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上,臣妾的然儿……臣妾的然儿死的好惨啊!怎么好好的跟着九王爷身边就跳崖了那?然然是那么的乐天派,怎么就会这么想不开那?”

    此时皇上面对许久未见的贤妃,看着她那玉簪绾起的发鬓上,滋生出来的几缕白发,更加的让他我见尤忴,而皇后在一旁不停的煽风点火,想要将然儿公主之死的罪名安加在九王爷萧狂的头上,

    见皇上依旧用那不减当年对贤妃的凝神注目,锦瑟皇后则改变战术的朝身旁那个同样和她一样神色狡诈的萧夜太子使了一个眼色,

    紧接着,萧夜太子则跪在了贤妃母子旁边,双手抱拳对皇上道:“父皇,母后说的对啊,然儿妹妹是在他萧狂身边跳的崖,当场并无其他人,儿臣认为,然儿妹妹死的蹊跷!”

    “萧夜你……”

    萧狂紧紧的攥着拳头,咬牙切齿的朝萧夜太子那里转眸望去,刚想冲动的去辩驳这突然泼到他头上的脏水盆子的时候,却被一旁的贤妃攥住了他的手,并且朝他摇了摇头,

    随即,贤妃则对皇上道:“皇上,皇后和太子的疑虑,臣妾都懂,必竟然儿是皇后的女儿,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但是,然儿公主殒命这件事情,臣妾的狂儿又何偿不肝肠寸断”

    提及到此,锦瑟皇后则脸色上浮现过一丝的奸诈。

    她则缓缓的穿着白色的孝服,这是特意为自己的女儿十公主萧然来奔丧的丧服,

    缓缓的朝那座在奉天殿的这个处理皇室家事的大殿的龙椅前面的那个气宇轩昂,一点没有被时间所变老的皇上福了福后,

    便缓缓的从那九层的龙纹台阶上面走了下来,长长的白色凤袍的袍尾,旖旎着铺在那一层一层的台阶上面,终于走到了那跪在地上的贤妃母子的面前。

    做为贤妃的亲子,过去,没被皇后在皇上面前进言和母妃在后宫里面没少被这锦瑟皇后明里暗里针对的萧狂则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母妃身前。

    眼神当中,就如同那凶猛的猛虎一样的盯着走上来的锦瑟皇后。

    “母后,是儿臣没有保护好然儿,与儿臣母妃并无干系”

    “瞧九王爷这话说的,你母妃可是你父皇心尖上的宠,你难不成在提防着母后要对你母妃做什么吗?”

    锦瑟皇后的话绵里藏针,字字锋利,

    而萧狂也没再怕过!

    就像他说的那样,前半生,母妃贤妃,为了能够让他在后宫,在这个恶毒的锦瑟皇后眼皮子底下把他平安的养大,已经受尽了屈辱与委屈,现在他长大成人了,成为了沧州之王的亲王,便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的母妃,尤其是皇后锦瑟!

    他只是轻轻的在锦瑟皇后的耳畔暗喃道:“难道过去的这十几年里,母后对我的母妃做的还不多吗?儿臣都件件事事记在心中那,不敢忘记,也不能忘记,他日,定当感恩戴德,十倍报答!”

    九王爷萧狂的话也字字诛心,带着杀气,面对如今,贤妃之子出落成人,又是这享誉四界的大名鼎鼎的邪王,多少锦瑟皇后还是由心忌惮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