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379章 没睡着也会做梦?瘦猴又来偷东西
    夜色中,邱扶风站在院门口,鬓发松散,神色憔悴。

    余玖拉着杏林躲到一边。

    她并非是怕邱扶风,只是不想掺合在里面。

    夫妻矛盾这种事,外人是不好介入的。

    邱扶风拦在门口,定定的望着杨绍文。

    “夫君……”

    杨绍文皱了皱眉,“你来做什么?”

    邱扶风低下头,无意间飘落的一缕发丝更显得她楚楚动人。

    余玖不禁想起那句:最是低头的温柔……

    “让开。”杨绍文显然并没有被邱扶风的外表迷惑,他推开她,回身向着余玖做了个请的手势。

    杏林护着余玖经过邱扶风身边,走出院门。

    邱扶风跟在后面也出了院子。

    “夫君,妾身究竟哪里做的不好,你为什么不肯给我机会。”邱扶风追了出来。

    杨绍文横过身子拦住邱扶风,好像生怕她离余玖太近。

    邱扶风身子颤抖着,眼底有水珠在打转。

    杨绍文面色平静依旧,“以后你不要到这里来,而且没有我的命令,你也不要进院,小鲛还病着,就算她现在的身份是妾室,我已允了她每日不用晨昏定省,也不用去你跟前立规矩。”

    “为什么……”邱扶风双唇失了血色。

    “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结果吗?”杨绍文正色道,“你想让我娶你,我娶了你,你不想让我纳妾,我便连通房也不留,现在你又希望我纳小鲛进府,如你所愿,她现在成了我的宠妾……这一切都是你所希望的,我满足了你的心愿,你还想怎样?”

    “我想怎样……我要问的是你想要怎样!”邱扶风再也经受不住刺激,她丢掉了以往的优雅,丢掉了她的矜持,她只想问个清楚,为什么他不肯爱她。

    她嫁给他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爱过她。

    “邱扶风,够了,别再闹了。”杨绍文叹了口气,仰望向夜空,“我累了。”

    看着冷漠的夫君,邱扶风哭了。

    余玖见状拉了拉杏林的衣袖,带着魔物羊悄悄溜走。

    她可不想在这里听着怨妇的哭诉。

    身后隐隐还能听见邱扶风绝望的哭泣声。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爱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连看都不肯看我一眼?

    为什么……为什么……

    恍惚间,余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

    随着她向前走,周围的景物变成了之前她曾到过的梦境。

    四处都飘动着黑色的纱幔。

    纱幔后隐隐浮现着一个男子的侧影。

    “鸠羽,你为什么不肯爱我?”

    余玖停下脚步,惊恐的望向周围。

    杏林不见了,魔物羊也不见了,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鸠羽?”黑色纱幔后的男子侧过头来,似乎在看向她,“你为什么不肯爱我?”

    余玖嘴巴翕动着。

    她很想大吼一句:你谁啊,我连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为毛要爱你啊!

    然而她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她就像被无形的钉子钉在原地,听着那人忧伤低语。

    真的是够了!我又没有睡着,没有做梦,为什么要被困在这个奇怪的地方!

    余玖用尽全力想要移动身体。

    “小心!”耳边传来杏林的惊呼。

    紧接着她被扑倒在地。

    接触到地面的瞬间,她发现自己仍然在千总府的后园里。

    杏林扑在她的身上,把她压在身下。

    余玖回不过神来。

    “怎么回事?”

    “刺客。”杏林抱起余玖,也不管这姿势她舒不舒服,强扯着她往后退。

    余玖这才注意到魔物羊扬着头,立在她们面前,正盯着前方一团黑影。

    那黑影像是个孩子,又瘦又小。

    在那影子想要跃上树的时候,魔物羊法力展开,绿光罩在对方身上。

    “啪叽!”那个人影掉在了地上。

    “看你还跑咩,跑个试试咩?”魔物羊威风凛凛的走过去,抬起蹄子照着对方的脑袋一通狂抽。

    “跑,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咩,你怎么不回答本大爷的话,你聋了咩!”

    那黑影被它打的吱吱乱叫,怎耐被魔物羊的法术定住,想跑也跑不了。

    其实真的是魔物羊冤枉对方了,它发出的声音只是“咩咩”的羊叫,对方根本听不懂。

    余玖走和杏林走近些,这才发现那个黑影竟是之前从军营逃走的“瘦猴”。

    余玖叫起来,“是那只偷食儿的猴子!”

    “你才是猴子,我是长洲国猴将军,你快点把我放了,不然长洲国派兵来平了你们钒城!”瘦猴向她龇牙。

    “呦呵,你还挺厉害的。”余玖抱着肩膀,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瘦猴,“就你这样的还是什么将军,长洲国那边的人都死绝了吗?”

    “你敢再说一遍!”

    “啪!”羊蹄子准确的抽在他的脸上。

    “好,那我就再说一遍,你们那边的人都死绝了吗,要你来做将军。”

    “你敢……”

    “啪!”魔物羊又是一蹄子。

    瘦猴疼的直叫唤,“我刚才说什么了,你就打我!”

    魔物羊收回蹄子,“不好意思咩,打早了。”

    余玖默默汗颜。

    不等她有机会细细审问清瘦猴,漠尘突然从天而降。

    “原来是只小猴子,没几两肉。”漠尘嫌弃的端详着对方。

    瘦猴被漠尘的目光吓的直哆嗦,“你,你要做什么?”

    “烤猴子肉也挺好吃的。”漠尘对余玖道,“在长洲国时我曾吃过几次,味道还不错,你和慕朝雨想不想尝尝?”

    余玖捂着嘴连连摇头。

    他们可不像漠尘,没有重口的嗜好。

    漠尘把猴子将军捆了,轻松的扛在肩上。

    余玖奇怪道,“你怎么会在这?”

    “还不是因为你师父,只要你一个人出去他就会让我跟着,本来在猴子刚出现时我想动手的,可我见你这只小羊挺厉害,所以就在树上面多坐了会……嗯,不知这只羊吃起来会是个什么样的口味。”

    魔物羊脑门上哗啦哗啦的淌汗。

    余玖这才知道,原来她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其实漠尘都在暗处保护她。

    把瘦猴带回了慕朝雨处,漠尘把他倒吊在房梁上,还让小舍儿弄了个火盆来。

    “点上。”漠尘咧嘴露出尖锐的虎牙,“猴子这种东西最容易逃了,一会他要是不配合,我就直接把他烤了,正好缺个夜宵。”

    瘦猴吓的瞪圆了眼睛,“我是长洲国派来的特使,你们不能杀我!”

    “什么特使,我们没有看到。”慕朝雨优雅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小口,“对了,忘了告诉你。”他看向漠尘,“这人吃肉时向来连骨头也会嚼了吃掉,所以你会连骨头也剩不下。”

    余玖就这么看着慕朝雨和漠尘两人,三言两语就搞定了这只猴子。

    “我只是想来见识一下皇室的证物。”猴子老实交代道。

    “顺便?”慕朝雨提醒他。

    “顺便……偷走。”猴子感觉着脚下越来越热的火盆,感觉快要哭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