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也是萧狂在锦瑟皇后耳畔说的这句看似宫闱尊卑有别的礼数的言语,却暗藏杀气,让那上前的锦瑟皇后顿时则感觉到了一种战战兢兢的恐惧感。

    本想着从皇上的身旁走下来,好生的借萧然公主殒命之事,彻底的将贤妃踩入泥潭,

    却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败在了她最忌惮的贤妃之子九王爷萧狂的霸道劲上。

    她只是微微的朝那眼神凶狠,犹如猛虎猎豹一般的萧狂点了点头,

    随即,便旖旎着那一身白色的孝服转身,固作震惊,却不知那二只身前相攥着的手,早已经一手心的冷汗了!

    她则强忍着内心中的惶恐,淡淡的回道:“你的生母,虽然是贤妃,但是,本宫却是后宫最大,母仪天下的皇后!这天底下的子民,都是本宫的子民!九王爷果然是懂得大体,知道感恩的人!”

    直到回到了皇上的身旁之后,那背对着萧狂的锦瑟皇后才肯将那张渐渐淡了下去的惶恐的脸色隐匿起来。

    坐在了皇上的身边后,皇后则对那跪在地上的贤妃道:“贤妃所说的然儿和你的儿子狂儿感情好,没错,这本宫也知道,全皇族的人都知道十公主和九王爷的感情好,

    可是,难道贤妃没有听过民间流传的一句话吗?

    叫做熟人好下手!”

    听到这,还未等柔柔弱弱,却很是贤惠大方得体的萧狂的生母贤妃反驳,血气方刚的萧狂则顿时怒了!

    他则侧着头,看着坐在他父皇身边的锦瑟皇后的那张尖酸的面容道:“怎么?母后让父皇不远万里,将儿臣还有儿臣的母妃召回京都,就是要兴师问罪的吗?”

    锦瑟皇后则显得尤为淡然的道:“问罪?本宫何时问过你罪?只是不知道,狂儿你何罪之有啊?”

    “少来你一贯的这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套路!看腻了!”

    萧狂则甩动着自己的一身锦蓝色的袍袖。

    一旁的太子萧夜则虎视眈眈的上前,与萧狂脸贴着脸,离得很近的杠言道:“大胆!萧狂,你还有没有一点尊卑有别了?怎么和我母后讲话那?”

    萧狂打心眼里面鄙视这个空有一个皇后母亲却自己不争气,无才无德的太子皇兄,

    跟本就没有回他的质问,反而面向高高再上的锦瑟皇后道:“母后,儿臣若是没有听错的话,母后刚刚说了一句熟人好下手,话已经说得这么直白了,还用在直白吗?”

    “九王爷,本宫可是知道的,别已为你深居在沧州封地,离皇城京都遥远,可是,你别忘记了一句话,叫做纸包不住火!自从你父皇将你们母子派发到了封地之后,你一直对你的哥哥萧夜夜儿很是不满!并且和天下各路豪杰还有四界当中的修魂人士,贬低你的夜儿皇哥,那么,本宫是不是可以这样猜测,你是觊觎你皇哥太子之位,

    所以,要尽你可能的接近萧然公主,

    然后再萧然对你最为放松警惕的时候,趁机一不做二不休的拔其你夜儿皇哥的心腹和羽翼?好啊,这回你的目地达到了,从今往后,这皇族再没有那个天真善良爱笑的灵动十公主然儿了,

    这回你和你的母妃,和本宫还有本宫的儿子,可以是二V二的公平竞争了!”

    “苍天可鉴!我萧狂,若是残害了手足兄妹,不得好死!父皇,您一定要不要轻信了母后的话,儿臣真的没有害然儿妹妹,她是自己为了心爱的人跳下重华山的!

    如儿臣真的要害她,为何又会在她跳崖后,便阻止了最神勇的探险家,深入到那重华山下的无底深渊去寻找然儿妹妹的生死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