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云霓诧异的转过头来,看向秦扶苏,“表哥,你疯啦?”

    别人不了解秦扶苏,但云海中学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是知道的。他是一个无比冷静,头脑清晰的人。

    云霓觉得像自己表哥这样的聪明人,肯定一眼就能看穿叶错的真实目的。虽然叶错这家伙不知道用了什么可恶的手段,骗过了自己的爷爷,但是肯定瞒不过自己的表哥。

    此时听到秦扶苏居然同意让叶错给秦老治病,云霓瞬间就觉得,这叶错又捣什么鬼,让秦扶苏也变糊涂了。

    云野鹤笑着道:“霓儿,这位小兄弟精通医理,让他诊断一下,也未尝不可,至少可以让他说出自己的想法,对的我们就听取,假若不对,也没什么损失。”

    云霓没好气的看了叶错一眼:“肯定不对!哼,我从小和爷爷学习医术,到现在也不敢说什么病都能治得好,你有什么本事,敢这样吹牛?”

    叶错一脸平静:“那是你笨!”

    “你——”云霓几乎抓狂,“叶错!你要是治不好秦爷爷的病,怎么办?”

    叶错道:“那我要是能治好,怎么办?”

    “哼!你和我杠上了是吧?我也不怕你,你要是能治好秦爷爷的病,我随你处置,可是你要是治不好呢?”

    叶错摊手:“也随你处置喽。”

    “好。”云霓一脸计谋得逞的样子,“你别反悔!等着吧,我非让你后悔说出今天这句话。”

    云野鹤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斗嘴,脸上露出一丝不可名状的微笑:“好啦不要吵了,我们一起进去,让叶错小兄弟,给秦老诊断一下吧。”

    云野鹤带着叶错走进了病房,云霓和秦扶苏跟在他们身后。

    云霓看着秦扶苏一脸淡定,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忍不住悄悄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袖:“表哥,你怎么能让你让这个家伙进来骗人啊?治病可是关系到秦爷爷生命安危的大事啊。”

    秦扶苏看了一眼叶错的背影,若有所思地道:“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个骗子。”

    云霓好奇地道:“你见过他救人?”

    秦扶苏微笑着摇头:“没有,但是我昨天晚上,见到了他打人。咱们学校的那几个体育生,现在应该都在病床上躺着呢。”

    云霓一愣:“那……不更说明了这是个暴力狂吗?不对啊,我不是听说,叶错是个出了名的窝囊废吗?上高中三年,就被人欺负了三年的啊?”

    秦扶苏眼中有一丝光彩:“或许,现在的叶错,已经不一样了。”

    叶错跟着云野鹤走进病房之中,只见豪华的病房内,难掩一股衰败之气。病床上躺着一个老人,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但是一双英雄眉如同两把利剑。

    这老人身材高大,眉骨和鼻梁高挺,很有英气,像是一位征战沙场多年的英雄,天生一股杀气。不过此时已经被病痛折磨的身体消瘦,面色灰败了。

    老人似乎听见了脚步声,睁开了眼睛,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和云野鹤一起走进来的叶错:“这位是?”

    云野鹤走到病床边,道:“老秦,这是我刚结识的一个小兄弟,叫叶错。也懂点医理,我想让他给你看看。”

    床上老人微微闭目,似乎心灰意冷:“连你都没办法的病,这世间还有人能治吗?”

    云野鹤笑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那床上老人哈哈大笑,声音竟然依旧中气十足,震耳聩:“好,我本来打算放弃的,不过你老鹤,说话对我胃口。那就让这小兄弟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云霓在一边听了,忍不住道:“秦爷爷,这可是关系到你生命的事情啊,怎么能随便就让一个外人来胡乱试啊?治病又不是洗衣服做饭,有试试的吗?”

    秦老笑而不答,看向叶错,道:“霓儿有疑问,你这做医生的,打算如何解答啊?”

    叶错苏面色平静:“我觉得,正是因为不是洗衣服做饭,才更应该试试。洗衣服做饭,谁都能做好,所以不必试,唯有关乎性命,才值得去一试。”

    “说得好!”秦老欣慰的点头。

    “你——”云霓气呼呼的看着叶错,“你怎么不拿自己的命试啊?”

    “好啦!”秦扶苏笑着,将云霓拉倒一边。

    叶错走到病床前,道:“秦老,请将手伸出来,让我把把脉。”

    秦老微微点头,将一只手伸出来,这手上满是刀伤和弹痕,像是在无声述说一位征战沙场的老战士的戎马一生。

    叶错伸出手去把脉,但是却不像一般的医生一样,伸出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根手指,而是像比划数字六一样,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

    小拇指压住秦老的手腕,大拇指却几乎按到了老人的手肘处。

    云霓秀眉一挑:“你会不会把脉啊?有用这两根手指把脉的吗?”

    秦老看着叶错把脉的手法,一双虎目一睁,与此同时,云野鹤也大为惊奇,异口同声地道:“小伙子,你的把脉手法,是跟谁学的?”

    叶错还没说话,云霓和秦扶苏,却都同时感觉到呼吸一滞,秦老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刚刚还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此时却忽然间,一股气势让众人都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是一个双手沾满敌人鲜血的将军,所凝练的杀气和正气。

    此时秦老忽然间露出着一股气势,让身在局外的秦扶苏和云霓,都感觉到一丝不舒服。

    然而被秦老紧紧盯着的叶错,却像个没事的人一般,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

    实际上,叶错的手指刚一搭上秦老的手臂,立即就感觉到浑身一震。他没想到的是,这老头明明看起来已经病得全身机体都衰弱了,脉搏的跳动却比正常的人更加的有力,甚至是有点亢奋。

    老人的心脏比一般人跳的要快的多,根本不像是快要死的样子。

    叶错的手指搭在他的手臂上,猛然觉得手指一震,老人的脉搏,竟然将他的手弹开了。

    叶错皱着眉头,缓缓的将手又搭上去。

    半晌之后,叶错收回手,云霓略有不服气的看着他,心里嘀咕了一句“装神弄鬼”,嘴上道:“喂,姓叶的,你装神弄鬼了这么久,倒是说说你能不能治啊?”

    叶错站起身来:“小病而已。”

    云野鹤,秦老,秦扶苏三人都是又惊又喜:“你有办法?”

    云霓却是一脸的愤怒:“喂,我爷爷都治不好的病,你说是小病,你什么意思啊?”

    云野鹤倒是不在乎叶错的措辞,上前高兴的拉住叶错的手:“小兄弟,你不要骗我,你真的能治?”

    叶错嘴角浮起一丝坏笑:“能,就是有点麻烦!”

    秦扶苏道:“只要能治好爷爷的病,多大的麻烦,都不是麻烦!”

    叶错看向云霓:“我需要一个比较细心的人,最好是个女孩子,给我帮忙,听我调遣。”

    云霓看着叶错不怀好意的笑:“哼,你这个骗子,死到临头了,还想骗人,你倒是说说,用什么办法治?要是你真的能说出来,我……我就听你的,随你怎么办。”

    说完云霓忍不住一阵脸红,最后这一句话,似乎说的有点歧义了,好在众人都没怎么在意,只有可恨的叶错,嘴角的坏笑更加的明显。

    叶错看向众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秦老最近应该是服用了不少名贵的补品吧?”

    秦扶苏点头:“爷爷有病在身,我们自然是使用最好的补品。”

    叶错摇头:“他再吃两天的补品,就是神仙,都难救了。”

    云野鹤奇道:“这是为何?”

    叶错道:“云老还记得刚才我和你所说的,疏通和堵塞吗?你以为秦老的脏腑不断的衰竭,是因为身体机能下降,所以需要进补吗?那你有没有想过,既然他身体衰弱,为什么脉搏这么有力呢?”

    云霓怒道:“喂,姓叶的,你这是在指责我爷爷吗?”

    云野鹤一摆手:“霓儿,让他说!”

    叶错道:“其实,秦老之所以内脏日渐衰竭,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体太弱,而是因为太强了,气血运行旺盛,导致身体的运输系统无法负荷,你越是给他进补,他的身体的新陈代谢系统的压力,也就越大;越吃补品,只怕病得越严重。”

    云野鹤若有所思:“那……当务之急,应该如何?”

    叶错看着云霓,笑道:“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做出点贡献了。”

    云霓奇道:“我能做什么?”

    叶错伸了个懒腰:“我是知道如何治疗的,只不过一时困了,忘记了。听说,有美女捶背的话,能解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