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11章 医院风波
    叶错背着大半药篓的草药,朝着云海市中心医院走去。他知道市中心医院的中医科,是会收购药农们在山上采的草药的,因为野生的草药普遍的比人工种植的药效要好。

    叶错现在需要钱,所以准备去贩卖一点药材。而且他运气比较逆天,在云雾山上,竟然挖到了一棵野生的黄精。

    可能很多人现实中不光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过黄精是什么。更多的是听说人参、何乌、灵芝之类的珍贵药材。

    但其实这种不起眼的草药,却是十分珍贵的药材,药用价值极高,价格也比这三种药材贵的多,有“一两黄精一两金”的说法,上了年份的黄精,更是具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可遇而不可求。

    叶错这一次挖到的黄精,看起来最起码是五十年以上的,假如这一次能够顺利的卖出去的,他的那五千块钱的保证金算是有着落。

    云海市是全国的经济中心,市中心医院自然也是全国有名的顶级医院,无论什么时候,总是人满为患。

    不过既然是大医院,里面的医务人员自然也有一种优越感。

    看着穿的土里土气,背着药篓的叶错,中医科室的一个胖子斜着眼,鼻子里哼出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卖药材?知道规矩吗?”说完伸手在叶错面前,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叶错一愣,道:“什么规矩?”

    胖子脸色一变:“不懂规矩你卖什么药材啊?这么傻,你自己的药自己留着吃吧。”

    叶错心中怒气渐渐升起,大约也明白了,这个胖子是在索要回扣。心中忍不住有些生气:现在的药农,赚的都是辛苦钱,好不容易冒着生命危险挖点药,还要被这帮肥头大耳的人克扣一大笔。

    现在的医院,已经成为一个死要钱的地方。普通人无偿献血,医院高价卖血;老百姓有大病小病,从来不敢进医院,因为不进医院说不定还能挺过来,进了医院,医院非得把你血吸干,还让你欠一大笔外债。

    死在医院里的人,比死在杀手手上的人要多得多,这世界有时候就这么奇怪。

    叶错冷声道:“我不懂规矩,就是来卖点药,你要是不收,让你们科室的负责人出来吧。”

    胖子大大咧咧地道:“我就是这个科室的负责人,你想卖药是吧。先在这等着吧,会有人来收你的药材的,我这么忙,哪有时间管你这点破药材啊?”

    说完胖子就要往外走。

    叶错淡淡道:“需要我等多久?”

    胖子冷哼了一声,鄙夷地道:“你要是等不及,你别卖啊,拿回去自己吃,真是有病!最看不起你们这些穷乡巴佬,就知道在土里刨东西,国家的药材都让你们偷卖了。你们这种人就应该算是犯罪,个个都给你抓到牢里,按偷窃国家财产罪判个三五年!”

    叶错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掩盖住了眼神中的锋芒。十年的杀手生涯,让他聚集了一身浓烈的杀气。

    那胖子本来指着叶错骂,忽然间被叶错的眼神吓了一跳,登时惊恐的后退了几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大脑中,忽然间出现一个惨烈如战场一般的画面,无数的尸山血海之中,一个面色冰冷的少年站立其中,他的手中有把飞刀,眼神更锋利的像一把飞刀。

    胖子额头出了一片冷汗,再看向叶错的时候,却又现他身上那种气质不见了,变得沉稳而又内敛。

    叶错因为死过一次,所以倍加珍惜现在,不愿意事事都靠拳头。

    只会使用暴力的,那是莽夫。真正的男人,遇事沉稳,懂得机变,不依赖暴力,也不惧怕暴力。

    胖子感到有点丢面子,朝叶错冷哼了一声,却不敢再说什么,离开了科室。

    叶错闲着无聊,左右环顾了几下,房间角落的一个铜人吸引了他的目光。

    这铜人和正常人的体型差不多大小,身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小孔,都是针头大小,旁边还有蝇头小字,标注了那些小孔的名称,原来是人体的所有穴位。

    这是中医所用的针灸铜人,既是针灸教学的教具,又是考核针灸医生的模型。考试时在铜人体表涂蜡,体内注入水银,令被试者取穴进针,如果取穴部位准确,则针进而水银出。如取穴有误,则针不能入。

    不过吸引叶错的目光的,并不是铜人,而是铜人腰间的几处穴位上,插着的几根银针。

    这几根针扎在了腰腹间的带脉穴、五枢穴、维道穴上,这几个穴道,属于奇经八脉中的带脉。

    人体的经脉系统,其实也并不完全相同,主要分为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两个系统。

    十二正经是人体的主要枢纽,沟通五脏六腑和四肢,以及头部,如同一个网络遍布全身。基本上人生病了,主要医治都是从十二正经入手。

    而奇经八脉则和十二正经区别存在,这八道脉络,既不直属脏腑,又无表里配合关系,“别道奇行”,故称“奇经”。

    奇经八脉中最著名的两脉,是任脉和督脉,也就是武侠小说上常说的任督二脉。

    其实整个奇经八脉的系统,便是华夏古武的支撑体系,因为不相通,所以真气难以运行。武者打通脉络联系,让真气运行体内,才能有武学上的进步。

    叶错前一世也是古武修行者,所以知道很多。这铜人上的几根银针扎的是带脉。带脉的穴位环绕在人体的腰腹间,连起来就像一条腰带,所以称为带脉。

    这一套脉络,平时治病的时候是用不到的,除非那人是修炼古武出了问题。叶错心中无比好奇,难道这市中心医院之中,竟然还有古武高手?

    不过人体的穴位,有许多被称为死穴,是不能碰的。奇经八脉中这样的穴位更多,而这几根银针,其中正好有一根,落在这样的一个穴位上。

    叶错忍不住皱眉,这个穴位在背部脊椎上,属于人体枢纽的一个穴位。在这个穴道上下针,的确短时间内,用外力沟通了任脉和督脉之间的联系,可以让人在武道上更进一步。

    不过,在联通经脉的同时,真气的运行也对经脉产生巨大的考验,就像洪水冲击河堤一样,假如河堤不坚固的话,洪水就会冲垮河堤。

    铜人上的这几根针,假如真的是用来治病的话,只怕被医治的人,身体再强悍,也挺不过一个星期,就会因为内脏衰竭而死。

    叶错一眼看出了其中的错误,忍不住摇头,庸医误人,这样治病,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他伸手将其中的一根针拔出,随手插在了另一个穴道上。

    先前那胖子此时正好进来,看见叶错在动那个铜人,立即了疯似得一下扑上来:“哎哎哎,你干什么呢?这是你碰的东西吗?你这个下等人,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你知道这是谁的东西吗?乱碰,我告诉你,碰坏了把你全家都******买到妓院去,也赔不起!”

    叶错心中一阵怒火。重活一世,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家人,叶错可以允许别人对自己的挑衅,但却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对他家人的侮辱。

    家人就是叶错的逆鳞,一旦有人敢冒犯,叶错绝对会让他后悔。

    “看什么看!我不弄死你就算你胖爷我今天心怀慈悲了,赶紧滚!你这种穷逼下贱鬼,站在这里都脏了这里的地方。”胖子一指门外,“真不知道你爹妈是死得早了,还是他们也没教养,自家孩子这么手脚不干净,不知道关在家里,还放出来祸害别人,你们这种下等人真他妈素质低下。”

    叶错眼中杀机一闪,走上前拍了拍那胖子的肩膀,道:“你好自为之。”

    “滚!”胖子连忙拍了拍自己衣服被叶错拍过的地方,仿佛衣服被弄脏了。

    叶错冷冷一笑,转头走出房门。

    胖子还在骂骂咧咧,完全没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微微一痛,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臭小子,找死啊你?下等人脏手乱摸,浑身都是肮脏的东西,等会我还要去消毒。你赶紧给我滚,不然我喊保安抓你,送你去公安局备案,让你一辈子洗脱不了当小偷的嫌疑,下半辈子在牢里呆着吃牢饭吧。”

    叶错冷冷一笑,提着自己的药篓就走。

    他刚才顺手一根银针刺在胖子脖子上的风池穴上,风池穴是人体三**死穴之一,被刺中之后,并不会立即死去,而是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到下雨的时候,就全身骨头和五脏六腑奇痒无比,无论怎么用手抓都不能缓解,如同被无数的蚂蚁啃咬,最后将自己全身的皮肉抓破,忍受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的痛苦。

    胖子看着叶错走了,才冷哼一声,像是对待命根子一样,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铜人,确定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可是外面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胖子立即大怒:“妈的,小杂碎,不是让你滚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当你胖爷好说话是吧?”

    “孙主任肝火不小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胖子名叫孙大富,正是中医科室的主任,但是听到这句话,却猛然间浑身一抖,脸上的凶神恶煞立即换成了一脸的媚笑。

    “云老,是您啊?哎呦,真是一场误会。刚才有个没教养的小杂毛,在这里面瞎胡闹,不过云老您放心,您的铜人我奋力的保护下来了,绝对没有让那小子碰到。”孙大富一张肥脸努力的挤出恶心的笑容,一脸的油腻,那谄媚的样子,幸亏人类没有尾巴,不然绝对和狗分不出两样。

    眼前的云老,本名云野鹤,看起来干干瘦瘦的毫不起眼,土土的山羊胡老花镜,活像个农村小老头,但若是华夏医学界的顶级专家聚集于此,却全都要喊他一声前辈了。

    云野鹤是全国最有名望的中医世家的掌门人,门徒遍天下。他并是不市中心医院的医生,此次不过是因邀请,来市中心医院为一位在全国都能算得上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治病。所以孙大富也是对其百般的讨好。

    云野鹤听到孙大富的话,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随意的瞟了一眼铜人。

    但是仔细的看了两眼之后,云野鹤忽然间双眼放出一阵精光,一把抓住孙大富:“这根针,是谁挪动的?”

    孙大富心中咯噔一下,将叶错骂了几百遍,连忙摆手洗脱自己的干系:“不是我啊云老,跟我没关系!一定是刚才那小子,就他一个人进来过,肯定是他。我早看出来他不是好东西了,一定是他!”

    云野鹤脸上一喜:“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吗?可以找到他吗?”

    孙大富连忙点头。这次云野鹤来,治疗的可是个大人物,而且据说因为病因太奇特,一直进展不大,假如没治好,事故摊到自己的头上,把自己的小命要了也赔不起啊,还好有刚才那个小子可以背锅。

    孙大富连忙拍胸脯:“跑不了他!这手脚不干净的小杂种,监控都拍下来了,他跑不掉的!”

    “那快去把他请回来!”云野鹤连忙道。

    “好咧,云老,我办事您放心,这小子,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孙大富显然没听见云老用的是请这个字,挽着袖子,出了中医科室,立即喊上十几个男医生和保安,“弟兄们,抄家伙,有个小杂碎敢偷云老的东西,走,跟我去把他抓回来!”

    而此时,叶错正背着药篓,晃晃悠悠的走向医院的大门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