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11章 酒楼卖鱼

    “慧儿,你咋说话呢?俺可是你亲娘哪!”慧儿娘又惊又气地盯着自家女儿,接着视线扫了众人一圈后停在林思言身上,“都怪你这个害人精,活该嫁给那个‘鬼见愁’猎户!”

    “娘!”慧儿警告般的声音响起,吓得这妇人急忙闭了嘴。

    林思言被对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后还是一脸莫名其妙,她根本就没有参与讨论,可最后自己反倒被对方记恨上了。无妄之灾,她也只能自认倒霉,决定以后遇见这妇人就绕道而行。

    叫慧儿的小姑娘霸气地将她娘的嘴巴给封住,这也让林思言松了口气,她就算一句话也不说可好歹是她们口中事件的主要人物,被人当着面说家里的不对,可到底是她的家人说多了还是让人觉得没面子。

    “其实,慧儿娘说的并没有错。”坐在林思言旁边的一位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的手同情道,“可怜的孩子,正值婚嫁的年纪却摊上了这样的爹娘,唉~”

    林思言呆了一秒,压下心底想骂人的冲动歪头打量坐在自己旁边的年轻妇人,这妇人长得很瘦,可一双眼睛一直滴溜溜的转,精明的模样让人有些不愿意主动和她打交道。比起慧儿娘的尖酸长相,孙氏这幅感觉随时都想着占人便宜的模样更让人敬而远之。

    林思言沉默了片刻见没人帮她搭话,不得已只好硬着头皮接话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嫂子知道你是不甘心的。”孙氏轻拍林思言的手背,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真是个傻孩子,当初开玩笑说让你去你舅舅家躲躲,你还真去了,真是……”

    林思言心头一惊,不动声色地瞥了孙氏一眼。孙氏虽然已经放低了声音,但是挨得近的几个人却还是听见了她的话,因此有几个女人纷纷扫了林思言一眼,又很快收回了视线。

    林思言惊讶的是,原主记忆里明明是自己想出来的法子,没想到竟然是别人出的注意,而对方现在说出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还真的理解不了。

    在古代这种聘则妻奔则妾的年代,逃婚或者私奔都是令人不齿的行为。值得庆幸的时,原主只是逃到舅舅家,并没有所谓的第三者这多少让林思言放心了一些,同时也对孙氏当成来异世的第二个重点关注对象了,第一个当然是李明泽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村里那么多爱八卦的女人,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大戏商场。林思言作为极力被爹娘以高价彩礼变相卖给猎户当妻子的当事人,本身这件事就很容易引起诟病,更别说她还还在大婚前擅自做主逃婚,被人说些闲言碎语也是很正常的。

    “俺就说她本来不愿意嫁给那猎户的嘛。”慧儿娘阴阳怪气地说道,“看你这模样儿还挺能装的,可别到时候受不了那猎户在外偷人哪。”

    “嫂子,说话的时候还是把嘴巴擦干净点啊,你说我偷人倒是拿出证据来,不然的话就和我去官府走一趟,让县官老爷说道说道,像这种胡乱污蔑人的家伙,该按个什么罪名合适?”林思言见慧儿娘变了脸色,刚才抓住自己手的孙氏早已放开她的手,她不禁在心底冷哼一声,接着扫了全车人一眼,“我嫁给李明泽这件事是我们林家的事,和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不希望从任何人嘴里听到关于我的闲话,要是让我知道谁在外头污蔑我的清白,我不介意和她到官府走一趟!”

    “行了行了,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你们就都少说两句,都是做嫂子的人了,就别和思言丫头一般计较了。”韩氏作为在场最大辈分的长辈急忙出来圆场,“思言丫头也别当真,大家都是闲聊两句,什么官府不官府的,别说的那么严重啊。”

    “嗯。”林思言当然没意见了,本来就是这些人挑起的矛盾,她一直不愿意和她们翻脸就以为她软弱可欺。

    不过,通过这件事她也意识到官府在平民百姓眼中的威望,只不过是稍微提了提就能让这几个妇人吓得脸色苍白,可见一斑。

    牛车在大家吵吵闹闹中很快就到了镇上,牛车跟着前面一辆牛车并排着停下,赶车的刘叔对大伙儿说道,“三个时辰来这里集合。”

    林思言下车后,就瞧见李明泽和几个村民站在不远处,真等待她们这些女眷下车后来与他们会合。

    李明泽等她走到身边后,就将一个木桶递给她,然后将放在脚下的背篓背在背上,率先往集市走去。

    林思言看着那条才两斤多的草鱼,又看看背着背篓走在前面的李明泽,以为他要带她去摆摊。可对方走过了集市也没有停留,好像根本不担心好位置被周围摆摊的人抢走。

    等两人来到镇上最好的酒楼时,她才恍然大悟。

    李明泽带着她从酒楼的后门走进去,那顺溜的模样一看就是经常来这里的。很快两人就找到了掌柜的,李明泽不多时就和对方谈好了价格。

    市面上的野味价格不等,根据不同动物的肉价格也不同,常见的野味基本上在十文到五十文不等。因为李明泽卖的肉都保留了动物的脑袋,所以掌柜并不担心他会掺假,加上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所以一背篓的野味卖了一两银子七百文钱。

    “掌柜的,我这里还有一条鱼,你看看收不收?”李明泽将掌柜给的钱和背篓收好后,从林思言手中拿过装鱼的木桶询问道。

    “收是收,不过这鱼太常见了,而且个头也不大,恐怕卖不了几个钱。”掌柜扫了一眼那条鱼,对李明泽实话实说道。

    李明泽闻言,瞥了林思言一眼,沉默片刻后说道,“这是山溪里的鱼,味道肯定比家养的好,掌柜的要觉得合适就给个实在价。”

    林思言心里不舒服了,这可是她在空间里鱼,先不说和山溪里的鱼有什么区别,但是她的空间可是个宝贝,里面产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差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