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余玖拿着冥府白公给的瓷瓶高兴极了。

    “用了这个就能让狼耳朵不见吗?”说着她张口就要把瓶里的东西往嘴里倒。

    鬼王吓坏了,把瓶子夺了回来。

    “不是这样用的。”

    “哎?不是让我吃的吗?”余玖奇怪。

    “谁说是让你这么吃了!”鬼王无奈的翻着白眼,他从瓶子里把纸卷抽出来。

    展开纸卷,只见上面写着一份药方。

    “还阳草是什么鬼?”余玖看着药方。

    “这里装的就是还阳草的种子。”

    “我又没有死,为什么要用这种东西?”余玖黑人问号脸。

    鬼王挠着头,“简单的说吧,用还阳草配成的药可以令冥府的阴差变成活人的模样,因为他们去阳间办事时,难免要和活人打交道,可是只有我们魔物才能自由变化,你吃了这种药后就能变成普通女孩子的模样啦。”

    余玖总算是听懂了些。

    “你的意思是说……狼耳朵并没有真的消失,只是因为我吃了冥府的药所以才把耳朵隐去了。”

    鬼王连连点头。

    余玖苦着脸。

    看来她还是要继续顶着这对狼耳朵了,只不过能隐藏起来让别人看不见总好过像现在这么招风。

    她仔细看着药方。

    原来要配制这种药需要用到还阳草的草根,和果实。

    看着瓷瓶里的种子,余玖耷拉着耳朵:“原来是让我自己种啊。”

    “没办法,冥府的东西是没办法直接拿来阳间的,你只能自己种了。”

    余玖犯了愁。

    鬼才知道这玩意要种在什么地方,怎么伺弄,浇多少水,施多少肥……什么时开花,什么时结果。

    “没关系,我到时会教你的。”鬼王安慰她。

    余玖只好先把瓷瓶收了起来。

    反正也不是一朝之功,慢慢来吧。

    当天下午,小月带来了府里的新的消息:二少爷慕义把大少爷的儿子揍了。

    余玖咧嘴笑的这叫一个痛快,这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可怜荆氏腿伤还没好,就得出面解决府里的乱头事。

    小舍儿也很快把事情的经过打听清楚。

    “二少爷说慕善元偷了他的东西,慕善元不肯承认,二少爷要搜他的屋子,慕善元不让,趁着对方不注意,抓了一把土扬了他一脸……还骂他是独眼龙,所以二少爷就把他揍了。”

    “大少爷那边就没什么表示?”余玖幸灾乐祸。

    “大少爷还在跨院没出来呢。”

    余玖目光鄙夷。

    真是掉进温柔乡了,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顾了。

    看来都是柳氏以前太亏他了,所以现在看到“肉”就玩命的吃。

    到了晚上荆氏总算是把她男人盼回来了。

    荆氏憋了一肚子的火,把今天府里发生的事和慕海峰说了,谁知道慕海峰竟然一言不发的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二这次回来后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还把善元给打了,要是再不管他,以后还不得翻了天去!”

    荆氏愤愤的说了半天,慕海峰眉头间结了个疙瘩。

    “柳氏怎么样了?”他问。

    荆氏愣了愣。

    她怎么知道,她又不关心那个女人的死活。

    “应该还那样吧……”荆氏含糊道。

    “暂时别让昭良休妻了。”慕海峰此言一出荆氏立时就不干了。

    “那么个不死不活的玩意,留着她做什么!”

    “皇上明天要召朝雨进宫,你先安抚住昭良那边,善元就算是被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刚回府时就听说了,是善元他先出言不逊,他二叔才动了手。”

    “可是……难道就这么算了?”荆氏有些发蒙。

    府里现在眼看着乱的不行,慕海峰却让她只是安抚众人。

    “你懂什么。”慕海峰不耐烦道,“东将军马上要带兵离京,走之前想再见一面自己的女儿,可是二殿下那边说东盈袖病了,不能见客,所以东将军求到了皇上跟前,皇上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为难东将军,于是下旨明日召朝雨进宫,让他陪东将军到二殿下府去一趟。”

    “那……跟柳氏他们有什么关系?”荆氏不明所以。

    慕海峰狠狠瞪了荆氏一眼,“咱们府里乱成这个样你以为皇上会不知道?当务之急是要先把接替慕朝雨的人选出来,慕顺言那孩子可惜了……所以现在只能让善元接着学习制药。”

    “可是慕朝雨他不肯教善元。”

    “不管他答不答应,我都要让他点头。”慕海峰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他不是想查他叔父的事吗,如果他应了,我就告诉他当年的真相。”

    荆氏惊道,“什么真相,难道你那弟弟真的不是意外被烧死的?”

    “你胡说什么。”慕海峰训斥道,“我是故意这么说,好让慕朝雨他没得选,你这妇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慕海峰派人传话给慕朝雨。

    余玖听说皇上要召见,于是跑去帮着慕朝雨准备进宫穿的朝服。

    “用不着准备朝服,为师又不是正经的朝臣。”慕朝雨并不热衷权势,他只是个会制药的大夫而已。

    “听说宫里规矩可多啦,就是抬头多看皇帝一眼都会被杀头。”余玖认真道,“还是小心点好。”

    慕朝雨坐在桌前整理他的锦袋。

    余玖注意到他的袋子里多了件黑布包着的东西。

    那是夜清欢送给他的镜子,可替他挡一次无妄之灾。

    “师父,我明天陪你一起去吧。”余玖站在慕朝雨的身后,偷眼去看他后颈处的小蛇图案。

    现在能够夺去慕朝雨生命的,只剩下了这个诅咒。

    按照慕朝雨的猜测,诅咒的根源就是来自宫里,万人之上的那位君王。

    慕朝雨要进宫去,她怎么能不担心。

    “你就算去了也只能等在宫外。”慕朝雨没办法将她也带进宫,就算能带,他也不敢。

    谁让他的徒弟是个特别的。

    要是让巫医发现了,麻烦就更大了。

    “就是等在宫外我也要去。”让她在家里等着,她更难受。

    “你想跟去?”慕朝雨问。

    点头点头。

    “那么,你回答为师个问题,便带你一起去。”

    “什,什么事?”余玖立马警觉起来,真的不是她多心,而是自从两人早上闹了别扭后,她真的害怕他再追问自己以后要离开去哪之类的问题。

    “你怀里的那个瓷瓶,里面装的什么?”

    余玖张着嘴呆掉了。

    狐狸师父,人太过聪明可是会招人讨厌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