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17章 秦家英雄令
    众人的目光,都紧张的看着叶错手中的金针。

    而这一次叶错的落针度,罕见的变慢了,似乎是在试探什么,小心翼翼。

    一根金针,竟然用了半个小时,还没落好位,而随着叶错金针的逐步刺入,秦老的脸色也陡然一变,原本面色灰败的他,此时忽然间面色红润起来,像是一个无比健康的人。

    还没等旁观的几个人来得及高兴,却骇然的现,秦老的脸色越来越红,一张脸由一开始的红润,到最后竟然变得如同一个装满了血的气球一般,似乎鲜红色的血液就要涨破皮肤,喷涌出来。

    这一下整个病房中的气氛又紧张了起来,云霓一只小手捏着云野鹤的衣角,鼻尖上一滴汗水欲滴未滴,却不自知。

    云野鹤也是一双眼睛死死的落在叶错手中的金针上,自己干枯的手掌正在捻胡子的动作,都忘了。

    而秦扶苏此时却没有看向秦老,而是面色平静的看着叶错,他没有半分紧张的样子,平静的就像是病床上躺着的不是自己的爷爷。

    叶错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心中那种危机感更加的深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人,产生这样浓烈的警惕之心。

    秦老的脸色越来越红,最后像是红到了极限,忽然间张开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大片血来。

    旁观的几个人都是一惊,只见秦老吐出来的是一块淤血,却并不像普通的淤血那样色泽黑暗,带着腐臭。而相反,这一块血块如同一块玛瑙,颜色鲜艳无比,还带着一种奇特的香味。

    云野鹤鼻中闻到这一股香味,原本紧张的神情登时放松了下来,抚掌大笑:“妙,妙啊!小兄弟的医术果然有神奇之处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秦兄身体并不是太差,而是阳气过盛,阴阳失调,就好像是一个已经打足了气的轮胎,随时有爆裂的可能。所以无论怎么进补,都只会更加危险,而你刺他檀中气海,就如同给这个轮胎放气,这样一来,反倒一切迎刃而解。他吐出的血块,就是近期实用的药物的精华,是药三分毒,补药吃多了,也是毒药,此时排出来,正好解决了问题啊。”

    叶错笑笑,并不说话。实际上云野鹤只说对了一部分,叶错之前的那十几针,也是关键。给车胎放气,也要注意方法,直接在车胎上扎一刀,也是放气,但是车胎会立即爆炸。只有从气门处放气,才能安全又快。

    而叶错之前的那十几针,就是先将气门顶住,用金针逼的秦老体内气血倒流,用气血冲开一条不常用的经脉,将多余的气血都引导到那里,再排出体外,方能打到此时的效果。

    云霓还不懂,见到秦老吐血,更加紧张了,却听到自己的爷爷这样说,忍不住道:“爷爷,你怎么还夸他啊,秦爷爷都吐血了!”

    云野鹤笑而不答,望着秦老:“秦兄感觉怎么样了?”

    秦老面色上的红润此时渐渐的褪去,长舒了一口气,道:“就像是堵在心口的一块大石头,被移开了。”

    什么?他真的把秦爷爷的病治好了?云霓傻了眼,刚刚这家伙不是还是一副骗子的样子,怎么会这样?想起自己和叶错打的赌,再想想叶错那坏坏的笑容,云霓忍不住在心中暗想:这坏蛋不会是故意装的,好引诱自己和他打赌吧?

    再想到自己当初说的,随对方处置,云霓此时心乱如麻,暗自决定,这个坏蛋要是敢对自己做什么,自己一定要和他拼了。

    云野鹤虽然对叶错在心中寄予厚望,也没想到叶错真的能药到病除,一下子就治好了秦老的病。此时看着叶错,云野鹤即替秦老高兴,又替自己激动,激动的是自己一直以来难以找到传授自己医术的良才,今天终于遇到了。

    秦扶苏那边检查了一下秦老的身体,欣喜无比的走到叶错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叶错同学,真的很感谢你,治好了我爷爷。”

    秦扶苏作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承担的压力比同龄人要多的多,就连自己的爷爷的生死,都压在自己的身上,此时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叶错摆摆手:“治好还差得远呢,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想要彻底治好,还需要半年的疗养。不过接下来的疗养,都不需要我来做,随便一个医生就能搞定了。”

    “不管怎么说,你是我秦家的大恩人,你有什么要求,我们一定办到。”秦扶苏很诚恳的说道。

    叶错笑了笑,用眼睛瞟了一下云霓,云霓原本还在高兴着,此时被叶错一看,登时如同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连声音都打颤了:“你……喂,姓叶的,你又想干什么坏事?”

    叶错笑道:“我可是记得,刚才有人和我打赌,只要我能治好秦老的病,就随我处置来着。”

    “啊?有吗?”云霓左右看看,“谁啊?谁会和你打这种无聊的赌啊,你一定记错了吧?”

    叶错坏笑着看着她不说话,一双眼睛上下打量。这丫头虽说年纪不大,但是身材育的可不错,此时叶错的目光上下不离那几个比较吸引人的地方,让云霓头皮一阵麻。

    随他处置?那要是他对自己……云霓差点绝望的喊出声来,这个小色鬼,年纪也不大,怎么目光这样色眯眯的?

    云霓哭丧着脸,看着秦扶苏:“表哥,他救得是你爷爷,又不是我爷爷,难道你不应该帮我解围吗?”

    秦扶苏看了看叶错,笑着对云霓道:“正式因为他救了我爷爷,所以……我得满足他一切要求~”

    “……”云霓快哭了,转头拉着云野鹤的衣袖摇晃撒娇:“爷爷……”

    云野鹤捻着自己稀疏的山羊胡:“男子汉一诺千金,你答应了人家的,就应该兑现啊。”

    云霓急道:“我又不是男子汉!”

    云野鹤笑道:“你平时不是自称女汉子吗?今天就让爷爷看看,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吧。”

    云霓这下彻底的绝望了:“爷爷,你怎么能这样?我还是不是您亲孙女了?”

    云野鹤哈哈一笑,眼神意味深长。

    云霓扁着小嘴,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恨恨的看着叶错:“哼!”

    叶错笑道:“走吧,跟我回家。”

    云霓立即警觉:“凭什么啊?”

    叶错道:“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都随我处置了,自然得跟我回去啦。”

    云霓一双美丽的杏眼瞪得圆溜溜的:“谁要嫁给你啦?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再胡说我……我……我和你拼了。”

    “好啦好啦。”秦老此时已经面色如常,竟然直接从床上走了下来。秦扶苏和云野鹤都是又惊又喜,没想到卧病在床半年的秦老,竟然被叶错一根金针,就直接治的能下地行走了。

    云霓也是吃惊的看着秦老:“秦爷爷,你完全康复了?”

    “还没有,不过就像这位小兄弟说的,只需要再疗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还要谢谢你啊霓儿,要不是你答应了随人家处置,我可是没这么好的运气被治好啊。”秦老笑着道。

    云霓脸上飞起一阵红霞,狠狠的剜了叶错一眼,对秦老道:“秦爷爷你也取笑人家。”

    秦老大笑,声音爽朗无比,一听就知道年轻时必定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他走到叶错的面前,从贴身的口袋中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递给叶错,道:“小兄弟你救了我一命,我无以为报,这个就送给你吧。”

    叶错略带诧异的接过那张卡片,只见那卡片不知道什么材质,薄薄的一张,拿在手中却沉甸甸的。卡片通体黑色,正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金色的“秦”字,反面绘着繁复的纹路,看起来像是一张名片,但是又有很大不同,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叶错抬起头,看着云野鹤和云霓,都有点吃惊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卡片,仿佛自己拿到了一个稀世珍宝一般,连云野鹤这种不把钱财放在眼里的神医,眼神中都有了一丝的羡慕。唯有秦扶苏面色不变,依旧一副微笑的样子,看着眼前的事。

    叶错此时略带失望的将那张黑色的卡片收起来,心中暗自道:老子还要交学校的五千块保证金呢,这秦家也有点小气,不给点钱,用张卡打我,这也不像是银行卡啊。

    他不知道,假如云野鹤和其他人听到他内心的话,估计得一口血喷在地上。秦家的英雄令,别说五千块,就是五千万,只怕拿出去,就会立即引起疯狂的抢购。

    这黑卡整个世界上也不过五张,每一张的拥有着,都是在华夏国跺一跺脚都能引起一大波动荡的人物,而在叶错的眼中,竟然还不如五千块有价值。

    窗外的莫连长,看到叶错手中的黑色卡片,整个人宛如被雷击中,呆立当场。想想刚才自己还用枪指着叶错的脑袋,此时他吞枪自尽的心都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