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369章 情与恨,闺与怨
    千总府,后宅。

    邱扶风看着丫鬟们恭敬的呈上来两只青瓷瓶。

    “这是小鸠姑娘让人送来的,说是润肤膏,宫里的娘娘们都用过呢。”丫鬟讨好道,“夫人用了定会越来越好看。”

    邱扶风淡笑了一下。

    但凡是女人,谁不希望自己能青春永驻,越来越美呢。

    她也不例外。

    她拿起一只青瓷瓶,打开闻了闻:香气幽然,不浓烈,但却很持久。

    果然是好东西。

    她点了点头。

    福郡王是皇帝身边最信任的大夫,用他的方子制出来的东西必是好物。

    只可惜……就算她用了,那个人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想到这里,邱扶风不禁有些黯然,单手抚上小腹,阵阵失落袭上心头。

    本以为嫁给了杨绍文,就算是他再怨自己用了手段,也会渐渐被自己感化。

    这么多年,她尽心尽力的伺候他,打理中馈,她想做他的解语花。

    可是杨绍文却总是把她视为洪水猛兽,随军在外时,他从不给家里写信,就算是回来了,也没有跟她私下说半句体贴的话。

    想到这些自己的境遇,邱扶风眼圈不禁红了。

    在彭城时,不知多少人家踏破门槛来提亲,其中也不乏像杨瀚庭那样的,一心要娶她过门的富家子弟。

    然而她却对杨绍文情有独钟。

    杨瀚庭更像是纨绔子弟,在彭城时,他每日都跟着一帮酒肉朋友不是去茶楼酒肆,就是听曲找乐子。

    只有杨绍文,总是跟着武师修行武艺。

    每次她远远望见杨绍文习武的招式,一颗心便不由自主的跳个不停。

    她觉得男儿就应当像杨绍文这般,有志向,以后才能封妻荫子。

    所以她不顾家中反对,一心想要嫁给杨绍文,最后甚至用了令人不齿的手段。

    总算是,她如愿了。

    杨瀚庭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了自己的堂兄,一怒之下远去京城。

    没想到杨瀚庭去了京城后,竟混了个内务府六库郎中之职,先不说他官居几品,单是在皇城天子脚下就足以令他混的风风光光,现在更是被皇上派了皇差,任命他为监察御史。

    回过头再看她的夫君杨绍文,当初觉得他沉稳可靠,做人办事从不浮夸,可是在入了军中后,他这性子经常得罪人。

    他不肯与别人同流合污,所以上峰总是压着他,结果混了这么多年也只是个千总之职,被留在钒城这种小地方,守着险要的筒骨关。

    “夫人,您别伤心,老爷是因为军中事务繁忙,所以无暇顾及到您,老爷今天一整天都在书房呢,要不奴婢去炖些补品,夫人您亲自送过去?”

    邱扶风缓缓摇头。

    像这样的法子她用过很多次。

    杨绍文并不拒绝,可是她送去的汤他从来都没喝过。

    邱扶风闭上眼睛,不让眼底酸意涌出来。

    当初杨绍文就是因为喝下了她送来的加了料的汤,才促成他们之间的婚事,同样的错……他不想再犯第二次。

    他……一直认为那是他的错。

    他不该受到她的诱惑……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算是他喝下了汤,也并没有与她发生什么,最后还是她不得不咬破了手指做假,才顺利得到了与他的婚事。

    “夫人?”丫鬟们见她情绪低落,全都不知所措。

    邱扶风好一会才睁开眼睛。

    “我没事。”她平静道,就好像刚才失态的人不是她,“对了,杨……大人现在何处?”

    “杨大人刚从福郡王处回来,听说老爷也在寻他,应该是有正事要商议。”

    邱扶风眼睛忽地一亮。

    “你们去把杨大人找来,就说……我有事和他说。”

    前院,杨瀚庭还没等进杨绍文的书房就被邱扶风的丫鬟堵住了。

    “夫人有请。”

    “哪个夫人?”杨瀚庭一句话就把丫鬟问的愣住了。

    哪个夫人,千总府里还有哪个夫人?

    “自然是我们老爷的正室夫人了。”丫鬟偷眼打量杨瀚庭,心里却在嘀咕,这位杨大人好像有些“傻”。

    千总府里的这些下人全都是离开彭城后卖进府来的,所以她们并不知道杨瀚庭以前与她们夫人之间的关系。

    杨瀚庭站在那里望着不远处的书房门,一动不动。

    “杨大人,我们夫人还在等您呢。”丫鬟催促着。

    “哦?她在等我?”杨瀚庭自嘲的笑了笑。

    丫鬟并没有读懂他脸上的表情,带他去了后宅。

    一旁丫鬟挑了帘子,杨瀚庭走进去。

    邱扶风坐在桌案后,衣裙华美,发间插着金簪。

    她亲手端起茶壶,斟满两杯香茶。

    杨瀚庭垂眸看着那杯茶,并没有伸手接。

    邱扶风抬头看着他,姣好的面容带着温柔的笑,“看什么呢,坐啊。”

    一切都好像没有改变过,他还是那个纨绔子弟的他,而她还是那个羞涩的大家闺秀。

    每次她出府来,他都会佯装在茶楼偶遇,她只当他日日都在外厮混,谁知他要在外面苦等多久才能“偶遇”她一回。

    杨瀚庭深吸了一口气,坐下来。

    “听说你与福郡王才从彭城那边过来。”邱扶风柔声道,“不知杨府那边,两位伯父都过的好吗,还有灵灵和娇娇……她们也都快嫁人了吧……”

    在彭城时,她的娘家与杨府两家关系极好,过年过节时经常走动。

    “还好。”杨瀚庭含糊的应着。

    邱扶风又问了不少有关杨府的事,杨瀚庭敷衍着,提不起精神。

    时间久了邱扶风也觉出异常来。

    杨瀚庭以往可不是这样的性子,怎么现在他就像个木头人似的,问一句答一句。

    “瀚庭?”邱扶风端起茶杯,“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在怪我。”她哽噎着,“可我是真的喜欢你堂兄,所以……我只能对不起你了……”

    杨瀚庭看着邱扶风端在他面前的茶杯,眼底泛起苦涩。

    “我没有怪过谁,嫂子你想多了。”

    “我知道你恨我,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只希望你不要跟你堂兄两人再生分了,就当我求你,这杯茶就算做我向你赔礼了,求你能帮帮你堂兄,他这几年在官场上不甚得意,你多帮帮他。”

    杨瀚庭看着她手里的茶,没有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丫鬟弱弱的一声:“老爷……您怎么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