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寒风簌簌,不到五岁的小世子萧萧乐,在锦芸香福晋的陪嫁丫鬟小螺的精心的怀抱里面给小螺那刘海上面凝结成的霜花拂落,那肉嘟嘟的小手,从那被包裹的棉被里面抻出来,那面容就像是一个早熟的小男子汉一样的神色坚定。

    “放心吧小螺姨娘,萧萧乐都记着那,王爷父亲地么凶,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放过娘亲”

    乳母还在后面几步一根头的追着,小螺则步履坚定的抱着萧萧乐,朝那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云霄殿跑着,小螺心里面清楚,绿萝已经死了,宝鉴公公也死了,现在,锦芸香福晋身边,就只有她了,她不能倒下,她要坚强!

    她则立马将小世子的小手塞回到了怀中的棉被里面,然后对小世子道:“你是王爷的骨血,你是他的嫡长子,是他的后继之人,只要你恳求他,说你不能没有娘亲,他一定会可怜你,放过你娘亲一条生路的!”

    “王兄,臣弟哪里有你那样的雷利风行啊,要么臣弟养的兵怎么会那么的废物那,让太子王兄那样轻而易举的杀成了一条血路”跪在地上的萧狂,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那双拳头攥得紧紧的,他的内心里面更是阵阵的剧痛,要知道,在这沧州封地,他最再乎的,就是他的人马了!

    哪怕是损伤一兵一卒,对于他来说,那都是对于他未来的大计的一种耗损,所以,他表面上在夸赞着萧夜太子,实则是在暗示着萧夜太子心狠手辣,泯灭人性。

    而这时,萧狂则继续的道:“这是哪阵风啊,把皇额娘还有太子王兄您吹到了我这不毛之地的沧州来了?有失远迎,还望担待啊!”

    纳兰嫆婲在这一刻间,很是佩服萧狂的隐忍,还有他这样沉稳大气的男人的模样,在这一刻间,都刻画得那样的真真切切。而萧狂刚想上前去教训萧狂,却在这时,被那个更加心思缜密的锦瑟皇后一把拉拽住了他的胳膊,并且朝他摇了摇头,萧夜太子则将那一脸的怒色连同他这个人一同退了下去。

    锦瑟皇后则将那眸子凝视着萧狂了一会,又聚焦到了萧狂身边的纳兰嫆婲,锦瑟皇后则在那个贴身高手车夫名为汤贤烁的搀扶之下,坐在了云霄殿的坐位上面。紧接着,她又看了看自己的侄女儿锦芸香,那副狼狈憔悴的样子,她并没有感觉到心疼!

    必竟当年自己在锦府的时候,是自己的大哥将自己充军为妓的,所以,她可以说,已经对自己的家族锦家,恨之入骨了,更为了报复自己的大哥,才将自己大哥锦章的女儿锦芸香嫁到了九王府,让她在这里失宠受罪的!

    而她此番过来,则是为了还有一点价值的锦芸香,必竟,自己儿子萧夜,还没有登基成帝,而这个羁绊着萧夜登基的绊脚石萧狂,又在这远离帝都的沧州,唯有自己的侄女儿锦芸香,才能在她威胁着锦府上下几百条人命的前题之下,给她往帝都里面带回一些有关沧州,有关萧狂的一些举动,这样,她才能安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