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318章 打不散的桃花债,二人一羊一台戏
    杨瀚庭对着余玖露出微笑。

    “好久不见了,小鸠姑娘……哎?”

    话音未落,余玖哗地一下放下帘子把头缩回去了,把杨瀚庭尴尬的晾在了那里。

    “郡王,你这小徒弟可是越学越没有礼貌了。”杨瀚庭愤愤地,“我大老远赶来,就连你都要给我几分面子,可你看看她……”

    “她前阵失去了记忆,这才刚好,许是她还没想起你是谁来。”慕朝雨轻描淡写的端起杯子,喝了水口。

    “小鸠姑娘失去记忆了?”杨瀚庭大为好奇,“她连你这个当师父的也忘了?”

    越是哪壶不开,杨瀚庭越是要提哪壶。

    内室的余玖默默为他在心里点了个赞:作死小能手,真的非杨大人莫属啊。

    果然,听到这话慕朝雨的脸色沉了下来。

    “先说正事。”他用食指敲了敲桌面。

    杨瀚庭无法,只好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了过去。

    慕朝雨拆开信飞快的看了一遍。

    “这么说你这差事还是皇上派的?”

    杨瀚庭笑道,“我好歹也是管六库那边的,长洲国断了进贡的药材,皇上大为恼火,所以临时派我为监察御史,负责调配长洲国一带药材进宫。”

    慕朝雨无声冷笑。

    看来皇帝还挺着急,想必巫医配的药怕是全都消耗光了。

    杨瀚庭压低声音:“慕朝雨,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知道巫医都给皇上配了些什么药?”

    慕朝雨凤眸微垂,“知道又怎样?”

    “你告诉我啊,我挺好奇的,按说你制药已是一绝,为何皇上还要在宫里供养着巫医,难道他制的药比你的还要神?”

    “是很神……”慕朝雨幽幽道,“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咱们是朋友,你怕什么,我不会说出去的。”杨瀚庭认真道。

    慕朝雨突然抬头瞥了他一眼,“那你先说实话,真的是皇上派了你的差事?”

    “当然啦,这还能有假。”

    “这差事不是你求来的?”

    慕朝雨一句话就把杨瀚庭问住了。

    杨瀚庭嘴里嘟嘟囔囔的,半天才低声道:“你跟漠尘都走了……我到处都打听不到豆姑娘的消息,我觉得一定是漠尘把他妹子也带走了,所以就追来了。”

    艾玛,这洗不净的桃花债!

    内室中,余玖掩面汗颜。

    她还能说神马,杨瀚庭居然能为了一个只见过几面的女人向皇上讨了份别人都不愿意接的危险差事,大老远的赶上慕朝雨,就为了打听“豆姑娘”的消息。

    要是有一天他知道那位豆倪晚姑娘就是她……他会不会手撕了她?

    啊啊啊宝宝好害怕!

    外间屋寂静无声。

    余玖竖起耳朵小心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好半天也没听慕朝雨开口。

    余玖的一颗心扑腾扑腾的跳。

    慕朝雨应该不会把真相告诉杨瀚庭吧,他还想让杨瀚庭替他娶钱府的钱倩倩呢……

    她心里想着,忽觉头顶有些痒,抬手一抓,只觉毛茸茸的。

    糟糕,兔爷三号的药效过了。

    她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伸手到腰间的荷包里去掏药丸。

    在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让杨瀚庭发现她的秘密。

    摸出一颗药来丢进嘴里。

    咦?药的味道为何不苦了?

    低头看向手里拿着的荷包……啊啊啊啊!MMP,吃错药了!

    她刚才吃的居然是兔爷二号!

    红色的药丸,没什么味道,吃了就能变成青春亮丽平胸无敌美少女!

    余玖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天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智商欠费,急需充值,然而却发现没有WIFI的感脚。

    外间屋。

    慕朝雨闷头不说话,杨瀚庭也不敢乱插言,眼睛来回的转。

    忽听内室传来“哎”的一声惊呼。

    杨瀚庭转头看过去,嘀咕着:“你那小徒弟不会又在闯什么祸吧?”

    慕朝雨也看了一眼通往内室的帘子,“明天你帮我办件事,事成之后,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那些事。”

    “真的?”杨瀚庭露出兴奋的表情,“你能告诉我豆姑娘在哪吗?”

    慕朝雨“咚”的一声把手里的杯子重重放下,冷冷吐出两字:“不能。”

    杨瀚庭苦了脸,“慕朝雨,你不能这样,我好不容易看中了个好的,做为朋友你应该支持我。”

    “先帮我把正事办了再说。”慕朝雨再也不想听他说起有关豆姑娘的事了。

    “好说好说。”杨瀚庭见他要发火,也连忙收了心,“你说吧,什么事?”

    “成亲。”

    “哈?”杨瀚庭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事?”

    “成亲!”

    “和谁?”

    “庆州城钱府,嫡女钱倩倩。”

    杨瀚庭反应不过来,“你的意思是……让我娶钱倩倩?”

    “是入赘。”慕朝雨纠正。

    杨瀚庭啪地一掌拍在桌面上,“你在开玩笑?”

    慕朝雨摇头,“明日钱府会来人接亲,你到时扮成我的样子,到钱府去洞房。”

    杨瀚庭面色一红,“这,这怕是不好吧,就算是假的,入了洞房那可就……可就是……停不下来了。”

    听了这话慕朝雨和内室的余玖面部全都有些抽搐。

    话说杨大人,你就不能收敛点吗,都知道你是个提枪就能上阵的,可也不能这么直白。

    什么叫停不下来,你是饿狼吗?

    “你不用担心,到时你自会停下来。”慕朝雨淡淡道。

    “钱倩倩长的很难看?”杨瀚庭问。

    慕朝雨摇头,“还好。”

    “那是……她是个傻的?”

    慕朝雨再次摇头。

    “那……就是她身体有问题,是个残的?”

    慕朝雨仍旧摇头。

    “那是什么?”杨瀚庭追问。

    “她是个死的。”

    “噗!”杨瀚庭一口茶喷出来。

    咳了半天,他破口大骂,“慕朝雨,你搞的什么鬼,居然让我娶一个死人!”

    “你相信这世间有妖物吗?”慕朝雨一字一顿。

    杨瀚庭呆住了。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妖物……”

    慕朝雨对着门外唤了声:“小咩咩。”

    门开了,魔物羊钻了进来,当着杨瀚庭的面大大咧咧的爬上了椅子,像个人似的坐在上面。

    杨瀚庭惊讶不已。

    “慕朝雨,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慕朝雨指着魔物羊,“你认识它吧。”

    “知道,它是你小徒弟养的宠物。”

    “若是我说有妖物在背后控制了钱府,你可信?”慕朝雨问。

    杨瀚庭突然哈哈大笑,“慕朝雨,你别逗了,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妖物,你是说书的故事听多了吧。”

    慕朝雨淡淡瞥了他一眼,对卷毛羊说了句:“让他清醒清醒。”

    小咩咩抬起蹄子,啪地一下抽在了杨瀚庭的脸上。

    杨瀚庭被打蒙了,脸上留着一个清晰的蹄子印。

    “慕朝雨,这只羊,它,它打我?”

    内室的余玖再也忍不住,悄悄把头伸出来。

    天啊,她看到了什么,两人一只羊围着桌子坐在那里……气氛诡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