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21章 柳氏的担忧,颠倒爱恨
    大少爷慕昭良的院子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渐渐消停。

    慕昭良出手打了柳氏后,柳氏就像疯了一样,在屋里又摔又砸,吓的丫鬟婆子们全都躲在外面,谁也不敢进来劝。

    慕昭良早就离开了,去了跨院。

    他现在越来越不想见到柳氏了。

    丫鬟们一直等到屋里安静下来,这才胆战心惊的进屋收拾残局。

    柳氏的心腹丫鬟壮着胆子道:“夫人,您想开些,不就是个世子之位吗,大少爷想让庶子继承那您便顺着他就是了,就算慕顺言真的能当上世子,他也要称您一声母亲。”

    柳氏咬着牙,“如果到时慕昭良把我休了呢?慕顺言还指不定叫谁母亲呢!”

    丫鬟惊住了。

    “不会吧……”她犹豫道,“大少爷应该不会是那样的人……”

    柳氏指着自己的脸,“以前我也以为他不是,但是你看,他现在能动手打我,日后难保不会从那些个狐媚子里选出一个来替了我。”

    丫鬟也慌了。

    她们的命运都是跟柳氏系在一起的,柳氏不得宠,她们在府里的日子就不会好过。

    “那,那可怎么办?”丫鬟也着了慌。

    柳氏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将丫鬟招到跟前,与她耳语一阵。

    丫鬟听着,连连点头。

    看着丫鬟匆匆离去,柳氏疲惫的靠在椅子上。

    她早就看清楚了,没了男人做依仗,她日后能指望的只有自己的儿子。

    所以说她无论如何都要让慕善元继承世子之位,哪怕要承担福郡王的诅咒……也比到时要仰仗别人鼻息的强。

    再说她还有一个女儿,要想以后嫁的得好,就要把慕善元推到世子的位子上。

    她现在已经顾不上其他了。

    梅香小院。

    余玖里里外外的忙活个不停。

    慕朝雨久没回来住,屋里有些冷清。

    虽说现在天气暖了,屋里早就不用放火盆取暖,但她还是先让小月送了两个火盆来,祛除屋里的湿冷之气。

    直到屋里的空气浮动着温热,她这才放心的将屏风拉开,等慕朝雨进去更衣。

    “师父,热水都准备好了,你要不要去沐浴?”隔着屏风,余玖扬着脖子问。

    慕朝雨将换下的外袍搭在屏风上。

    “也好。”他淡淡道,“到时你进来帮为师擦背。”

    “呃?”余玖愣住了。

    自打慕朝雨的腿完全好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进去服侍他沐浴过。

    怎么突然就想起让她帮忙擦背了?

    “怎么,不愿?”慕朝雨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素白缎的中衣分外刺眼,余玖努力的想要将它忽视,然而中衣领口露出的一抹锁骨却总是牵动着她的余光。

    艾玛,好精致的锁骨,好想摸啊……

    她心里想着,手诚实的做出了反应。

    等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放在了慕朝雨的领口。

    慕朝雨垂眸盯着她不老实的小手。

    “小鸠……你想做甚?”

    狮虎,你听我解释!

    余玖一下子红了脸,“那,那个,我是想……看一看。”

    “看什么?”慕朝雨微微前倾身体,中衣领口因为他的这个姿势反而露出了更多的“福利”。

    “我在看……骨头。”

    慕朝雨挑眉。

    骨头,这丫头是把他当成了食物?

    “晚上你没有吃饱?”慕朝雨蹙眉。

    果然是只小白眼狼,居然会盯着他的骨头看。

    他的骨头有什么好看的,据他所知那些倾慕男子的女孩子们向来都是要盯着对方的脸看。

    虽然他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不过没吃过猪肉他还没见过猪跑么。

    小鸠的举动令他有些失望,看来这个丫头还没有开窍。

    “小舍儿。”他向外面唤了声,“你找人去大厨房要些排骨来。”

    晚上席面的菜式应该还有剩下的,小家伙正在长身体,她既然想吃骨头他自然会顺着她。

    免得半夜睡着,她要是把他当成骨头啃可就麻烦了。

    “我我……我不是……”余玖这才意识到慕朝雨误会了。

    艾玛,言出必行的人好讨厌。

    此骨头非彼骨头,她完全说不清啊。

    小舍儿对福郡王府不熟,他找来小月,让小月去大厨房要排骨。

    小月端着装排骨的盖碗回来时,只见清幽的月光下,一个人影蹲在梅树下。

    小月胆子小,吓的她当即就腿软了。

    “什么人!”她抖着声音低喝了句。

    “呵……”那人轻笑了声,转过头来,“小月,你的胆子还是这么小。”

    借着月光,小月这才看清那人是杏林。

    “杏林姐,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来看看她。”杏林复又转回身去,仍然蹲在树下,不知挖着什么。

    小月壮着胆子走过去,“看看谁?”

    “杏林啊。”杏林埋头挖着土,森然的语气就像淬着冰。

    小月听觉得头皮发麻,“杏林姐,你,你又在胡说,你就在这里呀。”

    没人会说自己是来看自己的吧?

    “呵呵。”杏林停下手上的动作,“说的也是呢,我现在就是杏林。”

    小月见她直起腰来,吓的退了两步,“杏林姐,你,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杏林笑道,“对了,你是要进屋给小鸠送吃的吧。”

    小月点头。

    “你顺便告诉她,就说我在这里等她。”

    小月为难道,“有什么事不能进屋说,这里黑漆漆的,小鸠姑娘一直都在世子身边,世子不会让她出来的。”

    “那你就别让世子知道。”杏林幽幽道,“你告诉小鸠姑娘,就说我知道二少爷的事,她如果不来,以后会后悔的。”

    小月瞪着眼睛,就像见了鬼似的。

    “杏,杏林姐,你怎么会知道,你,你该不会是二,二少爷的人吧?”

    杏林缓缓走向前,抬手轻抚上小月的侧脸。

    小月吓的往后缩。

    杏林眼中闪过橙色的光华,直直的倒映进小月的眼底。

    小月一下子安静了,两颊上慢慢浮现出羞怯的红润。

    “你只要按照我说的话去做就行了,听懂了吗,小月?”

    “嗯……”小月忙不迭的点头,害羞的低下头不敢再看杏林。

    杏林趁机挑住她的下颌,“那就快去吧。”

    小月逃也似的飞奔而去。

    直到进了大屋,她的心仍在扑腾扑腾的乱跳,脑子里乱哄哄的,就像有人在里面塞了一团浆糊。

    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不由自主的就按照杏林的吩咐去做了。

    梅树下,杏林站在幽暗的阴影中,眼睛闪烁着寒光。

    只要她愿意,她可以任意颠倒爱恨,令人的心中产生爱意,当然,也可以转成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