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听到这样的指控,皇上则也无比的痛心!

    也许,死的不是萧然公主,是其他的皇子或是公主,皇上大可会坚信此生最爱的嫔妃贤妃和他生的孩子,不会残害手足兄妹的!

    而死的偏偏是萧然公主,这本来就让这个平日里面宠爱萧然公主可以上天的皇上无比的巨痛,

    加上萧然公主平日里确实总是往沧州封地跑,

    确实和萧狂走得很近,

    所以,爱女心切的皇上,当听到魏灵琅这样直截了当的指控九王爷萧狂的时候,

    整个人的身子颤抖了几下,朝后措了几步,

    若不是阿福公公及时的搀扶,恐怕皇上就摔倒了,

    他将自己的手颤抖着从那袖子里面抻出来,

    放在自己的太阳穴处,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里面轰的一下,

    而还没有等魏灵琅具细的胡编乱造他指控萧狂九王爷的栽赃之词的时候,

    见到皇上如此的对九王爷萧狂失望的样子,

    锦瑟皇后则眼神当中一紧狠辣的神色,

    便跪在了皇上的跟前,双手不停的揪拽着皇上的袍角,

    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抽泣着哭腔道:“皇上,然儿死的好惨啊”

    紧接着,就在萧狂忙着朝自己最爱的母妃贤妃不停的摇头辩解不是他推萧然公主的时候,

    锦瑟皇后则便又将那双仿佛要将萧狂母子俩撕扯成碎片的锋利眸子望向了萧狂,

    尔后,便更加火上浇油的添油加醋的道:“是,这么多年来,在京城后宫当中,本宫是和你的母妃在平日的生活里面有摩擦,

    可是,这搭伙过日子的平凡百姓的家族里面,也不免会有摩擦,

    这些都属正常啊?

    九王爷,你恨本宫,你可以害死本宫啊?

    然儿她那么善良,那么单纯,

    小小年纪,你也忍心将她推向了重华山,

    你怎么忍心做到的?”

    萧夜太子见自己的母后字字灼心的逼问着萧狂后,

    他便也继续的添油加醋的道:“是啊!九弟,真是白白可惜了然儿妹妹平日里对你的感情都要超过我和她的亲生兄妹的感情,

    你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侩子手!”

    萧狂此时微微的闭上眸子,

    不去听,不去想,

    更不想去找其他的证人去翻供!

    因为他深知,就算是将远在重华山细心医治刚刚解了千足蛛之毒的纳兰嫆婲的白希澈练药师回来,也会让锦瑟皇后母子轻而易举的拿他和白药师的好朋友之情给找出一大把的反驳理由。

    而他在这个世界上,

    最再乎的姑娘纳兰嫆婲,自己此时更不能去打扰,

    必竟,就算是帮自己说话,不一定能翻供不说,

    她现在还是在重华山拜师的重要时刻,

    很快就要举办拜师大会了,

    他怎么忍心因为自己的私事,而影响到了纳兰嫆婲的终身大事那?

    他只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暗暗的告诉自己,

    今天,这奉天殿里面,栽赃陷害他的每一副面孔,他都要牢牢的记在心上!

    而此时,当那双微闭的眸子,再次睁开的时候,

    他便死死的落在了萧夜太子和锦瑟皇后的脸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