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420章 小鸠,你仍是我的妻
    鸠羽稀里糊涂的就被左冥王拉到了阳间。

    “等,等一下,殿下你的身体……”鸠羽忽见左冥王的身体倒了下去,吓的她急忙上前去扶,然而左冥王却就势把她抱住了。

    他的睫毛擦过她的脸,有些痒痒的。

    鸠羽忍不住想要把脸移开,但慕朝雨抱的很紧,额头相抵,她感觉到了他身体冰冷的温度。

    刚刚冒出的一点旖旎的心思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到底在乱想些什么啊,不过是一个称呼,怎么心就乱了呢。

    “殿下,你怎么样,对了,药箱……”她想起这里是之前他们住过的新房,按照慕朝雨的习惯屋里一定会有药箱的。

    “不用药。”左冥王的声音隐隐带着笑意,“小鸠不用担心,我不会死,只要你还在。”他稍稍与她拉开距离,凝视着她。

    鸠羽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那……殿下您好好休息,我回冥府去了。”

    刚要起身,慕朝雨的手攀上了她的腰。

    “你走了谁来照顾我?”左冥王无助的望着她,好看的凤眸里闪动着柔和的光,语气哀怨。

    鸠羽举眼向天。

    这个画风不对啊……以前的左冥王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究竟是哪里不对了呢……

    看着鸠羽表情凌乱,左冥王弯了弯眼睛。

    “还不快点扶为师起来。”

    鸠羽无法,只能扶他起来。

    “你去叫小舍儿送些热的饭菜来。”左冥王吩咐。

    鸠羽这才想起左冥王与她不一样,她是阳身已毁,用不着吃饭了,可是他还得要依靠着阳间的食物才能活着。

    她把左冥王安顿好后跑出去找小舍儿。

    小舍儿在看到她时惊的大叫一声,“小鸠姑娘!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鸠羽着实心累,她的心灵跨度太大了,记忆里同时存在着黑无常与余玖的双重感情,她真有些拿不准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些阳间的“熟人”。

    “左……啊不,师父他想吃些什么,你去准备些来。”鸠羽不想提及自己消失,又回来的原因。

    小舍儿也是个精明的,见状也就不再打听,跑去准备饭食。

    鸠羽回到屋里时见左冥王躺在床上喘着气,好像累的不轻,在他身边放着一物,看着好像……梳妆镜?

    她转头看向梳妆台,只见台面上空空如也,原来放在上面的镜子不见了。

    鸠羽嘴角扯了两下,好不容易才控制住面部的抽搐。

    本来身体就要不行了,您还折腾,怕自己死的不快?

    “殿下,您怎么把镜子搬到床上了?”鸠羽问。

    左冥王仍在喘气,脸上却带着笑,“这样你就不能在我睡着时悄悄回去了。”

    鸠羽哑然。

    不多时,小舍儿送了饭菜进来。

    左冥王躺在那里动也不动,鸠羽只能亲手喂他吃饭。

    “真的不用服药吗?”鸠羽满腹狐疑,之前他明明都快不成了,怎么回来阳间之后他一下子就精神了。

    “为师的药不是就在这里吗。”左冥王神色疲惫,眼睛却舍不得闭上。

    鸠羽愣了半天才意识到对方说的“药”,指的就是她本人。

    “殿下……”

    “小鸠,我是谁?”左冥王向她伸出手来,在鸠羽惊讶的目光里,露出横躺在掌心的金锁,“你说,我是谁?”

    “冥王殿下。”鸠羽硬着头皮回答。

    左冥王呼吸一滞,“果然是狠心的白眼狼。”

    鸠羽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将金锁戴在了她的脖子上,“你是小鸠,我是慕朝雨,这里是阳世,不是冥府,在这里,你要记得自己的身份,你是我的妻子。”

    看着坠在胸口的金锁,鸠羽诧异的看向左冥王。

    “现在告诉我,我是谁?”

    酸涩的气息一下子冲进了鼻腔,鸠羽强行把视线移开,“你是慕朝雨。”

    她的回答显然没有让对方满意,左冥王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拽进怀里。

    鸠羽身体一僵,她不断告诫自己是鸠羽,是鸠羽,但对方的手轻抚着她的发顶,熟悉的触感就像带着魔力,不知不觉间,她竟沉迷在了这种温柔的触感里。

    “小鸠……真好……你还在。”慕朝雨像是要睡着了,低语呢喃,另一只手臂绕过她的背,将她整个搂住,脸颊贴在她的额头上。

    鸠羽被他搂在怀里,心里越发的苦,“我,我不再是小鸠了。”

    她本想说“小鸠”的阳身已灭,但慕朝雨却轻笑出声。

    鸠羽被他笑的心里发虚。

    “傻鸠,你从来都没变过,就算我失了身为冥王的记忆,我还是为你取了鸠羽的名字。”

    提起这事鸠羽的嘴巴不由得撇了起来,什么他取的名字,他明明是从一到九的几个数字全说了一遍,名字最后还是她自己选的。

    “别忘了我们已经成过亲,你是我的人了,别再弃下我一个人走了……”慕朝雨闭上了眼睛,呼吸渐沉。

    鸠羽呆呆的趴在他的身上,眼泪悄悄的流淌下来,沾湿了他的衣裳。

    心中明明有爱却要装做不在意,明明有情却要相忘,就算她变回了冥府的黑无常,可是在经过了“余玖”的一世后,她知道,自己再也做不回以前的那个冰冷无情的自己了。

    她的心已经被慕朝雨捂化了,再也硬不起来。

    他怕她会在睡梦中逃回冥府去,所以就把镜子藏起来。

    其实以他左冥王的身份,只要命令她,她就只能老实听命,但他没有这么做,就连当初自己无情的拒绝他时,他也不曾为难过她。

    “慕朝雨……你才傻,最傻了……”她小声嘀咕着。

    睡梦中,慕朝雨不知梦到了什么,唇角轻翘,带着愉悦的弧度。

    自从“小鸠”回来后,慕朝雨的身体逐渐恢复,半月后已然调养的七七八八。

    长洲国兔女皇帝悄然退位,众臣齐至福郡王府,迎接慕朝雨和小鸠入宫。

    鸠羽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要当皇帝,虽说皇帝的实权实则还是落在慕朝雨的手里。

    好歹他是堂堂冥府的王,却心甘情愿的变成了她的“君后”,不过好在长洲国本就是个没有规矩的地方,新帝上位丝毫没有影响到其他种族。

    这一日,退位后的兔女阿美陪漠尘进了宫。

    鸠羽看着跟在漠尘身后的那一群毛茸茸的兔女,一个个娇憨可爱,就连她们望着漠尘时的目光都透着依赖。

    能享得起这种艳福的,也真是没谁了。

    要是换成普通人,只怕是早就体力不支被榨干了吧。

    鸠羽心中腹诽。

    “你们想要一块封地?”慕朝雨坐在桌案后翻看着桌上的卷宗,头也不抬。

    “阿美她们兔族的领地太偏远了,又是深山老林的。”漠尘说着话,随着撸了一把兔女阿美的耳朵,“我想问你要个环境好些的地方。”

    “最好土地肥沃些,能种田。”鸠羽补了一句。

    慕朝雨与漠尘同时抬头诧异的看向她。

    “要种胡萝卜呀。”鸠羽尴尬道,“难道你养了这么多的老婆以后让她们喝风?”

    漠尘摸了摸鼻子,“哦,我原以为让她们上山吃草就行了。”

    慕朝雨:“……”

    鸠羽:“……”

    这媳妇养的也太便宜了,你怎么不上天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