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是这样,自从成了皇宇仙尊的徒弟,在这仙剑宗里面修魂练剑了几百年,与其说嬉嬷嬷只是仙剑宗中的一个管事嬷嬷,倒不如说,她潜移默化的存在,犹如云逸仙尊的母亲一般的形象,是云逸仙尊的精神支柱,往往在过去修魂的日子里面,云逸仙尊若是有什么心结,首先是会来找嬉嬷嬷的,并且一些大事大非上面,他更习惯让嬉嬷嬷来帮他把关。

    而这个据说是出身书香门弟的才女,也一直和已经坐化了的皇宇仙尊,也就是云逸机尊过去的师父传过不少的绯闻,

    但也都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罢了,

    仙剑宗,看似是一个修魂的净土圣地,却又奈何有人的地方就有事非,众口铄金,以讹传讹,这样的人与人之间存在的常态又不是光仙剑宗一处之地有的,整个世界不都这样吗?

    可是,嬉嬷嬷的端庄内外惠中,大气内敛的气质,却是在仙剑宗里面成为了一道很是不一样的风景,更是重要的存在。

    “您说的对,是啊,一切顺其自然便罢了!”

    看着铜镜里面的云逸仙尊的表情渐渐的淡然了下来,渐渐的变得从容后,穿着一身老青色印花纹图样的嬉嬷嬷则浅浅的一笑,只是那梨涡深处,已经满是皱纹纵生了!

    她轻轻的将那香樟木制成的梳子,放在了铜镜下面的一个锦盒里,尔后,又用自己的双手亲自的给云逸仙尊搭理了一下那绾完的鬓发后便道:“对,这才是老奴印象中的你,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万里云逸想要到的远方!云逸仙尊,加油!老奴在这里提前先祝贺你,在今日即将收一位首徒,以后啊,这空荡荡偌大的银銮殿里面,便不只是那对阴阳鱼陪着你度过一个又一个寂寞的一百年了……”

    “呼!!!希望如此吧!希望如此吧……”

    他说了几句后,便旖旎着那一套嬉嬷嬷亲手给他缝制颇具中国风风格的白色仙袍,缓缓的走到了轩窗前,便望着那银銮殿下面的仙剑大殿上已经布置得差不多的大会宴席,又朝重华山山下,半山腰等处鸟瞰了一番,看着络绎不绝的四界当中的修魂人士像小蚂蚁般大小,但却在一点一点的朝仙剑宗靠近走来后,他便再一次长长的深呼了一口气,那双背在身的双手,在那长长掩着双手的袖子里面,坚定的,笃定的攥着拳头,他在内心深处暗暗的表态道{无论这一世,有多么的不随人意,无论前途多么的未卜难测,纳兰嫆婲,这个徒弟本仙尊都收定了!本仙尊要把前一世所亏欠于她的,全都在这一世,哪怕泣尽我鲜血,也要还之!直到有一天,她能够成为这世上的强者,不再有人能够伤害于她,方可罢休!}

    云逸仙尊已经站在灵鹤的后背上,从银銮殿上面缓缓的飞落向了仙剑大殿,

    而此时,整个仙剑大殿上,便都是万里墨上仙还有杂役部的管事梦礼布置好的拜师大会的场景,

    一个主位,便是在一个像祭坛一样的高高在上的宗主之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