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1章 异世重生

    午后。

    阳光透过木窗洒进猪圈,铺着干稻草的地上,林思言双手紧攥粗布制作而成的暗色被褥角。

    她像是陷入痛苦的梦魇一般,眉心紧紧拧在一起,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纤长的睫毛不停地颤抖着。

    “林思言,我实话告诉你,你是我见过最无趣的女人,死板保守不说,而且还自持清高,你以为除了你我就找不到女人是不是?”

    “其实,林思言你还挺贱的,你以为你一个农村来的小姑娘真的能配得上我这个高材生,不过是见你对我好点而已……”

    “林思言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不就是个乡下出来的土包子,下等人……你个贱人,你怎么不去死!”

    “……”

    一声声数落宛若利剑一般狠狠刺入人的心口撕心裂肺的疼,林思言再次紧了紧手心,湿润的眼角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

    熟悉又陌生的狰狞面孔,凶狠满是杀意的猩红眸子,脖子突然被人掐住,呼吸变的困难、急促。

    “不,不要,我不要,不要死……”她绝望的扭头拼命挣扎,满脸泪痕,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兀的传来猪拱猪槽的‘哼哼’声。

    林思言猛地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拼命呼吸,等情绪平复下来后,才发现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

    还没来得及擦掉眼角的泪水,随之而来鼻间闻到一股恶臭味,那是只有农村才可以经常闻到的,一股腐烂蔬菜的味道和难以描述的粪味。

    林思言伸手揉揉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了。

    眼前是由木头和石头组成的一个小房子,里面被分成上下两层,上面全是晒干的稻草,下面是一个大大的猪圈,猪圈里关着一大一小两头猪,在猪圈旁边是一小块空地,而她现在就躺在这块铺着稻草的简易床上,身上盖着一块劣质粗布制成的薄被。

    她不是在那间公寓里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林思言的困惑还没得到解答,紧接着大脑猛地开始剧烈疼痛,紧接着一些纷乱的记忆被强行灌入脑中,疼的她在满地打滚,最终晕死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月上中天。

    林思言透过窗外的月光确认了眼前的情况,知道了白天看到的的确不是她的幻觉。

    她通过脑中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确定自己死过一次了,至于来到这里的原因她还没弄明白,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那个失控的渣男给活活掐死,一想到这一点她就止不住悲哀。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因果报应?难道她上辈子缺德事做多了?所以老天爷看不惯她,又把她丢进这个穷山沟来了?

    她上辈子也是出生在农村,除了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父母世世代代都是农村人,从小父母教育她就是要努力读书,以后不要回家挖泥巴。所以她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金钱的重要性。因为爸爸好赌,每次借的钱说事给她做学费可还没拿回家就赌掉了,回到家没钱就打妈妈,一直到中学以前她都恨不得这个爸爸早点死掉。

    为了让妈妈的日子好过,她努力读书,小学读完后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重点中学,学费全免,只不过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虽然是有出息了,但是问爸爸拿钱每次都如同乞丐问路人乞讨一般。她至今都记得在小妹小学出租房的地方,问爸爸拿四百块时,爸爸骂骂咧咧说了一通,最后直接把钱丢在地上让她去捡的。

    上了高中后,她就开始利用假期赚钱,端盘子、收银、大街发传单基本上她能做的工作都去尝试过了,也因为改革的关系,到了弟弟妹妹读书的时候,已经不再需要昂贵的学费了,因此家里的负担也轻了很多。

    上了大学后,遇上现在的男朋友,本以为终于找到了能让自己安心的港湾,却不想大学毕业第二年,已经计划着结婚的她,本想着在男友生日前夕给他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当晚却亲手抓住了出轨的狗男女。

    失去理智的她第一次出手打了男朋友一巴掌,万万没想到这一巴掌却成了导火索,男友恼羞成怒之下将她推倒在地,直接掐住了她的喉咙,直到她昏迷后就再也没能睁开眼。

    死了就死了吧,林思言怀抱着阿Q精神自我安慰着,毕竟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她并不担心父母养老的问题,而且爸爸这些年因为她常年不回家的关系,已经变了很多了。偶尔回家的时候突然想吃什么野味,只是口头上随口说说,下次回来就已经看见父亲准备好了。

    那个充满争吵打骂的家庭终于变成了她理想中的美好模样,可惜她却无法去享受那迟来的父爱了,只怪自己太信任那个渣男了。林思言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角,其实她更想知道,那个渣男在最后一刻良心有没有受到谴责。

    林思言悲伤了一会儿便振作起来,她甩掉脑中的痛苦,开始审视自己所处的地方,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前提条件是确保眼下的环境不会对她的生命造成伤害才行。

    她试图站起来查看四周,才发现自己现在的身体十分虚弱,让她连坐起来这个小动作都废了很大的力气,试了几次后,她勉强扶着墙壁站在了窗户边,同时也让她确定了,依靠自身的力气是没办法走出这个猪圈的。

    窗户太高,她强行站直了身体也只是在月光的照耀下勉强看清了最近的几栋房子,比现代的农民房更加简陋和低矮的房子,让她突然产生一种回到了小时候的农村的错觉。

    林思言收回目光,用颤抖的手将窗台上放着的一碗清水和一个已经干巴巴的窝窝头拿在手里,就着清水狼吞虎咽吃光后,确定肚子有了些饱腹感,她这才回到‘床’上躺着,开始查看原身的记忆,顺便寻找自己来这里的契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