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狂,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在帮你在众人的面前,挽回尊容,你却要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纳兰嫆婲脸红脖子粗的愤怒,着实再一次的震慑到了萧狂,她的这一副模样,是萧狂第一次看到的,他甚至有一种难已接招的感觉,他则有些被吓到的样子似的,然后一边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边对纳兰嫆婲低垂着头道:“干嘛呀,干嘛这么凶巴巴的!可从来都没有一个人,敢对小王如此的态度的,你可畏是旷古绝今了!”

    纳兰嫆婲无论自己的内心中有多么的愤慨,但是,她依旧站在白虎兽的身旁,并没有离开它,只见她无比的愤慨的对萧狂道:“为什么人都要这么的自私?你只知道你自己的尊贵,你是出身皇氏,你是皇氏后裔,你是尊贵的沧州之王,你是初云大陆上的九王爷,可是,你可有曾想过,白虎兽不尊贵吗?

    它堂堂上古洪荒时期的神兽,本来,在属于它的生活的世界魔兽森林里面,生活的好好的,是你们,是人类为了自己的一已私欲,将它从自己的世界,硬生生的鞭打,捆绑,囚禁于此,你可曾有想过,你做的泯灭人性的事情吗?”

    纳兰嫆婲的话,犹如教科书一番,虽然让萧狂感觉到他自己在众人的面前很下不来台,但是,同样的让他感觉到好似自己的内心深处,真的萌生出来些许的愧疚,但是,他却表面上,依旧要尊严,不肯相认,只见他则低声的道:“随你怎么说,我从小是生长在宫廷里的,又不像你,从小就与兽为伴,我才没有你那么高深的悟道那,更加的理解不了你!

    反正,咱们即然是打赌约,那么,就要履行我们之前的约定,你虽然驯服了白虎兽,但是,你却没有勇气杀了它,那么,就不算你赢,算小王赢,明天在送你离开沧州封地回重华山的时候,你依旧得还小王一个吻!”

    听到萧狂的这些话后,纳兰嫆婲则顿时感觉到有些滑稽,她则无奈的摇头走向了萧狂,而白虎兽,则仿佛从她用那双纯粹的眸子,感悟了它之后的那一刻起,就视她为自己的主人的它,也随即尾随着纳兰嫆婲而去,这时,一直躲在纳兰嫆婲耳朵里面冬眠的她真正的贴身灵宠,小金蛇蛋蛋,则像坐滑梯一样的从纳兰嫆婲的耳朵里面滑落出来。

    然后则落在了白虎兽的那额头的虎纹“王”印上面,蛋蛋必竟是蛇,所以,在冬天的时候,就是那副睡不醒的模样,它则用自己的蛇尾巴,不停的拧拽着白虎兽的那长长的虎眸睫毛,然后有气无力,很是困乏的道:“你要干嘛?她有灵宠了,是人家,你难道不知道这初云大陆上面的规矩吗?主人与灵宠,一但缔结了盟约,那么是要忠诚的,你休想在我进入了冬眠期的时候,霸占我的主人纳兰嫆婲!”

    也许是蛋蛋的蛇尾巴在骚动着白虎兽的睫毛的时候,顺带着骚扰到了它的鼻孔,所以,它则蓄势待发的打了一个大喷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