让她死心塌地的替他办事。

    可是没想到杏林这丫头鬼的很,他的手连边都没碰上就溜了。

    现在慕朝雨不回府了,他院里的丫鬟自然都没了依仗,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怎么不说话了?”慕昭良讽刺了半天也不见杏林回嘴,不由得心中不快。

    以前在慕朝雨院里时,杏林的那张小嘴像把刀子似的,从来就没见她吃过亏,怎么现在就像变了个人。

    “大少爷说完了吗?”杏林抬起头,向着他微微一笑。

    也不知是不是慕昭良的幻觉,他似乎看到杏林的嘴巴笑的都咧到耳根了,吓的他往后退了一步。

    “大哥在这里做甚?”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一下慕昭良的肩膀。

    慕昭良吓的大叫一声。

    回头,只见二少爷慕义站在那里,一侧脸上因为戴着黑皮眼罩,就连他那温和的微笑都显得有些阴森。

    “二弟……”慕昭良见是他,微微松了口气,语气里带着兄长特有的傲慢:“母亲正派人寻你呢,怎么现在才过去?”

    慕义笑意温和,“刚才沐浴费了些时间。”

    听了这话慕昭良鼻子里哼了声。

    不用想,他也能猜得出慕义在沐浴的时候做了些什么。

    “还干站在这做什么,母亲正等着呢。”慕昭良催促。

    慕义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们有些话要说,大哥行个方便。”

    他说的是“我们”,显然这个“我们”中不包括他。

    慕昭良看着他跟杏林,尴尬中夹杂了些恼怒。

    他没勾搭上的,他的二弟竟然轻轻松松的就能弄到手?

    “你跟个府里的奴才有什么可说的,以前你总是做这些荒唐事,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好不容易从北疆回来,把眼睛搞成这样,你要是再不做正经事,就连父亲都不能饶你!”

    慕昭良带着兄长的架子,越说越来劲。

    慕义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虽然他表面不在意,其实他最窝火的就是自己的这只瞎眼。

    明明是慕朝雨给他的药有问题,可慕朝雨却能推的干干净净,害的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大哥有功夫担心我不如好好把府里的生意照看好,省得再让嫂子替你操心。”慕义冷冷丢出一句,一下子就把慕昭良的气焰给打了回去。

    府里人谁不知道,慕昭良好不容易从顺天府回来,连正屋门都没进呢,就直接去了跨院,把宫里赏的那十个宫女全都收了。

    柳氏这才把持了府里的生意,结果弄的好端端的医馆变成了兽医院,生意一落千丈不说,还成了众人口的笑柄。

    看着慕昭良略显狼狈的背影,杏林撇了撇嘴。

    “二少爷越来越会说话了。”

    二少爷慕义一直等到他大哥走的不见人影,这才转向她。

    “你找我有事?”

    杏林看向他的腰间,“我的东西……你什么时候还我?”

    慕义抬手握住挂在腰带上的打火镰,“你急什么,我说过,事成之后自然还你。”

    “世子已经离府了,你当初答应我说,只要把世子赶走,就把东西还我。”

    “可是世子并不是你赶走的。”慕义反驳道,“据我所知,世子是与我父亲闹翻了才离的府,并不是你的功劳。”

    “我不管,反正世子现在走了,你答应过的……”话没说完,杏林突然扑过去想要去抢慕义腰间挂着的打火镰。

    慕义不躲也不闪,由着杏林伸手过来。

    就在杏林的手碰到打火镰的一刹那,一道火光凭空而出,击中了杏林的手。

    杏林惊呼一声把手缩了回去。

    “疼吗?”慕义脸上带着狡黠的笑,“这种程度的魔物还敢跟我来硬的。”

    杏林整只手都被烧伤,焦黑一片。

    她却像感觉不到疼似的,只是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手背,“二少爷,做人要有信用。”

    慕义笑的剩下的那只眼睛都弯了起来。

    “那是对人说的话,你区区魔物也配跟本少爷讲条件?”

    杏林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光,但很快就消失了,她垂下头,露出无助的表情,“那你如何才能把它还我?”

    慕义把打火镰摘下来,在她面前玩弄着上面镶嵌的鹅黄色宝石,“如果你能帮我做成一件事,我就把它还给你。”

    “什么事?”杏林的眼底倒映着鹅黄色的宝石,呈现出橙色的光芒。

    “帮我杀了慕朝雨。”慕义一字一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