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94章 谈成合作

    陈瑾见状,忙安抚道,“李夫人误会了,我并未说过不和李夫人合作,只是觉得李夫人这分成有点多了,毕竟后期的店面、伙计的工钱以及内部管理可都是我一手操办啊。”

    林思言轻轻叹了口气,看着陈瑾那狡猾的一面说道,“如果亏损后你承担五成风险,我就愿意让出一成利益来。”

    陈瑾盯着林思言,笑的像只狐狸,“李夫人可真会算计。”

    林思言忍不住朝天翻白眼,到底谁更会算计啊,要不是她上辈子和客户多少有这些谈判经验,说不定已经在对方言语的攻势下把利益拱手相让了。

    “我答应李夫人的要求,不过既然是合作,这女性服饰的使用权难道不应该是本店无偿使用的吗?”陈瑾笑眯眯地说道,“还是说李夫人打算卖给了本店之后还从本店抽成,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林思言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是占了些便宜的,可是款式设计卖出去是一回事,免费给人使用又是一回事,她可没有这个兴趣白送给人,而且她觉得陈瑾实在是太不干脆了。

    “这款式设计出售是一回事,后期指导又是一回事,如果陈老板认为这两者可以合二为一,那么我也不愿意和你继续浪费这个口舌了,这款式如何,能卖出什么价,作为商人的陈老板想必比我更了解。”林思言不紧不慢地边说边站起来,“咱们买卖不成人情在,以后再有合作也说不定。”

    “怎么?李夫人不打算继续谈合作了?”陈瑾打着哈哈,“讲价讲价,价钱就是讲的嘛。坐,坐,咱再继续说说。”

    林思言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似乎已经没了想和他继续谈下去的心思。她不是个满肚子花花肠子的人,面对陈瑾的拐弯抹角她见得太多了,只是觉得这样说话胃里难受的要死还要装出一脸笑容,实在是没必要,既然没诚意何必浪费时间。

    陈瑾见林思言这副模样,故作一脸肉痛地咬咬牙,捏捏拳头,下了好大的决心说,“好,我同意购买李夫人的款式和设计,你开个价!”

    林思言心底悬着的心立马降了大半,不过却没有完全降下去,“两件款式,三百两,一文不少!”

    “那么多?!”陈瑾震惊地嘴巴都快塞下一个鸡蛋,见林思言半天都不为所动,他知道她这是铁了心的,可自己还是不死心,“能不能再少点?毕竟就两个款式……”

    林思言抿了抿嘴,一脸不高兴地说道,“你要知道这是设计费,我设计款式不要时间啊,我修改衣裳不要银子啊,你只看到这成品的价格,没想过我付出的成果,我可以告诉你,这两款是相对简单的设计,这价格并不算贵,后续如若有复杂的款式,还要加价!”

    陈瑾鼻子都快气歪了,“合着李夫人是逗我玩呢,这两件衣服就三百两了,还有更贵的,你这不是要卖出个天价,我可不是开金铺的。”

    “陈老板难道没想过这款式推出去会达到什么效果,而且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只要做出了品牌,以后人家买衣裳就认准了咱们,你认为赚的钱会少吗?”林思言站了起来,将那件交叉襦裙从外翻到衣服里面,“这是我设计的基础商标,你可以看看,为了防止盗版。”

    陈瑾对品牌,商标啊都不太明白,唯独对盗版这二字十分了解,他是知道成衣店的生意不好做的原因,太多人能够模仿,而且就算这所谓的商标,只要有本事一样能模仿,到时候还不是别人说了算。

    陈瑾越发觉得林思言在糊弄他,“李夫人太会开玩笑了,若是真有这项技术恐怕也就没有什么赝品出现了,更何况服饰这种东西,只要买回去用心做都能做出一样的,到时候人家打着店铺的招牌上门找事,我们也无可奈何。”

    “我自然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林思言信心满满地说道,“只要陈老板和我写下合约,那么这店铺就相当于有了我的一份,我岂会看着它出事?”

    陈瑾看看衣服又看看林思言,最终一脸肉痛地点了点头,当然他只是被那两件衣服的款式给吸引了而已,之于林思言信心满满的防盗技术,他完全不相信。

    找了陈顺要来纸笔之后,陈瑾亲自拟了两份一模一样的合约,然后分别在上面盖了他的私章,然后又让林思言签字按下手印,这算是彻底完成合约了。

    合约搞定了,陈瑾又让陈顺送上三百两银票递给林思言,之后两个人商量了一些细节后,他恭敬地将林思言送出门,这与谈判之前天壤之别的态度并没有让林思言感觉到吃惊,毕竟她说的所有东西可都是上辈子总结下来的经验,这一古代人有几个接触过现代理念?

    临走前,陈瑾问了她关于创意和设计的一些问题,林思言思索了片刻用她认为能让对方听懂的话解释道,“在我看来,创意就是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的想法,是人们把再简单不过的东西或想法不断延伸给予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因此它可以用在方方面面,比如衣服的款式、菜谱的改进,以及对货物的买进和卖出上,还有你对珍品阁的管理上,甚至于用在……,咳,那些远的咱就不说了。”林思言摆了摆手,“说眼前的,就说这衣服的设计,比如这款裙子,你们最多就是改改花纹,下摆的颜色或者衣服由交叉襦裙改为直领,但我可以突破这个框框和束缚,设计出多个异于原有衣服的款式,这种创新的想法就是创意。”

    陈瑾难得地一脸严肃地收拢扇子,“这么说,李夫人认为你的创意值多少钱?”

    “无价之宝。”

    陈瑾错愕道,“这么贵?”

    林思言笑道,“创意只有用在最恰当的地方才值钱,同时需要识货的人,况且我的创意并不打算出售,这并不是钱多钱少能决定的,我靠这个谋生计,就好比我自家挖了一口井,我可以送你水,却不会送你水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