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抗日之特战精英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化妆侦查
    其实用悬赏来招募民夫,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倒不是秦风出不起这个钱,但这个口子一旦开了,以后做什么事情都得金钱开路,老百姓吃到了甜头,下一次想免费就困难了,而且这军民的关系也就完全成了雇佣关系,要想达到军民鱼水那种情分根本不可能了,可这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必须马上解决。

    到了晚上,刘建又派人送来消息,下派的工作组依然收效不高,虽然有些老百姓答应去,但也不是心甘情愿,主要是怕打击报复,大多数依然是敷衍。

    前来汇报的参谋建议,干脆用刺刀跟他们说话,这些刁民根本就不识好歹,将他们压上工地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而且已经有支部队已经这么干了,效果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整个村子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自发地带着农具上了工地。

    秦风闻言勃然大怒,斥责参谋这是谁下的命令,他可一再交代要善待老百姓,不许强取豪夺,威逼利诱,这样干跟鬼子有什么区别?

    看到秦风发怒了,参谋顿时一脸惨白,结结巴巴地告诉秦风,其实这个事情他们也是才知道的,这支部队是进城时投降的伪军改编的,是第七师的师长陈安国收编的,因为第七师攻城的时候伤亡挺大,急需兵源补充,加上以往对待投降的中队,只要没有犯什么滔天大罪,他们又主动投诚,一般都是收编了,因为是惯例,也不是什么大部队,总共才一千多人,就没有上报。恰好第七师第160团的团长在战役中殉国了,位置空缺了出来,就让这个原皇协军混成旅团第十旅团,旅团长章太高少将担任了。

    听了参谋的话,秦风虽然怒火中烧,但也没有当场发作,国民党军队的陋习太多,要想一步纠正过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像这种伪军,就算要收编,没有经过政审,秦风是绝对不会让他们进入部队的。尤其问参谋对这支部队、甚至是这个新上任的团长了解多少,参谋闪烁其词,估计是一无所知,秦风就更不放心了。但既然已经收编了,他们就算是了,朝令夕改的事情在军队里可是有影响的,但也不能就此放任他们,如果真是一粒老鼠屎,怎么样都不能让他们坏了一锅汤。

    问过参谋新第160团的防区在哪里,秦风命令他先回去,动员老百姓的事情暂时缓缓。

    参谋刚走,秦风就命令叶丽丽找了两身老百姓的衣服,他要亲自去160团的防区了解了解这个新上任的团长章太高。

    很快,两人收拾停当,秦风一身半旧的灰色西装,黑白相间的礼帽,脚上穿的是一双开了胶,但擦得雪亮的黑皮鞋,提着一个破损得厉害的皮箱,一看就是一个逃难的破落少爷,而且还是那种没有钱还死要面子的那种。

    反观叶丽丽就不同了,云鬓高挽,脸上还涂着淡淡的胭脂,一身丝绸质地的粉色旗袍,将她包裹得前凸后翘,再披上一件都不知道什么毛的坎肩短外套,修长的双腿上,穿着当下时髦得不行的纤维连裤袜,一双黑得贼亮的高跟鞋,再配一个时髦的小坤包提在手上。

    靓丽得让秦风不禁掩面,苦笑道:“姑奶奶,我们是化妆侦查好不好,不是去参加舞会,你这一身跟我的形象太不搭调了好不?”

    谁知叶丽丽一把挎起秦风的手臂,俏生生地道:“我找了,算这身最差了,而且我们不就是去会会一个团长嘛,又不是鬼子的特工,而且我们这种搭配,一看就是你这个破落少爷虽然可能没有几个钱了,但还是把老婆宝贝都不行,好丈夫哪种!”

    秦风彻底无语,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碰到这种轻松的任务,想尽办法她都得炫一回,聪明、理性如叶丽丽也不例外。

    秦风无奈,只好随她,吩咐孙武带两个小队的特战队队员,远远跟着就行了,虽然刚刚拿下的城池,城内难免会有残余的日寇特工潜伏,但秦风并不是要堤防他们会袭击自己,反倒是身边没有个使唤的部队,万一有什么事情都得亲力亲为,不习惯。

    特战师进入上饶之后,张向五也随即被派回去主持大局,特战队的队长之职就交给了孙武,毕竟是老队员,也算得上是秦风的得力战将,这个职位给予他再合适不过。

    虽然衢州是刚刚从鬼子手里夺回来的,但攻城的时候没有经过炮火的洗礼,对城市的破坏并不是很大,经过一天的整顿,基本恢复了正常秩序,加上秦风的安民榜一张贴,老百姓倒也能坦然面对,毕竟是,都是中国人不会像见到鬼子那样战战兢兢,但老百姓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欢欣鼓舞,反而一个个一脸古怪,让秦风百思不得其解。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橘红色的路灯相继亮起,可能久受日军的宵夜禁令,这猛然的放松让老百姓都觉得新奇,街道上反而比白天还要热闹,老百姓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在街上晃荡,沿街的各种小吃叫卖声到处都是,街道上的黄包车生意也特别好,秦风和叶丽丽等了半天才等到一辆,一路向城西而去。

    因为第160团是刚收编的部队,当初李治安也没敢将他们调到城外去,怕他们趁机逃跑,所以安排在西城区管治安,这也是他们平时干的工作,倒也车轻路熟。

    拉黄包车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子不高但很壮实,十月的天气虽然不是很冷,但夜晚还是有些凉意,中年人穿着无袖的短褂,一条已经脏得分不清颜色的毛巾搭在肩膀上。虽然拉着两人但两条腿跑得飞快,手臂上鼓鼓的肌肉满是汗珠点点,在路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师傅,我们不急着赶路,您慢点跑也没有关系!”叶丽丽依偎在秦风的怀里,好像很享受这个时刻,又或许是真的不忍这拉黄包车的中年人太累了,不禁高声说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