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13章 云老的考验
    云野鹤虽然觉得让孙大富在这边自己扇耳光,有点丢人,但是来这边不短的时间,他也听说了孙大富平时的恶习。

    虽然不管他的事,但医者仁心,他觉得教训教训孙大富也好,以免以后他继续欺负那些没钱没势的患者。

    叶错看着孙大富,心中暗自鄙视,转身就走。

    云野鹤连忙上前拦着:“小兄弟,请留步,刚才让孙主任去请你时,没有说明白,产生了误会,我这边像你说声抱歉。可不可以与你单独聊聊?”

    叶错一愣:“为什么?”

    云野鹤笑道:“有些医术上的问题,想向你请教请教,还望小兄弟不吝赐教啊。”

    云野鹤此话一出口,周围的不少人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也难怪,云野鹤是谁?说是华夏国第一神医,绝对没有人敢有异议。

    云家世代行医,已经有千年历史,在医术方面,算是绝对的权威,用得着向叶错这样一个毛头小子请教?

    叶错也没料到是这个原因,他能看出来这个老头子身份不一般,因此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

    云野鹤心中一喜,带着叶错走出了房间的门。

    叶错跟着他,原本以为他会带着自己找一间比较安静的房间说话,没想到他却带着自己,径直朝着住院部后面一栋造型别致的小楼走去。

    叶错知道,这是市中心医院最高级的病房,能住在里面的,必定是有权有势的人,因为,那里就算有钱也进不去。

    没灯叶错将心中的疑惑说出来,云野鹤已经开口,道:“小兄弟,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啊,老头子我自我介绍一下吧,鄙人姓云,名野鹤,你直接叫我云老,或者鹤老就行。倘若觉得不顺口,直接叫老云,老鹤,也没关系。”

    “不敢!”叶错声音平静,“我叫叶错。”

    “哦?”云野鹤眼中忽然绽放出一丝奇异的光彩,“你姓叶?难道,你是长白山人氏?”

    叶错摇头:“不是,我是云海本地人。”

    “这……”云野鹤眼中的光彩暗淡下来,干瘦的手指捻了捻自己的山羊胡子,“那叶小兄弟是不是有亲戚住在长白山一带?”

    叶错摇摇头:“我家就一家人,没有亲戚。”

    云野鹤慢慢点点头,低声地道:“哦,原来如此……奇怪,不是长白山叶家,居然懂得这么高深的医术……”云野鹤自言自语了两句,对叶错道,“我能不能问下,叶小兄弟的医术是在哪里学的?”

    叶错笑道:“云老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

    云野鹤一怔,随即知道叶错是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连忙道:“哦,老头子我唐突了,小兄弟勿怪。其实我是想问一下,你刚才移动了我的铜人上的银针穴位,究竟是无意间碰到,还是精通病理?”

    叶错道:“无意间碰到又怎么样,深知病理又怎么样?”

    云野鹤正色:“不瞒叶小兄弟,我云野鹤,人称华夏第一神医。但是医道浩瀚如海,又哪里有神医?我有一个至交好友,现如今得了一种怪病,我穷尽毕生之力,却束手无策,唉……”

    叶错淡淡地道:“云老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定然是天大的难事了,想必世间也没人能解了。”

    “不一定!”云野鹤摆手,“叶小兄弟可曾听说过伏羲八阵针法?”

    叶错心念一动,暗自震惊:我说这个云野鹤怎么听起来耳熟,原来是他!

    叶错的本领,其实并不是全是在杀手组织中学到的,他的武学和医术,都是在前一世,叶芊芊自杀之后,他悲痛欲绝也准备自杀的时候,被一个糟老头救下来,传授的。

    他不知道那个老头是干什么的,只知道自己在他手上,竟然连想死都做不到。当时他万念俱灰,多次自杀,有一次跳入水中,心跳停止了接近半小时,还是被那老头救了回来。

    他记得当时救了自己之后,老头得意洋洋地说:“小子,在我手上,你就别想死了,死比活着难多了。哈哈,我等你死了半小时,再救你,照样把你救活,这一点云老头的狗屁伏羲八阵针法都做不到,可惜这一次他没看见……”

    叶错心中虽然思绪万千,但是脸上却毫无表情:“伏羲八阵针法?没有听说法。”

    云野鹤略有失望,道:“没听过也无妨,我这套阵法,是祖上世代相传的,医治了无数的病人,可是民国战乱,医道传承出现断层,到了我手上,这套阵法已经缺失了一部分了。现如今我的那个老友的病,我已经没什么办法了。”

    叶错想起之前那个铜人,心中暗自想道:这云老头不像是古武修行者,而铜人上那几根针扎在带脉上,难道这个病人是个高手?

    叶错心中不由的想见见这个病人,听了云野鹤的话,他知道老头这是在考自己,假如自己能说出个路数来,老头会带自己去给病人看病;假如自己什么都不懂,自然说不出什么来了。

    叶错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病人最近的肾脏,应该是出现大问题了吧?”

    云野鹤眼前一亮,点点头欣慰地笑道:“你能看出来,看来刚才动那一针不是碰运气!”

    叶错道:“我还能猜出来,那位病人的这一场病,应该是最近十年来,第一次生病。”

    云野鹤笑着点头:“不错,他一向身体很好。可惜,这一次一病竟然如此严重。他年纪虽然与我相仿,但是精力却不输于年青人,不过这次一病,整个人已经廋成一把老骨头了,不知道是为何。”

    叶错道:“治病就像治水,主要还在于疏导,损有余补不足。云老的治病方式,显然就是大禹治水,将经脉疏导开,让多余的地方,去弥补不足的地方,将人体自身的精力和药物,从多余的地方搬到不足的地方,我没说错吧?”

    云野鹤点点头:“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叶错笑道:“大不妥!云老只考虑到,将多余的地方,搬到不足的地方去弥补,有没有考虑到,搬东西的途中,这些负责搬东西的经脉,所承受的负荷?”

    “这……”云野鹤忽然全身一震。

    叶错继续道:“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需要疏通,有时候也需要去堵塞。人体的经脉就是搬运工,平时负责将有余的地方搬运到不足的地方,保证身体的正常运行,这是人体的自我调节功能,经脉好比是传输纽带。但是当这些纽带出问题了,还在加大药量,就是给传输纽带施加更大的压力。肝脏解毒,肾脏排毒。肾脏以及肾脏周围的经脉,是人体的第一传输纽带,这里出问题了,就说明早就已经负荷了。”

    云野鹤缓缓的点了点头,双手互拍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欣慰又感激地笑道:“豁然开朗啊!小兄弟,你不简单啊,没有看到病人,仅凭几处下针的穴位,就能判断如此之准,我云某佩服。我那老友,活命有望了!”

    叶错道:“云老别太抬举我,我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真要治病,却未必能治好啊?”

    叶错当然不会向云老保证自己一定能做到,这病人看起来必定是有权有势的人,万一出了岔子,自己没必要担责任。

    云老知道叶错心中的顾虑,笑道:“这个小兄弟不必担心,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病人,你若能治,便治。治好了,也算是一件美事,我那老友自然会重谢你;治不好,也是情理之中,没有谁能包治百病的,没有人会怪你,毕竟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二人说着,已经来到了那栋小楼下。

    “站住!”小楼门口,居然是重兵把守,一排排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实枪荷弹,将小楼围的水泄不通。

    军队领头者,面容刚毅,身材高大,走到云老面前,敬重地道:“云老,抱歉,您可以自由进出这里。但我们有责任在身,除了您之外,任何其他的人,都必须要接受我们的检查,还望您谅解。”

    云野鹤询问性的看了叶错一眼,叶错看着那个军官,微微一笑:“我要是不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