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媳:猎户宠妻养包子 > 第379章 任氏嫉妒
    马车在京城的巷子里走的比较慢,只是比人走路那还是快得多的。在空旷的街道上马车还可以跑一段路,如此过了两刻钟后,马车停在了一家府邸后门,然后老嬷嬷从上面走下来。

    那个追着马车跑的人在马车停下没多久就到了,恰好看到老嬷嬷下车和车夫交代什么,然后看着眼前熟悉的院墙顿时闪过不敢置信的神色,然后转身往将军府而去。  老嬷嬷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毕竟她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是那种会武功的护院或者其他人,是以她回到府里之后直接往正屋走去,不多时就瞧见正屋的院子中,一个穿着一身紫色裙子的妇人正坐

    在大树下一边看书一边乘凉。

    “夫人,这么大的太阳您还在这里坐着可不行,要是中暑了就不好了。”老嬷嬷忙走过去劝说道,“夫人还是去屋子里看书吧,在这里也伤眼睛呢。”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那妇人抬头瞥了老嬷嬷一眼,一脸幽怨道,“反正老爷现在有事没事就去那三个小贱蹄子的偏院,都不来我这院子了,我就算瞎了也不会有人关心,都是元氏那个贱人的儿子干的

    好事!”

    原来这妇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任氏,那个去见王恒亮的老嬷嬷不是别人正是任氏的陪嫁嬷嬷,她们之所以选择去针对李明泽和林思言,就是觉得不能让他没事找事给李尚再送什么瘦马来。  当然陪嫁嬷嬷忙着和王恒亮谋划的时候,任氏也没有闲着针对那三个瘦马,只不过她好歹活了大半辈子,不会傻乎乎地像李明珺一样冒失地去找对方,她只不过一点点将她们的日常开支减少,既不会

    让她们短时间内发现,也不会让人觉得不对劲,是以这么多天以来谁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

    “已经按照夫人的意思交代下去了。”老嬷嬷说道,紧接着见任氏面色不善不由问道,“这个时候老爷不是刚刚从外边回来吗?没在书房处理公事?”  “他要真在处理事情我也就不说了,可那三个小贱蹄子竟然借机送参汤去给老爷,你说着大夏天的谁需要喝参汤滋补啊?!”任氏气的手中的书都被丢在了石桌上,深呼吸一口后说道,“事已至此我也怪

    不了谁,只能说若是老爷真想纳妾我也阻止不了,但是绝对不允许她们来膈应我!”

    “就是,夫人竟然治得了一个元氏,难不成还治不了几个瘦马?”老嬷嬷附和任氏说道,“况且这老爷要是把三个瘦马都纳了,到时候咱们就算什么都不做,就坐山观虎斗也够乐了。”  “说的也对。”任氏想着那个场面都高兴,更何况她的几个孩子也都大了,就算李尚真的纳妾了她也无所谓,她还不信李尚敢让她们动自己正妻的位置,“那我可要好好探探老爷的口风了,若是只纳一个

    可不行。”

    “至少也要让老爷纳两个,这样也显得夫人深明大义。”老嬷嬷在一旁出主意道,只不过这主仆二人都想着让对方不好过,是以根本不可能如此深明大义让李尚纳妾。

    毕竟每个女人都不喜欢有其他女人来分了自己丈夫的爱,就算不爱对方也无法接受有其他女人来和自己争抢,就好比那是自己的地盘,是绝对无法让任何女人来霸占的。  在主仆二人忙着商议如何劝李尚纳妾至少纳妾两个的时候,李尚正坐在偏院的石凳上,听着轻画抚琴,轻语在给他说茶道,一旁的轻书则在翩翩起舞,偶尔一阵风吹来,将轻书的裙子微微吹起,伴随

    着悠扬的琴声,顿时仿佛置身于画中。

    李尚很久没有这种体验了,年轻的时候他酷爱和几位喜欢风雅的朋友去一些花楼中看舞姬跳舞,然后顺便吟诗作乐,好不快活。

    可成亲后没多久,因为任氏娘家人强势,根本容不得他有半点僭越,别说去风雅之地吟诗作乐了,就是稍微和几个朋友喝了几杯酒回去都会被数落,隔天大舅子就找他开始臭骂。

    若不是他娘逼着他娶任氏,知道任氏有门路,能让他这个处于中等偏上的秀才成功考上举人,能让李家成为官家老爷,他娘可是做了不少努力的。

    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始终忘不了元氏,即便是元氏最后成了他的小妾,可二人的感情却在有了个孩子之后被任氏记恨上了,甚至还搬出娘家人来压他。  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这些年一直被任氏压着他都没有多说什么,不过是他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毕竟孩子们都长大了,可如今自己身边又有了三位知音,而且一个个比当年的元

    氏还要善见人意,温柔体贴,他早已沉寂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复苏了。  “老爷,这是龙井茶,据说最好的龙井是采摘自清明前的明前龙井,据说采茶的都是貌美如花的处子,而且采摘时还必须提前洗过身子,然后采摘最嫩的新芽最终制作而成的顶级龙井呢。”轻语温柔地

    讲述着自己知道的有关龙井茶的故事,然后颇为感慨道,“只不过那明前龙井轻语只是听说过,却从未喝过,也不知道到底是何滋味。”

    李尚伸手拍了拍轻语白嫩的手背,惋惜道,“明前龙井是好茶,而且是宫廷特贡的好茶,老爷的官位太低了,至今也只是听闻宫中只有皇上和太后这样的人才能喝得到,就连梅妃恐怕都不见得喝过。”  “老爷不必妄自菲薄,在轻语眼中老爷就是最厉害的人。”轻语柔声说着,轻轻抓起李尚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老爷是咱们的天,没了老爷我们三姐妹也就什么都不是了,只因为有老爷在,所以我们三姐

    妹才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和老爷树下相会。”  “你是个贴心的人。”李尚感受到手下的柔软,有些心猿意马,脸上却没有半分表示,只是恰到好处地将自己的手撤回来,“你们都是苦命的人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