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没有人敢说话,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有什么动作,他们只知道此时的林思言情绪很不稳定,就连李明泽都没能给她任何帮助。

    李明泽误以为林思言魔怔了,忙在她耳边说道,“思言,念儿还活着!”

    林思言抬头看了李明泽一眼,静静地说道,“我知道,我在等周夫子来。”

    众人闻言,纷纷松了口气,早已等候多时的周夫子赶紧进来。

    周夫子早就已经通过仆从的口中得知大概的情况,但是看到床边的李念他的脸上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事情似乎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一些。

    李念的确是睡着了,但并不是完全没有问题了。周夫子虽然不明白李念脑门上的那个血洞到底是怎么堵住的,但是多少还是让李念此时的情况稍微好一些。

    给李念把脉之后,周夫子在林思言夫妻二人望眼欲穿的时候从床边站了起来,“让这孩子好好休息,咱们去外边说吧。”

    林思言听了这话,心头一凛不好的预感立刻冒了上来,“周夫子,念儿没事吧?”

    周夫子注视着林思言夫妻二人,见他们已经按捺不住想要知道情况的心情,赶紧将自己诊断的结果说出来,“这孩子的情况不太乐观,恐怕……”

    林思言顿时觉得五雷轰顶,周夫子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可她却已经完全听不进去,脑子里只剩下在山溪边上嘲笑被推入水中的李念的那几个人的脸。

    那些孩子最大的已经到了成亲的年龄,最小的也和念儿年龄相仿,就是这群人把她的孩子给害了,如今躺在床上生命岌岌可危,这些人统统不可饶恕!

    在李明泽与周夫子商量完怎么治疗李念时,他抬头就看见林思言疾步往外走,连忙叫道,“思言,你去哪?”

    林思言没有回答,李明泽又因为李念的情况不乐观离不开,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林思言走出竹韵居。

    实际上林思言根本没听到李明泽的呼喊,而是不管不顾直接冲向了村子里去,她要找那几个伤害自己的念儿的孩子报仇,她要让他们尝尝什么是死亡的滋味!

    林思言此时脑子里只有报仇这么一件事,可拖着湿漉漉的衣服快走进村子里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往回走。

    她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傻乎乎地冲进那几个主谋家中找茬的话,恐怕自己还没报仇就会被人家给反击了,毕竟这些伤害念儿的孩子们虽然年龄都是十一二岁了,但是家里还有强壮的大人,以她的能耐用这种最蠢的办法只会把自己给害死。

    刚才那一瞬间只是林思言失去了理智而已,此刻已经清醒的她立刻就想明白了利弊,同时也有了主意。

    林思言回到家后立刻去看小包子,确定小包子呼吸正常没有其他情况后她才回去将一身湿衣服给换下来。

    换好衣服出来,林思言将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贺春叫来,“贺春,去将贺武叫来。”

    “是,夫人。”贺春答应着,很快就下去将贺武给叫来了。

    贺武站在屋里头局促不安地叫道,“夫人。”

    林思言没搭理贺武,而是和贺春说道,“贺春,你到外面看着谁也不要放进来。”

    “好的,夫人。”贺春说着一边往外走去一边给贺武示意。

    等贺春走到外面守着后,林思言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贺武身上,“说说,今儿个是个什么情况?”

    贺武刚刚被李明泽叫去问了一遍,此时还没从大将军的威严中回过神来又被林思言给叫来了。

    此时他什么话都没说第一时间轨道在地开始认错,“都是小的的错,如果我早点拦着念少爷,不让他跟着他们去玩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好在念少爷没有大碍,否则小的死不足惜。”

    “你是该死!”林思言毫不客气道,“你比念儿大了整整五岁,他是个孩子你可快不是个孩子了!”

    贺武跪在地上给林思言磕头,“贺武知错,只要念少爷能够恢复健康,无论夫人怎么惩罚都可以,贺武自愿受罚。”

    “要是念儿有个三长两短,你脱不了干系!”林思言恶狠狠地说道,“到时候就算拿你几条命来都不足以洗清罪孽!”

    贺武听着林思言充满恶意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要是念少爷没能缓过来,恐怕他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就算念儿恢复正常了,但是你作为念儿的小厮看管不严也是你淡定失职,因此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林思言语气稍微缓和一些紧接着再次严厉,“除非你按照我说的去办事,不然的话我就把你给卖掉,重新买个身世清白的人给念儿。”

    贺武听了,脸上立刻露出惊恐的表情,他当然知道因为过失被主人卖出去的下场。

    虽然饿不死但是绝对不可能过得比现在好,而且还会因此和爹娘分离,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因此,贺武都没敢多想就直接接过话道,“夫人不要把我卖掉,我愿意按照您说的去办。”

    “好。”林思言对贺武的表现非常满意,“你必须发誓不能说给第三个人听,否则天打雷劈!”

    贺武一听脸都吓绿了却又不敢不答应,只好硬着头皮按照林思言说的发誓。

    等贺武发誓过后,林思言再次开口,“把耳朵凑过来!”

    贺武把耳朵凑过去,听林思言和他说她要让她去办的事情。

    可听完之后他傻眼了,“夫人,夫人的意思是让我去杀人?!”

    “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去杀人呢,你可别多想。”林思言突然面带微笑地说道,“我只是让你借刀杀人!”

    贺武看着林思言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头一次发现这位主子并不是外人所说的那么宽宏大量。

    贺武顿时哭丧着脸,“夫人,如果被发现了,我回去死的。”

    林思言反问,“在看到你伺候的主子差点被人害死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你也会跟着倒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