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97章 师父的哀怨,夏天也要暖床
    慕朝雨的马车一路回到城中小院。

    小舍儿晚些也赶着马车回来,还顺便把小咩咩也带了回来。

    余玖仍是一身男装坐在慕朝雨的小书房里。

    慕朝雨低头写信的时候,她就坐在椅子上支着下巴。

    慕朝雨连着写了三封信才停手,抬头就见他那没心没肺小徒弟脸上带着笑,不知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时不时还偷偷捂嘴。

    小家伙是想起与杨瀚庭在街上时的事情了吧。

    慕朝雨唇角的弧度冷了下来。

    “小鸠。”

    余玖没有听见他的招呼,仍在自顾自的偷笑。

    此时她的心里确实是在想着杨瀚庭。

    虽然杨瀚庭烦了她一通,但她也捉弄了他,还骗他说自己的名字叫豆倪晚。

    哈哈哈哈……太有趣了,他居然信了!

    还一本正经的称她为豆姑娘!

    不行了,太逗了,她要笑死了。

    伏桌,23333333……

    慕朝雨看着小鸠趴桌,小拳头不断敲打着桌面,砰砰的响,他手上的毛笔尖也跟着这种震动频率,墨汁一个劲的滴答、滴答……

    “小鸠。”慕朝雨提高语调。

    “啊?”余玖如梦初醒,停止了手上的捶打。

    慕朝雨凤眸微垂,盯着面前的信纸。

    余玖顺势看过去。

    我去!

    纸上尽是墨点。

    “师父你的手怎么抖成这个样子?”她关切的询问,是老年痴呆前兆么?

    慕朝雨眉毛都快要皱到一块去了。

    余玖一脸纯真。

    慕朝雨默默把满是墨汁的信纸团成一团,丢进了纸篓。

    “师父,要我帮忙吗?”余玖试探的问。

    她很担心慕朝雨会追问起她有关杨瀚庭的事,所以眼睛“不灵不灵”的,都快闪出星星来了。

    “帮为师磨墨。”慕朝雨指了指砚台。

    余玖马上凑过去,卷起袖子,拿起墨条。

    嘿咻,嘿咻。

    使劲磨墨。

    “你跟杨瀚庭是怎么回事?”慕朝雨突然问出一句。

    余玖手一哆嗦,磨条啪叽一下掉进了砚台里。

    墨汁四溅,弄了慕朝雨一身。

    慕朝雨低头看着满是墨汁的衣裳。

    余玖慌了神,“师父你别动,我帮你擦……”

    拿起帕子,余玖就往慕朝雨身上擦。

    结果不擦还好,这么一弄墨汁晕开了,看着比刚才还要多。

    余玖苦着脸,“师父,我真不是故意的。”

    慕朝雨抓住了她的手腕,阻止她再继续“肆虐”下去。

    “你是怎么被杨瀚庭看到的,他没有看穿你的身份吧?”慕朝雨紧紧盯着她。

    “没有啊,他不知道我是谁,还傻呼呼的问我叫什么呢,我骗他说我叫豆倪晚。”说起这名字她又忍不住要笑。

    豆倪晚,逗你玩!

    听了这话,慕朝雨紧锁的眉梢才稍稍松开些。

    “两天后我们就要离开,你不要再惹麻烦,杨瀚庭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命犯桃花,你离他远些。”

    余玖嘟着嘴。

    她又不是闯祸精,凭什么这么说她。

    再说又不是她特意去招惹杨瀚庭的,一切都是意外,巧合。

    慕朝雨严厉的叮嘱了她一番。

    余玖老实的听着,时不时点头。

    看着自己徒弟乖巧的模样,慕朝雨越发满意,抬手想要去摸她的头,不想余玖却偏头避开了。

    “我都是大人了,总摸人家头会长不高的。”余玖嘟嘟囔囔。

    慕朝雨的手停在半空。

    就在这时,杏林出现在门外。

    “郡王,晚膳好了。”

    没等慕朝雨发话余玖先跳起来,“吃饭啦,肚子好饿。”

    慕朝雨垂眸看了看自己那身墨汁,默默先去换了衣裳。

    晚饭时,慕朝雨说起福郡王府发生的事。

    “柳氏真的死了?”余玖问。

    慕朝雨微微颔首。

    “那……慕顺言的生母怎么样了?”余玖问。

    慕顺言的生母终于寻到机会,亲手为自己的儿子报了仇,可是她在福郡王府连个妾室的名份都没有,出了这种事自然是要被处置了,或是被送到官府。

    “她服毒自尽了。”慕朝雨淡声道,就好像在谈论盘中菜味道的咸淡。

    “毒?她手里哪里来的毒?”

    “谁知道呢。”慕朝雨头也不抬,筷子上夹了菜送到她碗里,“不过这样也好,她死的没有一点痛苦,达成了自己的心愿,她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

    余玖不禁愕然。

    生何其可贵。

    俗话说,蝼蚁尚且偷生,人理应爱惜生命。

    可慕朝雨却说慕顺言的生母死时还带着笑……但凡有一丝活下去的可能,谁会愿意去死呢。

    慕朝雨又夹起块肉放进她碗里。

    “她如果活着,那些人会让她生不如死。”

    余玖不得不承认慕朝雨说的对。

    福郡王府要是把她送到官府,那些人还不得把她往死里折磨?没钱没势的女子进了大牢,就跟进了地狱没什么两样。

    还不如死了干净。

    用过饭,慕朝雨带她整理了一番药箱。

    这是他们随身带着的东西,前往长洲国路途遥远,也不知路上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居家旅行的必备药要提前备齐。

    整理好药箱,已经到了就寝的时间了。

    慕朝雨瞥了眼还是少女姿态的小鸠,“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我还跟杏林一块睡。”余玖向他一龇小白牙,没等他答应,哧溜一下就往门外溜。

    谁知还没等她溜出门去,胳膊被人猛地抓住,紧接着眼前的景物天翻地覆,她向后倒了下去。

    她闭上眼睛,可是却没有等来后背撞地的疼痛感。

    她被慕朝雨接住了,倒在他的怀里。

    “暖床本是你的任务,你想往哪去?”慕朝雨的嘴唇就在她的耳畔,呼出的气息擦过她的脸颊,低哑的嗓音不似平日那般冷淡寡情。

    余玖心里扑通扑通的跳,面上却只能装着冷静。

    “师父,现在都夏天了,还暖床……”

    师父,你就真的不怕长痱子么。

    慕朝雨从上面俯视着她的脸,烛光辉映间凤眸里似乎也在跳跃着相同的火苗。

    “为师畏寒,就是夏天也是需要有人暖床的,你当初说什么永远都会照顾为师,我看也不过如此,真是只白眼狼,才长大些就想着早早摆脱为师,去自己找乐子,把为师一个人丢在屋里,大半夜冷的睡不着觉……”

    听着慕朝雨的控诉,看着他那张宛若仙人般英俊的脸,余玖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师父,你的身体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这撩人的技术却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